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双胞胎姐妹的高考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93浏览

“千禧”双胞胎姐妹的高考

朱雨尘和朱雨灵,一对千禧年出生的双胞胎姐妹,家住巴陵石化鹰山社区。 结伴而行,人们一眼就能辨别出活泼的朱雨尘是姐姐,腼腆的朱雨灵是妹妹。

7月下旬,姐妹俩同时收到湖南师范大学工程与设计学院工艺美术专业的录取通知书。 全家人都十分开心。

庆生备考感觉高考临近,是高三上学期去长沙参加艺考培训的时刻。

朱雨尘回忆,去年10月25日,姐妹俩和一起就读于岳阳市第一职业中等专科学校高考班的28名同学,乘坐中巴车前往百余公里外的长沙。 我们的目标,就是顺利通过3个月后的美术专业全省联考。 为了给她们鼓劲,家里先提前给她俩过了17岁的生日。 双胞胎姐妹的奶奶刘丽琳说,后来培训班安排延期,在10月23日她们生日当天,一家人又庆祝了一次。 第一次远离家人独自生活、学习,培训课程任务繁重,姐妹俩三天两头在电话中向妈妈丁迎新诉苦:培训学校没有空调,所有同学冻得直哆嗦……朱雨灵说,那段时间,白天画画手冻僵了,她就和同学靠拢坐,晚上被子薄怕冻着,就和姐姐挤在一张床上睡。

我们表面上抱怨连篇,私下里暗中较劲,互相鼓劲,向着目标加油。

在长沙艺考培训3个月,我和婆婆去探望过一次。 丁迎新说,之后就再没见面,直到参加专业考试。 知道妈妈和奶奶要来慰问,姐妹俩特意请了半天假,祖孙三代在五一广场的步行街短暂相聚。

我知道孩子们生活和学习条件艰苦,也想多陪陪她们,但工作很忙,还要和婆婆一起照顾卧病多年的公公,实在抽不开身。 说起孩子备战高考的日子,在岳阳市旭日小学工作的丁迎新感慨,好在孩子们懂事。

双胞胎姐妹的爷爷朱训阳今年74岁,是巴陵石化一名退休职工。 因患脑溢血,朱训阳卧床不起,已在岳阳市康复医院住院3年半。 刘丽琳说,原先在己内酰胺部上班的儿子朱军是家里的顶梁柱,2007年不幸去世。 家里没有人手专门在医院照看老伴,除了日常医疗费用,每月还花上千元请护工。

偶像力量2015年,朱家千禧双胞胎姐妹同时考上岳阳市普通高中,限于家庭经济压力,她们选择就读岳阳市第一职业中等专科学校。

她们从小就爱画画,看到就读职业中专不仅学费全免,同样还可以参加高考,于是就报名了。 刘丽琳一边拿出收藏多年的孙女小学时画的儿童漫画,一边介绍,眼神里满是慈爱。

朱雨尘和朱雨灵姐妹有个共同的偶像——香港艺人陈伟霆。 他性格开朗,会唱歌、跳舞、演戏和主持,多才多艺。

朱雨尘说。 去年暑期,为了圆姐妹俩一个愿望,丁迎新省吃俭用,攒下路费和门票钱,带孩子们到广州看了有生以来的第一场演唱会。

我们买的是离舞台最远、最便宜的门票,提前向朋友借了一架望远镜。 丁迎新笑着说,我认为女儿们喜欢陈伟霆,不仅仅是追星,而是欣赏他乐观的心态和积极向上的性格。 今年上半年,在两姐妹冲刺高考阶段,丁迎新从一个手机卖场领取一块有陈伟霆代言图像的广告牌,摆在家里,激励孩子们努力奋斗。

在校就读期间,为了节省住宿费和伙食费,朱雨尘和朱雨灵选择走读。 每天5点30分起床,洗漱、吃早餐,然后坐1小时18路公交车到学校。

朱雨尘说,晚上放学碰到堵车,就得坐两个小时公交才到家。

经常等到饭菜都凉了,刘丽琳说,只要听到楼下有动静,我就赶紧瞅一下,有时还到楼下去等,遇到傍晚下雨。

就会更加担心。

今年1月6日,她们俩姐妹在长沙参加完联考,连夜坐一个亲戚的车赶回家,半路车陷进泥中,直到次日凌晨2点才到家,我在家一直等着,怎么也睡不着。

她用手背抹了抹在眼中打转的泪水,破涕而笑,现在好了,孩子们都考上大学,有出息了!满爱出发她俩从小学习成绩就很好,艺考成绩都过了本科线,但今年3月回到学校,参加第一次高考模拟考试,居然数学不及格。 丁迎新说,我连夜把她们叫到客厅,开了个‘收心会’。

在妈妈的开导和鼓励下,朱雨尘和朱雨灵迅速调整状态,重新捡起课本知识,一心一意备战高考。

她们每天放学回家,各自找一个角落复习,互不打扰,只有遇到不理解的知识点才一起讨论,时常学习到深夜。

我和婆婆心疼她俩熬夜。 丁迎新说,姐妹俩特别爱吃奶奶做的西红柿炒鸡蛋,她们高考前我们婆媳唯一能做的,就是多做一些孩子们爱吃的、有营养的饭菜。 长辈的疼爱,朱雨尘和朱雨灵都看在眼里,记在心头。

每到母亲节,姐妹俩就用积攒的零花钱,给奶奶和妈妈买杯子、帽子、手套等礼物,并常到医院看望爷爷。 8月15日,巴陵石化总经理李大为专程到朱训阳家中走访,祝贺朱雨尘和朱雨灵双双考上大学,送上助学金,鼓励她们继续努力深造,将来学有所成。

公司各级组织和志愿者常到我们家走访,给予帮助,十分暖心,我们全家十分感激。 刘丽琳说。 金秋时节,回想起高考往事,朱雨尘和朱雨灵姐妹俩又一次展露笑颜,每人给奶奶和妈妈送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9月9日,她们将怀揣青春梦想,带着满爱,走进湘江畔的湖南师大,开启新的人生旅程。

祝福她们!(李翼骏彭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