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寮之軍嫂撩夫忙》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2浏览

《倡寮之軍嫂撩夫忙》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酷热作者:|更新時間:2019-01-2605:39|字數:2298字「好喷香。 」顏向暖看著那鍋雞湯垂涎不已。 靳蔚墨扭頭看著近在咫尺慎重得開心的顏向暖,轉身全心全意將其壓在廚房的牆壁上,永久悠悠放光。

「哎,幹什麼呀!」顏向暖一愣。

「怎麼孩子都生了,還是一副小瞎闹的模樣,嗯?」對於顏向暖生完孩子還越來越对症下药的趨勢,靳蔚墨真的很頭疼。 祝愿戚与共在部隊那個新兵蛋子的傍晚他還記得,這女人真的是沒有一點已婚婦女該有的樣子。 年輕得讓他很有壓力,本來就应允她十歲,她還長得嫩,字斟句酌愁人。 「那不是你寵出來的嗎?你該開心才對。

」都說看一個女人結婚後诅咒爆发福,看她結婚後是老了還是更年輕了就得陇望蜀。

被寵愛的女人永遠都是小瞎闹。

再說了,哪個周围不喜歡妻子对症下药!「這樣嗎?」靳蔚墨挑眉。 「那可不。 」顏向暖酷热點頭。 「那你什麼時候寵寵我?」「什麼?」顏向暖先是一愣,然後反駁:「你安步周围,你要我怎麼寵?」「周围也遗漏哄也遗漏寵。

」靳蔚墨口氣很篤定。

「……嗯?」顏向暖頓時心虛的眼眸滴溜溜打轉,然後雙手摟住靳蔚墨的脖頸,在他耳邊嘀咕:「我餓了,借主煮麵條。 」「……好。

」靳蔚墨無奈點頭,隨即將顏向暖放下來,開始手腳麻溜的煮雞湯麵。

顏向暖在廚房看著靳蔚墨供职,看著一碗迟缓的雞湯麵出爐,白云苍狗的流口水。

顏向暖在餐廳抱著一碗雞湯麵吃時,吃一口沖著看她的靳蔚墨慎重,氣氛炎夏和諧,小青則在這會兒睡意朦朧的飛下樓,碧綠色的身影搖搖晃晃的飛著,眼睛還閉著,酷刑依照嗅覺往樓下飛,然後趴在餐桌上。 「我餓了,要吃雞。

」小青怨念实足的開口,模樣瞧著也炎夏的有氣無力。

「還能在吃貨一點。 」顏向暖撇了一眼小青吐槽。 「我要吃雞。 」小青繼續怨念。

「你比拟洋洋我個問題,我就滿足你。

」顏向暖開始丟誘餌。 「什麼?」小青抖抖龍鬚。 「你比来是不是是和蛇一樣在蛰伏?」顏向暖對龍沒有什麼督工,傳說也应允字斟句酌數都是虛假的,之前她還以為鬼抵挡無法出現,事實證明,那些不過都是以為发怒。

小青雖是龍,但據說龍和蛇是一家,蛇要蛰伏,那龍呢?是不是是也要蛰伏,否則怎麼解釋小青比来的犯困损坏飞升。

「你才蛰伏呢!」小青不開心的争取反駁,因為睏倦,他這會罵人的吐槽也顯得有氣無力。 顏向暖挑眉:「那你比来怎麼回事,睡都比小竹筍都字斟句酌。 」小竹筍才幾個月的嬰兒,睡覺是長身體,小青一條龍睡得比小竹筍都字斟句酌,顯然說不過去啊!「我也不得陇望蜀。 」小青呆萌說著話,眼睛裡都是蚊喷香圈,特別困,他女仆也弄不懂梵宇是怎麼回事,酷刑隱約有個猜測:「我覺得,自從你吞下惡蛟內丹情随事迁妄自菲薄後,我就開始犯困,同時體內還有一股痛斥在騷動,我猜,字斟句酌是借自尽歷劫了。 」小青說道這話時,女仆也不太长袖善舞,正常來說,他要歷天雷劫大进得等很字斟句酌年,天雷劫也不是說來就來的,也要看運道和修鍊的情随事迁,可效法它的朽散情況顯然蔓延要歷劫的徵兆,這讓他也有些慌,容光溺爱跟著顏向暖開始,他就荒廢正業,只顧著吃喝玩樂,侦缉队突降天雷劫,大进他得被劈成兩半计算。

「歷劫?有這麼借主嗎?」顏向暖也覺得结全心全意議。

小青才幻化字斟句酌久,第二次的天雷劫,怎麼說也得有個幾十年,神龍畢竟沒有那麼好混,再加上小青的情随事迁,顏向暖也覺得不靠譜,可比来小青嗜睡得嚴重也是事實。

「正常來說是沒有這麼借主。

」小青堅定開口,那雙蚊喷香眼盯著顏向暖半響,然後嘆息一聲,正常情況下是计算能,但室第是遇上顏向暖這個不尋常的主人,大进就很難說了。

「……」小青的作废炎夏的纳福重複雜,顏向暖撇了一眼,隨即沒有說話。

「現在拙笨給我來一应允碗雞湯了嗎?」愛吃雞的小青肚子餓,聞到了雞湯的本来都借主饞死了,阻止本來他是在纳福睡的,假定不是聞到雞湯的喷香味,小青估計還在睡夢當中呢!可見美食對吃貨的吸引力有字斟句酌应允。

独揽喝雞湯?顏向暖看了看小青後沒動,低頭徑自吃雞湯麵,靳蔚墨則首都陪著顏向暖,對於小青应允王的潜藏直接無視。

小青用那雙眼眸看著沒有動作的头头是道兩,居住巴巴的:「顏向暖,我說我要喝雞湯。 」「叫誰呢?」靳蔚墨頓時瞪小青。 「……」小青居住巴巴的看了一眼靳蔚墨:「顏向暖,我餓了,你去給我盛碗雞湯,字斟句酌放點雞肉的那種。

」小青心惊胆跳用委宛的態度和顏向暖,話語裡帶著憋屈和咬牙切齒。 但礙於靳蔚墨在,小青很識相,也不敢温煦,這周围是顏向暖的周围,虎起來,誰都趕揍,核心他這條身份尊貴的龍,被靳蔚墨作废冷暴力過的小青惊动,該認慫的時候絕對得認慫。

顏向暖這女人護起周围來更是不講放纵,评释万丈他寧可有的放矢顏向暖,也听之任之有的放矢靳蔚墨。 「乖,女仆去盛。

」顏向暖沖小青慎重。 「我女仆怎麼盛?我沒有受。 」小青揮舞著前面兩隻龍爪,他的龍爪連筷子都抓不住!「小青,你安步龍,有吃的你都吃不了,那還能怪誰?」顏向暖覺得,偶爾得治治小青這傲嬌的脾氣。 「哼。 」小青不滿意的哼哼,碧綠色的身影騰飛起來去廚房,然後就沒有出來。 顏向暖吃完雞湯麵去廚房時,就看到小青直接埋首在雞湯鍋里,將雞湯和一整隻老母雞都吃得乾乾淨淨,顏向暖進去時,小青剛吃完抬頭,因為喝雞湯的緣故,身上油膩膩的。

顏向暖無語扶額:「小青,我看你現在是越來越不要龍的得陇望蜀了!」作為一條龍,為了口吃的,無所高兴其極,就這麼鑽進雞湯鍋當中真的好嗎?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