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突破·发芽·归一防御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77浏览

第567章 突破·发芽·归一防御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剧痛撕心裂肺的疼!秦墨恢复神智的第一刻,就感觉全身肌肉、五脏六腑,都在抽搐般的疼痛。

这种感觉,就如同有无数把细小的利刃,在他的四肢百骸不断刮着,要将他一身剐成碎肉。 相形之下,暴血箭所造成的痛楚,反而是微不足道的。

这种痛楚,就是地气洪流冲刷身体,所带来的刻骨铭心的痛楚此刻,秦墨终于是明白,为何高矮子会说,种地**只适合矮子一族修炼,因为这群矬子的体魄足够的强,强到能够抵御地气洪流的冲击。

随即,秦墨的丹田部位,开始膨胀的疼痛,无尽地气涌入丹田,将其中胀得满满的,再迅速转化为真焰,将秦墨的全身经脉都塞得满满的。

如此庞大的地气,直接缓解了秦墨伤势的一个方面窘境真焰的不足。

随后,就是连锁反应,充沛的真焰迅速修复经脉的伤势,使之秦墨的状态,飞速朝着巅峰攀登。 相形之下,渗入秦墨体内的暴血箭的诡异力量,则在海量的地气冲刷下,越来越稀薄。

即使些许的幽蓝光芒残留,不断将秦墨的伤口爆开,但是,已是渐渐赶不上斗战圣体的修复速度片刻,秦墨的身体终于恢复至巅峰,但是,地气洪流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不断灌入他的身体。 顿时,秦墨的身体如同充气球一样,成倍成倍的肿胀起来,这并非是幻觉,而是事实如此。 秦墨的身躯经历千锤百炼,在任何一方面,都达到这个境界的极致,单是皮肤的柔韧性、密闭性,就达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

不过,这种胀大并没有持续太久,秦墨体内就传来“咔嚓”的轻响。 这种声音,如同蛋壳破碎,很清脆,也很美妙之前在鹰隼试翼会决战,与铁岩全力一战,打开的宗师壁障的一个小缺口,现在彻底洞开了。

一瞬间,秦墨的丹田内,开始发生惊人的变化,真焰开始凝聚,形成一团,其中充满了勃勃生机。

随后,在这团真焰的中心,一道奇异的光亮闪烁,灌入宗师壁障的缺口,如同是种子真正萌芽,穿破了土壤,来到了地面,与空气真正接触。

这种变化,在植物中,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是种子发芽,破土的一个正常过程。

但是,在武者的体内,却是先天迈向宗师,一个至关重要的关键。

若是从外面观察,可以看到,秦墨丹田部位熠熠生辉,形成一团真焰,却有一道淡淡的光芒,从丹田部位射出,沿着人体的正中线,隐隐透向颠顶位置。 武者,唯有迈出这一步,才是真正踏破先天,跻身宗师绝顶!轰隆这一步骤刚成,秦墨体内的变化,就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开始了,丹田容量扩大,经脉再一次坚韧扩宽,五脏六腑的功能蜕变这一切的变化,随着地气洪流的疯狂灌注,正在飞速完成着。

这一刻,秦墨才真正感受到,宗师境界与先天的差距,那是对地气的各方面掌控力,呈现一种质的差距。

这种差距,就如同小孩与大人的力气差异。

现在,秦墨有种感觉,凭他如今对地气的掌控力,再施展大易周天剑,以及任何招式,皆有截然不同的威力。 这种变化,固然称不上脱胎换骨,但是,也是近乎质变!同时,秦墨身周,出现一层淡淡的光罩,与真焰护罩类似,却又有着本质的区别。 这一层光罩,即使斗战圣体第五层真正开启,所获得的一项能力归一防御!这种能力,可以将受到的攻击,化整为零,分散向光罩各个部位,平摊攻击的劲道。

也即是说,任何以点破面的攻击,皆会被归一防御化整为零。

唯一破开的方法,就是远远超越这层光罩的攻击。

此刻,秦墨心中很震撼,若是刚才拥有归一防御,面对那三个金牌杀手的绝杀攻势,就不会那么狼狈。

也不至在筋疲力尽时,疏忽防备,被暴血箭所伤。 “难怪那狐狸说,唯有达到宗师境,我才算是真正强大起来了”秦墨心中思忖。

滋滋滋这个时候,秦墨肩部的伤口,暴血箭的幽蓝光芒,终于彻底消失,伤口已是恢复如初。

身体周围,淡淡光华流转,真焰与剑芒完美融合在一起,流转如水,却又透着无比锋芒。

地底,地气洪流也开始减弱,但是,四周土壤中的光辉,却是明亮了不少。

似乎这一次的地气洪流,不仅给秦墨带来无边的好处,对于这片荒废的园圃,也是一次极大的灌溉。 园圃表面。

高矮子伫立,银澄则蹲在其肩头,四双眼睛盯着宫殿外围,露出一丝烦躁。 “大爷的,这群阴魂不散的家伙,竟然追踪到这里!”高矮子咧嘴,露出森白的牙齿,隐隐泛着一丝杀意。 这份杀意很淡,却是充满了暴戾。

“矮子,别乱来,你若还想恢复实力,就隐忍一点。

”银澄眯着狐眼,紧盯着前方的道路。 “隐忍?嘿,本大爷的座右铭中,从来没有这两个字”高矮子低吼着,眼角疯狂跳动,浮现一种奇异的纹路,徐徐流转光芒。

这时,远处传来癫狂的惊呼,来自那个黑袍青年:“这里是逐风王的遗址,竟被我发现了传说中的风王之城,太好了!若能将秦墨的尸首一起带回去,就完美了!”“这片遗址,是我带你们过来发现的。 ”接踵响起的,是那个箭杀手的声音,“还有秦墨的首级,是我的!”一眨眼,一群人循着幽白光芒,来到园圃之外,看到园圃中央的高矮子,众人一愣。 “只有这个矬子?”箭杀手看向地面的新坑痕迹,斗篷下眼眸一闪,“新坑?看起来,秦墨已死,刚刚下葬”“葬在那里吗?”黑袍青年也注意到新坑的痕迹,淡淡道:“可惜,秦墨这只蝼蚁,再得罪我家大人的那一刻,就注定死无全尸,也无葬身之地!”黑袍青年挥挥手,身后众人齐齐出列,释放强大的气机,牢牢锁定高矮子,形成合围之势。

“嘿!”高矮子狞笑,右拳一握,做势欲砸出。 砰!正在这时,那个新坑的中央,出现一个裂口,仅有三指长短。 随即,一道剑光从裂口中射出。 下一刻,秦墨已是站在众人面前,宛如一抹鬼魅,忽然出现。 他伫立新坑之上,仿佛是从坟墓中复生,脸色有些不自然的苍白,却是看向园圃一侧的空地,目光流露奇怪的神情。 这情景,让合围的众强者一愣,不约而同止步,有些惊异不定。

银澄则是眼睛闪烁,以微不可闻的声音,喃喃道:“身化剑光,缩地成寸?这个小子,难道突破了”高矮子亦是嘴巴成“”形,他没有想到,秦墨好像真练成了种地**。 不远处,箭杀手身躯微动,斗篷下亮起鹰鹫般的寒光,一丝冷酷的笑意勾勒而出。

“秦墨这个小子,难道是将暴血箭的力量化解了?不,绝不可能,他身上气机若有若无,显得很虚弱。 难道是拼着武基大损,动用了某种秘法,保全了性命?没错,一定如此!这样一来,就更有趣了,能够亲手洞穿这猎物的喉咙”另一边,黑袍青年则是冷笑,森然道:“秦墨,你还活着,太好了!如此一来,我就能亲手拧断你的脖子,我家大人也不会怀疑,我冒领功劳了”挥挥手,黑袍青年如同吩咐下属去杀鸡一样,道:“将他手脚砍断,做成人棍,送到我面前。 那些手脚交给你们带回去,也能算一份功劳!”众强者闻言,皆是浮现喜色,旋即将心头的疑虑抛开,飞掠向前,朝着秦墨扑去。 此时,秦墨才眨了眨眼,似是从沉睡中,刚清醒过来不久。

“正好,你们若是不追过来,我又着急赶回西翎,或许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所交集”黑发少年的声音,清越的响起,右腕微动,狂月地阙剑不知何时,已是出鞘握在手中。

随后,一剑斩出,很轻,很柔,一如这片巨大宫殿的风却是惊得一众强者背脊发凉,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