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定宗贵由简介,西征欧洲的皇帝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18浏览

元定宗贵由简介,西征欧洲的皇帝

元定宗孛儿只斤·贵由(12061248年4月),蒙古帝国可汗,史称贵由汗。

元太宗孛儿只斤·窝阔台长子。 生于元太祖成吉思汗元年(1206年),卒于元定宗贵由汗三年(1248年),1246年8月24日至1248年4月在位。

享年43岁,母皇后乃马真氏。

他早年参加征伐金朝,俘虏了其亲王。 又曾经和拔都西征欧洲。

1246年登基,1247年吐蕃归附蒙古帝国。 至元三年(1266年)十月,太庙建成,制尊谥庙号,元世祖忽必烈追尊贵由庙号为定宗,谥号简平皇帝。

至元八年(1271年)十一月,忽必烈将国号大蒙古国改为大元。 生平经历早年经历孛儿只斤·贵由,于1246年8月24日(农历1246年七月十二日)登基称汗,时年41岁,1248年4月(农历1248年三月)去世,在位二年,时间虽短,但是他做事刚毅果断,首先杀掉西域来的巫师,因为他狗仗人势,,凭借主子也就是贵由的母亲乃马真皇后的权势陷害忠良,搜刮民财,胡作非为,定宗亲政后第一个决定就是除掉他杀一儆百,另外重用前朝重臣镇海整肃吏治,据英国和意大利来的传教士回忆,贵由大汗神情严肃,不苟言笑。 另外贵由大汗重新宣布西征,决意重现父祖的雄威,派兵征服吐蕃。

贵由曾随诸王伐金朝。 西征中亦立战功。 太宗死时,立皇孙失烈门为嗣,其母乃马真不从,遂称制于和林,史称乃马真氏称制。

公元1246年七月,乃马真氏集会诸王,奉贵由为大汗。

贵由即位时年已41岁,但政权仍由其母乃马真氏和中书右金相镇海所左右,政令皆乱。 公元1235年,窝阔台决定征讨钦察汗国、俄罗斯等未服诸国,授命术赤的次子拔都统兵远征,贵由随军出征。

同时,贵由还与堂弟蒙哥在高加索山地区用兵,其战绩卓著。 公元1241年年底,窝阔台病死前下诏命贵由班师返回蒙古本土,贵由正在途中,窝阔台已病亡。

窝阔台的孙子失烈门(一说是窝阔台幼子)因年幼而无能力管理国事,于是乃马真氏就自行于公元1242年春称制。

乃马真称制乃马真氏为何要称制,这里有其原因。

窝阔台生前与其长子贵由之间关系不很融洽,故不想让贵由继他汗位。

而窝阔台最宠爱的是贵由的三弟阔出,并让其继位。 可是阔出却在公元1236年侵宋军中死去,窝阔台悲痛万分,想让阔出的长子失烈门作为他的继承人。 窝阔台一死,乃马真氏脱列哥那却袒护贵由,决定等贵由回来后继汗位。

此时,成吉思汗的幼弟斡赤斤欲夺汗位,便率兵开赴都城。

乃马真氏立即遣使诘问他,斡赤斤只得引兵退回驻地。

按照蒙古习俗,汗位的继承人还要经过忽勒台(诸王大会)选举决定。

乃马真氏便召集各宗王和将领赴都城和林参加忽勒台推选新汗。

当时在诸王、贵戚中,西征军统帅拔都的威望最高,可是他与贵由不和,因而反对贵由出任大汗,以患病作推辞,拒不赴会,致使忽勒台不能如期举行,因此只得由乃马真氏摄政。

到公元1246年的秋天,拔都才派其弟别儿哥代他出席忽勒台大会。 由于乃马真氏的力争,大会达成协议,推举贵由为新的大汗。

乃马真氏称制后,回回商人奥都剌合蛮和波斯女巫师法提玛等人获得了宠信,她让他们自拟法令施行。

而对推行,汉法的耶律楚材加以排斥,因而致使内政败坏,法度紊乱,民力困乏。 乃马真氏称制期间曾发兵进攻南宋的两淮等地。 即位称汗与政绩贵由即位后不久,乃马真氏就病死。

贵由就开始着手整饬朝政。

首先,他授命皇弟蒙哥(拖雷之子)和斡儿答(术赤之子)调查斡赤斤图谋汗位之事,并处死了斡赤斤及其一些官员;其次,贵由杀死了其母宠信的奥都剌合蛮,将女巫法提玛沉入水中;又开始起用被其母罢免的官员。

大蒙古帝国内部矛盾也日益尖锐突出,贵由登基后,便插手察合台家族内政,察合台原来被成吉思汗受封于中亚地区(察合台汗国),察合台临终时曾遗言封地由其长孙哈剌旭烈继承,亦得到过窝阔台的认可。

可是察合台的儿子也速蒙哥因与贵由关系密切,便在贵由上台后迫使哈剌旭烈让位于也速蒙哥。 这引起了哈剌旭烈的不满。 同时,贵由与堂弟拔都早在西征中就不和,后来拔都又反对贵由继大汗之位,因而双方结下了冤仇。 公元1247年秋,贵由任命野里知带为征西军统帅,率兵西进,统辖波斯地区,借机便与拔都相抗衡。

第二年春,贵由以都城和林气候不好,叶密力的水土有利他养病为借口,亲率大军离开和林而西进。

此时,拖雷之妻唆鲁和帖尼察觉贵由此举后,秘密通报拔都,拔都获悉后就整军待战。

公元1248年3月,贵由在叶密力以东(新疆青河东南)途中突然病死(一说是贵由已到了气候宜人的叶密尔河畔的横相乙儿,并在那里居住下来,不久,因患有手脚痉挛症病死在该地),从而避免了一场皇室内部的争战。

贵由与其父窝阔台一样,大肆地赏赐,他下令打开府库,以金银财宝分赏诸王、贵戚、大臣等。 仅一次就花费7万锭,以此挥霍,企图宣扬自己的名声超过其父。

可是事实上,他的业绩远不及他父亲和祖父。

贵由即位后沉溺于酒色,从而使身体日益虚弱,他统治的二年中,就常因病而不能亲自料理政务,重大事情只得委付亲信林臣镇海、合答裁决。

因此,当时一直未改变法度不一,内外离心的日益衰腐的局面。 贵由有三个儿子,他生前曾与诸王、贵戚约定,死后其汗位应由他的子孙继承,但他死后,诸王、贵戚们并未按照他的话去做,相反却在拔都提议下,拖雷的儿子蒙哥登上了汗位。

当时,诸王各自盘剥一方、鱼肉百姓。 民怨四起,蒙古帝国初期开创的稳定局面尽遭破坏。 公元1248年三月,定宗卒,皇后海迷失后欲再立失烈门听政,诸亲王多反对,朝内争讼不已,乃至三年无君,国内混乱不堪。 定宗死,葬于起辇谷。 谥曰定宗简平皇帝。 历史评价明·宋濂《元史》:三年戊申春三月,帝崩于横相乙儿之地。 ……是岁大旱,河水尽涸,野草自焚,牛马十死八九,人不聊生。 诸王及各部又遣使于燕京迤南诸郡,征求货财、弓矢、鞍辔之物,或于西域回鹘索取珠玑,或于海东楼取鹰鹘,驲骑络绎,昼夜不绝,民力益困。 然自壬寅以来,法度不一,内外离心,而太宗之政衰矣。 清·曾廉《元书》:论曰:定宗之世,事多缺漏,而前史曰:帝崩之岁大旱,河水尽涸,野草自焚,牛马十死八九,人不聊生。 诸王及各部又遣使于燕京迤南诸部,征求货财、弓矢、鞍辔,或于西域回鹘索取珠玑,海东索取鹰鹘,驿骑络绎,昼夜不绝,民力益困。

然自壬寅以来,法度不一,内外离心,而太宗之政衰矣。

其言壬寅,盖以昭慈皇后称制时言之也。

夫定宗即位时,年四十矣,而不能辑诸王侯大将,纪解威亵,此太宗之不谋付以匕图者乎?然在于汉亦孝惠之亚也。

惟无良臣为之辅弼,而宗藩党羽遂成,以夺皇阼。

炎异之丛,兴其足信耶?而失烈门则太宗遗诏所立也。

前史复曰:定宗崩后,三岁无君。 蒙哥之党之不欲以为君,非蒙古之无君也。

窜之北陲,并逐太宗皇后而弑定宗皇后,可不谓之逆哉!自是而太宗子孙亦不欲以蒙哥兄弟为君,逮于海都,而中原震矣。

民国·屠寄《蒙兀儿史记》汗严重有威,临御未久,不及设施,惟乃蛮真可敦称制时,威福下移,汗既亲政,纲纪粗立,君权复尊,自幼多疾,成吉思汗尝命亦鲁王之祖忽鲁扎克为之主膳。 中年性好酒色,手足有拘挛之病,在位之日,常以疾不视事,事多决于大臣镇海、合答二人云。

民国·柯劭忞《新元史》:定宗诛奥部拉合蛮,用镇海、耶律铸,赏罚之明,非太宗所及。

又乃马真皇后之弊政,皆为帝所铲革。

旧史不详考其事,谓前人之业自帝而衰,诬莫其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