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泗清:当消费作为焦虑的药方,解药还是迷药? 光华观点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88浏览

彭泗清:当消费作为焦虑的药方,解药还是迷药? 光华观点

“马拉松焦虑”每个社会每个年代都有其独特的社会情绪。 2018年1月,英国政府宣布任命了一位“孤独部长”(MinisterforLoneliness),成为一时的新闻热点。 之所以出现这个闻所未闻的职位,是因为孤独感已经成为英国人普遍的社会情绪,根据英国红十字会的调查,超过九百万英国人表示总是或经常感到孤独,身心健康受到很大伤害,以至于时任英国首相特雷萨·梅不得不采取措施来应对孤独这个“现代生活中悲哀的现实”。 在一定程度上,孤独可能在发达的、富足的社会更加流行,如同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中所说“越文明,越孤独(Themorecivilized,themorelonely)”。 参照这种逻辑,我们或许可以说“越奋进,越焦虑”。 也就是说,在以奋斗进取为主调的发展中社会,焦虑感可能更加盛行。

在德国社会学家齐美尔(GeorgSimmel,1858~1918)等学者看来,现代化本身就是一个让人焦虑的过程。

在高歌猛进欣欣向荣的现代化早期(如中国的1980年代),一切都充满希望,焦虑情绪并不突出,但是,到了现代化的中期或攻坚阶段,环境更复杂、问题更艰巨、个人经历的挫折更多,焦虑感就愈发显著。 知萌咨询机构发布的《2019中国消费趋势报告》显示,%的消费者会感到焦虑。 放在中国社会发展的进程中来看,这种状况不难理解。 辩证地来说,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越强烈,对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越关注,出现失落的可能性就难免加大,产生焦虑感的概率也会提升。

因此,用积极乐观的眼光来看,焦虑成为当今中国社会的普遍情绪,是“前进中的问题”,如果能够很好地应对,客观上会加速中国社会的进步。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可以将中国老百姓当前的焦虑情绪的主体形容为“马拉松焦虑”:这些年,大家都主动或被动地参加着形形色色的马拉松比赛(这里我们借用马拉松这个词来代表各类竞争。 包括本义上的马拉松比赛、子女升学比赛、职业发展比赛、财富增长比赛、健康状况比赛、各种消费比赛等等)。

在社会推崇的各种赛道上奔跑,成为生活中万众关注的主旋律;能够进入各类比赛的第一阵营,成为众人追求的目标;比赛中当期的表现及长期的预期,成为影响个人情绪及社会心态的重要因素;各类比赛中遭遇的挫折、比赛征途上的风风雨雨、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预期,都可能引发焦虑。

通过马拉松比赛的视角,我们可以将当今中国老百姓普遍的焦虑情绪,划分为三种类型:一是实力焦虑,由于担心个人奔跑和比赛能力不足而焦虑;二是地位恐慌,由于担心在社会比较中落伍而焦虑;三是环境不确定性担忧,由于担心跑道上风云突变或比赛规则模糊而焦虑。

对于一个奔跑者或追梦人来说,前两种焦虑是很难消除的,而且一定程度上可以促进其自我提升和奋斗精神,当然过度的焦虑会给个人带来很大伤害。

第三种焦虑与社会环境和体制有关,个人很难起多大作用。

理性来看,应对这些焦虑,需要个人与社会共同努力,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在现实生活中,个人很难完全理性地应对各种焦虑,往往会做出情绪性的反应,此时,消费就成为缓解焦虑的常见药方。

三类焦虑可能促进三种不同的消费,我们不妨逐一分析。

实力焦虑与发展性消费及和解性消费在当今世界,知识、技术、潮流乃至文化的更新迭代已经越来越快。

人们要以既有的能力与资源来应对复杂而又变化莫测的世界,会面临底气不足的问题。

因此,以不断提升自己竞争实力为目标的“发展性消费”成为缓解人们实力焦虑的常见方式。

人们对自己的实力感知可能来源于多个方面——学历、财富、知识、外貌、体力等。

发展性消费则以补充人们在某方面实力欠缺而达到缓解焦虑的效果。

希望提升学历的人,可以通过培训机构的帮助拿到文凭;追求知识扩展的人,可以在慕课、得到、喜马拉雅等平台上快速接触到大咖们的分享;在意自身形象与体力的人,可以在遍地开花的健身房、医美机构中得到理想的身材、姣好的外貌和强壮的体力;希望以钱生钱、快速增加个人财富的人,可以学习各类投资课程,购买理财产品。

与“发展性消费”不同,面对实力焦虑,一些人则会选择与自己和解,在竞争激烈、压力巨大、强调成功的社会环境中,那些强调“抚慰人心”、“慢下来,让心灵去感受”的广告倡导的是和解性的消费,成为人们避开残酷现实的一个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