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7章 欺上山门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16浏览

第1037章 欺上山门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西翎主城一角,有一片山丘延绵,千元宗在内城的门址就坐落在这里。

这样的地方,乃是羿武狂亲自选址,让千元宗迁入这里,也可见这位西翎总帅对千元宗的看重。

轰!一座山丘上,一道光柱冲天而起,两个身影在半空中不断碰撞,如星丸腾挪,刚一接触,就是分散开来。

一圈圈气劲如狂澜扩散,其势如云,遮盖了这片区域的天空。

“呵呵,车宗主,身为千元宗的宗主,手底下只有这点本事吗?如此看来,你这千元宗宗主之位,确实有些名不副实,还是早点让贤吧。 ”半空中,一个光头大汉悬空,双臂环抱胸前,身周土黄色的真焰沸腾,其真焰的质地犹如实质,散着山岳般沉重的压迫。

对面,车宗主手持长剑,剑身剧烈颤动,剑脊位置出现一道细微的裂痕,乃是在刚才的碰撞中,佩剑受到了损伤。 “宁副统领,你从皇都来此,远来是客。 直接到我千元宗来挑衅,是何用意?!”车宗主沉声开口。 “挑衅!?对你千元宗,车宗主,你未免太高估自己,也太高估千元宗了。 ”那光头大汉冷笑,高声道:“传闻,你千元宗能够跻身五品宗门,本来就有很多猫腻,与羿武狂的徇私舞弊有着极大关联。

你车辛千身为一宗之主,只有这么一点实力,就更证明传言无虚。 ”说着,光头大汉冷笑,打量着车宗主,蔑视道:“凭你这样一个小小宗门,也有资格让我皇室的副统领来挑衅?今日,本统领就是来捉拿你,带回羿帅府,与羿武狂好好对质!看他这般徇私舞弊,如何狡辩!?”远处,一座座山丘上早已站满了人群,闻言皆是骚动起来,许多主城居民暗呼不好,栾皇信使这是在找借口,逼迫羿武狂就范了。 这些天来,皇室来使一直与羿武狂谈判,却是未果。

百年来,整个西翎主城在羿武狂的统帅下,早已是固若金汤,上至军团,下至居民,早已是一条心,如何能够撼动。

现在,皇室来使前来千元宗,是想打开一个缺口,同时杀鸡儆猴,给那些保持中立的宗门看。 一时间,观战的人群脸色骤变,若是千元宗遭殃,很可能引连锁反应,导致难以想象的后果。 “哼!既然宁副统领这么说,那就剑下见真章吧!”车宗主神情肃然,手中长剑一展,剑势刷的展开,一道剑弧从剑锋缭绕而起,刹那间,已是化为一条剑蟒****而出,而后身形一窜,人随剑走,一剑斩出。 刷!剑势奔腾而过,朝着光头大汉直刺过去,后者放声大笑,猛地一声咆哮,全身真焰疯狂沸腾,凝聚成一层土黄色的真焰护罩,竟是不退不避,生生挡住这一剑。 轰隆……,这片山丘上空劲气暴溢,虚空如一面镜子被切开,呈现一个平整的裂痕。 而在劲气狂澜中,光头大汉竟是毫无损,反而一挥拳,凌空迈步,直袭向车宗主。 与此同时,在一座山丘上,千元宗一干高层尽数在场,在他们对面,还站着一队人马。 “洛大人,宁副统领当众这般说,实是血口喷人!我千元宗跻身主城百宗,依靠的是实打实的实力,何来让羿帅徇私之说!谁传出的传闻,你让他过来,当面对质!”千元宗一干强者中,太上长老伫立前方,身周气机流转,隐隐有暴动之势。 在千元宗,太上长老的脾气是出了名的,一向是眼睛里不揉沙子,被皇室来使当众诋毁,他如何能忍得住。

若非如今西翎主城的形势,实是太过紧迫,太上长老现在就动手了。

对面,皇室一群强者中,为的是一个中年文士,身形瘦削,面容有些清癯,却被凸起的双眼彻底破坏了那份俊逸,充斥着一种狠辣。

听着太上长老这样的质问,中年文士笑了起来,“咯咯”的刺耳,他屈指一弹,缕缕阴冷真焰跳动,周围的空间也是扭曲起来,散着一种慑人的气机,显示其天境中期的修为。 仅是这一手,就让千元宗一干强者纷纷皱眉,充满忌惮。 此次皇室派来的使者队伍,乃是有备而来,高手如云,王者境的绝世强者就有三位,而天境强者究竟有几位,却是一个未知数,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绝对过五位。

这样一股实力,足以横扫西翎主城任何一个宗门,也正是因此,羿武狂才与皇室来使拖到现在。 否则,以羿帅的脾气和手段,就算是皇室来使,也早就打回去了。 “老家伙,你说皇室会冤枉你?一个五品宗门,宗主的实力如此稀松平常,你这老家伙虽是天境,也是寿元将尽。

这样的宗门,充其量只能算五品宗门候补,哪里够资格跻身正式的五品宗门,还能进入西翎主城?”“至于你们宗门里,那所谓的绝世天才,恐怕也是有太大的水分。 否则,为何我们皇室来使刚来,上,你们宗门那个什么秦墨、帝衍宗的排名玉牌就不见了?嗯?”“能够在上的排名玉牌做手脚,除了羿武狂还有谁?难道我说错了吗?若是秦墨、帝衍宗这两个小子,真是如此出色,让他们出来见本使!”中年文士昂着头,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轻蔑扫视着千元宗一干强者,他的目光扫过碧落峰主柏沁凤时,在其丰腴的身子上狠狠瞪了几眼,随后冷笑起来。

对面,千元宗一干高层心中怒意沸腾,这姓洛的简直没脸没皮,竟说得好似根本不知晓秦墨一样。 两年前,秦墨在皇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连栾皇一脉都不得不妥协,可谓是闯出了偌大的威名。

现在,秦墨不知境况,皇室这帮家伙就跳了出来,扭曲事实,简直可恶至极。 “你们千元宗,今日必须出来一个代表,与本使到羿武狂府上,好好对质一番。

就是你吧,陪我走一遭!”指着柏沁凤,中年文士笑了起来,如同饿狼看到羊羔一样。

顿时,在场千元宗一群强者勃然色变,姓洛的实是欺人太甚,不仅欺凌到千元宗头上,还对柏沁凤有非分之想。

“姓洛的,你欺人太甚!”太上长老一声咆哮,当即忍无可忍,衣袖一展,全身筋骨一阵闷响,抬手就是一掌。

这一掌拍出,太上长老身躯一弓,整个人如箭一般射出,所过之处,地面纷纷炸开,出现一个又一个深坑。 “哈哈哈……,你这老东西,竟敢袭击皇室信使,罪该万死!”洛大人立时得意大笑,他就在等着这一刻,让千元宗上下忍无可忍,亲自动手,在众目睽睽之下,袭击皇室使者的罪名,就是稳稳的落下了。 周围,千元宗一干强者一阵惊呼,想要阻拦,却已是不及。 轰隆隆……两个身影腾空而起,在另一座山丘上空,开辟另一个战场,展开激战。 这情景,瞧得远处无数观战者目瞪口呆,怎么又有两人打起来了。 人群中,秦墨、左熙天飞掠而至,听着周围众人的议论,已是明了事情经过,皇室使者前来千元宗,名义上是质问千元宗五品宗门的资格,实则就是想无中生有。 “哦。 看来你小子的宗门,这次会很麻烦呢。

镇天国皇室,能一次性派出三位武道王者,算起来,应是四品中阶的宗门吧。

”身后,奕铭风、简月玑片刻赶至,前者抬头,目睹半空中的激战,轻描淡写的说道。 周围,有人听到奕铭风的嘀咕,不禁投以鄙夷的神情,这看起来瘦弱的中年人口气好大,四品中阶的宗门?要知道,在镇天国境内,四品中阶的宗门已是巨无霸的存在。

事实上,整个镇天国集结起来,可以算得上四品顶阶的势力。 但是,若论镇天国皇室,还算不得四品中阶,毕竟,十大战城皆是各自为政,除非抵御外敌,否则,皆是听调不听宣。 秦墨、左熙天无暇去听这些,两人注视半空中的两处战局,神情皆是一变,齐齐暗呼,糟糕,宗主要撑不住了。

撕拉……猛地,半空中传出一道巨响,那光头大汉一声低吼,身周的土黄色真焰护罩猛地暴开,化为一座山岳般的气势炮,直接轰碎了车宗主的剑势,将之轰至地面。

………………………………………………(惨,写到凌晨五点,睡过去了,一觉到刚才。

真是没脸了。

实是对不起各位了,吃个饭,先去赶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