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一回 群凶暂退沧狼行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83浏览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回 群凶暂退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的眼中冷芒一闪:“那你们想要如何做,划下个道儿吧!”东方狂冷冷地说道:“这里地形狭窄,不利于我们江湖厮杀,你若有种,咱们在崖下摆开阵势,放手一搏,以了结我们多年的恩怨,怎么样!”李沧行不假思索地回道:“可以啊,那咱们就先各自收队,你们在山下列队,午时过后,咱们就以武林的方式,解决我们多年的恩怨!”冷天雄先是一愣,转而与东方狂相视一眼,仍然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你,你居然肯跟我们下了山决斗?”李沧行哈哈一笑,声震八方,而笑声中透出一股无比的自信与坚强:“这又有何妨,我还嫌这山道路窄,杀起来不够尽兴呢!冷天雄,除了宗主以外,你就是我的头号仇家,我要的就是亲手取下你的首级,万一你摔下悬崖死了,我岂不是要抱憾终身!”冷天雄的脸上肌肉跳了跳,咬牙切齿地说道:“李沧行,很好,这可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别人,那我们就依你,午时之后,山下决战!”他说着,一挥手,魔教的教众如潮水一样地向着山下退去。

满面烟火色,狼狈不堪的赫连霸也恨恨地一跺脚,带着手下们转身离去。 陆炳的双眉紧锁,冷冷地看着魔教众人和英雄门的人如同陌路般地从自己的身前经过,他紧盯着李沧行,一脸的狐疑:“李沧行,你这是搞什么鬼,是想让山下的戚家军夹击我们吗?”李沧行冷笑道:“陆炳,别把我想的跟你一样,每一句话都充满了谎言与背叛。 我既然说了,江湖事江湖毕,就不会动用军队来解决问题。 一会儿我和冷天雄,和赫连霸的打斗。 只会用我黑龙会的兄弟来对抗,而绝对不会假手他人。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看着陆炳。

冷冷地说道:“锦衣卫严格来说,并不是江湖门派,而是朝廷的人,你作为锦衣卫的首领,却又站在那个篡位的伪皇帝一边。

按说行同谋逆,我对冷天雄他们用江湖的方式解决,可这点对你陆总指挥,却不适用,对你,倒是应该用军队来解决的!”陆炳的脸色一变,额头上沁出几颗豆大的汗珠:“怎么,你想反悔,还是你怕了我们锦衣卫?”李沧行哈哈一笑:“怕?陆炳,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害怕呢?戚家军已经把这里包围了。

而我在崖顶的力量也足以抵挡你们的攻击,甚至可以将你们全部消灭,若不是我还有别的想法,我根本不需要接受你们的条件,多此一举地到下面去战斗。 ”陆炳的眼中精光一闪:“你还有别的想法?这想法是不是跟宗主有关?你是不是认定了宗主就在我们这些人里,要取你的性命?”李沧行冷冷地说道:“陆炳,你我都不是傻子,都明白宗主就在附近,你们这些人,不过是他的棋子罢了。 只有我打倒了你们,他自然也会暴露。

在平原之上,一望无际,任何人也不可能逃脱。 宗主就是有通天彻地之能,这回也休想脱身。 陆炳,你需要为你的背叛付出代价,这一回,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陆炳咬了咬牙,也不答话。

大红的披风一撩,转身下岗,他的声音远远地顺风传来:“天狼,这会是你此生最大的错误,也是你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

趁着还有几个时辰,快点和你的亲人和兄弟们道别吧!晚了就没机会了!”陆炳那冷冷的声音,混合着凄厉的山风,远远地传来,李沧行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崖下,双目炯炯,若有所思。

三股势力的人已经全部撤退下了崖下的平原地带,戚家军的数千人马,也已经把整块平原地区包围了起来,连一只飞鸟出无法逃逸出去,战士们支起盾牌,加起狼筅,后面的火枪铁炮纷纷对准了场中,而十二门红衣虎蹲大炮,则架在了阵后的高地之上,军士们人人刀出鞘,枪槊如林,紧紧地监视着场中的三股人群,而陆炳,冷天雄和赫连霸等人,也都站到了一边,远离自己的部下,紧急地商议着什么。 李沧行轻轻地叹了口气,他转过身,只见屈彩凤和沐兰湘仍然离得很远,各自站在一个方向,若有所思,他勾了勾嘴角,刚想与二姝说些什么,却听到柳生雄霸的声音平静地响起:“沧行,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说。 ”李沧行的眉头一皱,点了点头,说道:“柳生,这次多亏了你,我就知道,最关键的时候,你是我最能指望的兄弟,我刚才之所以。

。 。

。 ”柳生雄霸的声音仍然平静地听不出任何感情出来,他说道:“不,沧行,我要跟你说的不是这个,你是龙血传人,是真龙天子,也是我们的首领,你的话就是命令,我们必须遵从,所谓君臣之道,尊卑之序,乃是天地万物运行的真理,既然你已经决定起兵,恢复了自己的真正身份,那我们就只有听你的。 ”李沧行的嘴角勾了勾:“柳生,你这是怎么了?我们是兄弟,我起兵不过是为了自保,为了反击那个昏庸而残暴的皇帝,而不是自己想要贪恋权势,更不会把你们这些兄弟当成臣下,你我相交多年,怎么你会说这样的话?”柳生雄霸叹了口气:“现在你是人君,是龙血传人,不再是以前的李沧行了,过了今天,你就会君临天下,掌握万千生灵的生杀大权,自然不可以拿武当大侠李沧行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不过我想要和你说的不是这个,而是另外的事情。 马上就要生死决战了,有些事情,我不想留遗憾。 ”李沧行点了点头,他能看出柳生雄霸的心里隐藏了许多话,这个沉默寡言的东洋武士,却有一颗极为敏感的心,他转身向后走去,走向了断崖那里空旷无人的一处大石,离开人群足有三四百步,任何谈话也不会传出去,他看着跟随而至的柳生雄霸,淡淡地说道:“柳生,你可以说了。

”柳生雄霸的双眼突然喷出火来,厉声叫道:“你和屈彩凤,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