00540 毁尸灭迹(第五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34浏览

00540 毁尸灭迹(第五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陈曌可不管那么多,直接把皮尔斯.南塞进箱子里,然后踢进坑中。

“填土。 ”一直把土全部填上,地面完全填平了。 “你打算埋他多久?”“先等着,把他的嘴巴撬开。

”陈曌说道:“他的嘴里还有我需要的信息。

”“就是他说的那个宝藏?”“你有兴趣吗?”陈曌看向盖亚。

“当然。

”“如果我真要去找那个宝藏,算你一份。 ”“然后呢?这人怎么处理?”“反正我没打算放过他。

”陈曌坦言说道:“这混蛋,三番两次的雇人杀我。

”陈曌和盖亚也已经不是新手,所以对此都不会有太大的波动。 如果是陈曌刚来美国那段时间,还会畏首畏尾。

现在,陈曌手上都不知道占了多少条人命。 两人把车上的烧烤架拿下来,就地在这里烧烤起来。 还弄了几瓶酒,说着话。 “对了,你上次收养的那个孩子,现在怎么样?”“还好吧,最初的时候,让他喊我妈妈都不习惯。

”“妈妈?我还以为你会把他当弟弟收养。

”“我就想体验一下做母亲的感觉。

”“那个孩子还健康吗?要不要我去帮忙体检一下?”“有空我带他去你那里。

”陈曌和盖亚都喝了不少酒,不过两人的酒量不错。 “埋下去多久了?”“差不多了吧。 ”盖亚说道:“该挖出来了,再拖下去,箱子里的空气就不够了。 ”两人动手,把箱子挖了出来。

只是,一打开箱子……“死了……”“死了。 ”陈曌检查了一下,他感觉有点蛋疼。

这尼玛的,一点报仇的快感都没有。 甚至连目的都没达到。 “不是说空气还够吗?”陈曌抱怨道。

“他被吓死的,你看这箱子内壁没有任何的爪痕,如果是窒息而死的,临死前会不断的抓挠箱子。

”盖亚说道:“他处于那种极度绝望的状态下,活活吓死也是情理中的事情。

”“好吧,陈曌一阵失望。 ”“那么那个宝藏。

”“我另想办法,反正航海日记在我的手中。 ”陈曌说道:“这尸体怎么处理?”“一把火烧了,再埋了。

”两人用了半小时毁尸灭迹,确保什么痕迹都没留下,然后才离开。 ……玛丽安迷迷糊糊的接到凯拉的电话。

“玛丽安,你睡了吗?”“凯拉小姐,有什么事吗?”“现在过来,对了,把陈先生的那瓶药膏带过来。

”“啊?”玛丽安清醒了。

“就当做我向你买的。

”凯拉的语气不容置疑:“你不是想要去陈先生那里做一个美容手术吗,我给你十万美元。

”“啊?凯拉小姐……您确定?”“是的,不过如果你再从陈先生那里获得药膏的话,还要给我。

”“凯拉小姐,您不是自己也有一瓶吗?”“我发现了这瓶药膏的使用方法。

”凯拉说道。

“什么使用方法?不就是抹在伤口上吗?难道还能吃?”“你先把药膏带过来。

”玛丽安虽然舍不得这个药膏,不过如果能够卖十万美元,那么还是愿意的。 毕竟,她现在就有十万美元的存款。 如果再获得十万美元的话,那么就能够去陈曌那里做个美容皮肤治疗了。

匆匆忙忙的来到凯拉的别墅,凯拉已经迫不及待的迎接玛丽安进来。 “药膏带来了吗?”“带了。

”玛丽安将药膏递给凯拉:“凯拉小姐,您的呢?”“用完了。 ”凯拉说道。 “用完了?”凯拉拉开袖子:“你看。 ”玛丽安看到凯拉的手臂上,还有一个浅浅的伤口。 “这么快?”玛丽安满脸的惊愕:“是这个药膏的缘故?”“没错,这个药膏真正的用途是每个小时涂抹一次,如果超过一个小时,效果就会小时,如果一直持续的涂抹,那么伤口会恢复的非常快,我是昨天发现的,然后就一直的涂抹。

”凯拉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的说道:“这简直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药膏了……可惜就是太少了,根本就不够用。

”“凯拉小姐,那您现在的伤应该不需要整瓶了吧。 ”“不是我要,是梵妮。 ”“梵妮小姐的伤势很重吗?”“非常严重,而且如果做植皮手术的话,也非常麻烦,因为她几乎整个手掌的皮肤都被烧坏了,植皮手术的难度很大。 ”“那……这一瓶恐怕不够吧?”毕竟,一个小小的烧伤,就需要一瓶。

按照梵妮那种伤势,伤势恐怕比凯拉重十倍都不止。

凯拉点点头:“我先看看这个药膏是否有效果。 ”……“梵妮,你过来我这边。

”“凯拉,我不想过去。 ”梵妮的语气非常的低沉。 在得知医生的诊断报告的时候,梵妮的心情几乎是绝望的。 她的手几乎已经毁掉了,甚至是她的演艺事业也是如此。

她这种程度的烧伤,虽说手掌还能用,可是却不能示人。

要做植皮手术也可以,可是做完植皮手术也不能完全修复。

甚至她的手掌,就像是拼图一样。

这里一块那里一块。

至于说手指上的烧伤,更是惨不忍睹。 而自从麻药的效果过去后,痛苦就在不断的侵扰着她。 她从那天受伤开始,就没有再入睡过。 “你快点过来,我有办法治好你。

”“如果你想介绍什么名医就算了,我已经找了最好的整形医生询问过了,不可能完全的复原。

”“你就信我一次,我也不是要给你介绍什么整形医生,我这里有药。

”“我不过去。 ”“你不过来,那我就去你那里。

”说完,凯拉就挂断了电话。

梵妮知道凯拉是好意,可是她现在完全沉浸在痛苦与悲伤中。

不多时凯拉就来了,在门外不断的叫门。 梵妮原本是不想开门的,可是凯拉烦的她不胜其烦。 最终,梵妮还是打开了房门。

“凯拉,你能让我安静一会吗?”“相信我,我这里有一种很好的药膏。 ”“凯拉,你是被人骗了吧。 ”“你别管那么多,我帮你抹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