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中国黄金第一案》有感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6浏览

读《中国黄金第一案》有感

  近日媒体报道了“中国黄金第一案”,大意是:张某(化名)利用工行提供的黄金买卖交易系统,通过电话委托的方式,在短短10天内进行了126次交易,买卖黄金超过2100千克,总金额达亿元,获利2100万元。

但这笔巨款很快被银行以不当得利为由划走,张某也被银行告上法庭。 最终法院支持银行撤销126笔交易的诉讼请求。 该案因涉及金额巨大,挑战诸多法律空白,一度被媒体称为“中国黄金第一案”。

  读完这篇报道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假若当初银行方派一个懂法律、重人权的干部去和张某推心置腹地好好谈谈,勇于承认自己的过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把问题说清楚,也许即刻就能解决。

  为什么说银行应该这样做呢?因为张某并没有过错。   尽管张某利用了交易系统的漏洞,表现出极大的贪欲,但是,这是人的一种本能,这种私欲一般人是不想让外人知道的,因此这也是人的一种隐私。

如果是故意违法表现出来的隐私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如偷盗行为、诈骗行为等,不能为了保护行为人的隐私而不公开他的罪行。

如果没有过错表现出自己的贪欲,这种隐私是受法律保护的。 如果有人设套,引诱别人暴露出自己的贪欲,然后再在社会上公开,这是极不道德的行为。 本案银行方虽然不是故意设套,却是因为自己的失误引诱张某暴露出自己的私欲,因此,银行方应该有愧疚感才是。   假若你不慎把钱丢在路上,被他人捡去,捡钱人若主动寻找失主,固然应受表彰;假若捡钱人闷而不露,你知道后,首先应该登门致谢,然后说明自己是失主,请求捡钱人归还。 这时一般人都会归还。

归还后失主应拿出一点钱作为酬谢。 万一有个别不识趣的拒不归还失主,失主应该请求法院认定捡钱人为不当得利,强制其归还,强制归还后失主不必再行酬谢。   上述道理完全适用于该案,即银行方首先应该找张某致歉,说明因自己的失误给你带来了麻烦,让你受累了,请求张某撤销这126项交易,并承担张某10天的工钱,承诺为其保密。 这样张某很可能就会欣然同意;若张某执意不允,银行方再诉诸法律,认定其为不当得利强行撤销不迟。   由此可见,银行首先利用自己的便利条件划走张某的2100万元的做法,起码不是一种通情达理的行为。

  从人权的角度说,是人权意识淡薄的表现。

  更值得惊讶的是,我们的法律竟然支持了这种不尊重人权的行为。 据报道所知,在审理过程中,法院只字不提银行的责任,而是挖空心思地为银行胜诉寻找条件和理由,用“投机行为”、“恶意操作”等带贬义的词语表述张某的行为,完全不顾张某这个无过错者的心理感受。

这是何等野蛮的法制意识。

  为什么法院和银行对张某如此冷血呢?这里面有个深层次的社会原因。

就是我们国家在尊重人权方面一直不够重视。

我在上学阶段从来就没听到老师用过“人权”这个词。

据说英国某银行的取款机出了故障,客户操作取十英镑,它就给你吐二十英镑。 消息传出后,引来许多人排队取款,结果使银行损失5000英镑。 银行方知悉后反而说:这是我们职员操作失误所致,故决定不予追究前来取款的客户。 这就是西方人尊重人性的具体表现。 由于我们国家不重视人权早已成为一种常态,只要是老百姓占了公家的便宜,当官的不可能推心置腹、入情入理地和老百姓讲道理,因为他们没这个习惯,就知道用手中的权利强夺蛮要。 由于这种野蛮执法成为惯性,所以一般老百姓也往往把谴责的重心偏向张某这类弱势群体。   咱就拉个最朴实的道理就足以说明银行过错明显:银行设置黄金买卖交易系统,肯定是有好处的,但是银行在开始设置的时候就应该预料到:买卖系统既然能在一定条件下给你带来好处,也一定会在一定条件下给你带来损失。 当它给你带来好处的时候你就留下,当它给你带来损失的时候你就转嫁给客户,这是一种什么商业道德?  我国合同法规定:使用格式合同签约的,若合同条款含义不明确的,提供格式合同的一方应当承担不利的后果;以此类推,黄金交易系统是银行提供的,张某按程序操作,何错之有?当给你带来损失的时候,你当然应该首先承认自己的过失,然后赔礼道歉,最后才能请求返还不当得利。   综上所述,法官应当在判决书中讲清银行的过失和责任(可以是赔礼道歉或适当补偿),然后以不当得利为由将张某的2100万元划入银行账户。 呜呼,本来用六天就可能解决的问题,该案却用了足足六年,这就是人权意识淡薄所付出的代价。

  二〇一二年七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