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爱无度:摩擦的火花陆淮璟,苏瑾全文 情感咨询收费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22浏览

索爱无度:摩擦的火花陆淮璟,苏瑾全文 情感咨询收费

主角陆淮璟,苏瑾索爱无度:摩擦的火花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总裁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苏家最危难时刻,苏瑾无数次相亲被拒,却在最困窘时,嫁给了全北城女人都想嫁却又怕的男神—陆淮璟。

婚后两个月,陆淮璟面不改色的将她摁置在身下,撩起她的下巴:“男女之间相互的摩擦才能产生火花,瑾儿,做我的陆太太,你得做好随时摩擦的准备……”从此,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公司,不分白天昼夜,她都得随时做好准备。

*一年后,苏瑾发现陆淮璟经常带一个女人出入妇产科医院。

得知他们两人的关系后,苏瑾主动把离婚协议书交到陆淮璟的手里。 *后来,无论她躲到哪里,他都有方法把她找到。

她问:四叔,你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何必硬抓着我不放?他勾唇一笑:因为还没睡*腻。 精彩章节话落,伸手将她的裙子拉链拉上。

来到衣架前,拿起大衣裹住她裸在外的肌肤,横抱起向外走去。

回到别墅后,陆淮璟一刻也不愿多等的将她扔在在沙发上。 解着衬衫的扣子,逼视着蜷缩成一团的女孩,“知道怕了?当初要嫁给我的时候,你就该做好准备!”话落,俯身向下,抓住苏瑾的脚腕,撩开她的裙摆向上面探去。

手指隔着那层薄衣捻按的时候,苏瑾并紧了双腿,然而,陆淮璟却冷漠嗤笑,倾身向前,与她额头相抵。

浓重的酒味扑面而来,苏瑾咬紧了双唇,想要别过头去。

然而当那根手指越过最后一层,一股电流袭来,仰起头,抓住了陆淮璟了肩膀,“四叔!你不能碰我!”陆淮璟勾起唇角,薄唇磨蹭着她的唇瓣,收回手指,一边解皮带,一边哑声提醒道:“能不能,是我说了算,你没有资格说不!”*翌日。 苏瑾睁开双眸,仰入眼帘的是深灰色窗帘,透过缝隙可以看出,外面的天很阴。

“嘶——”刚从床上爬起来,大腿根上的疼痛感立马传来。

忍着痛,光脚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看到外面竟然下雪了。 收回视线,弯身捡起地上已经破碎的连衣裙,昨晚那些恐怖的片段立刻涌出来。 陆淮璟竟然用皮带把她绑在床头,再次用那种方式羞辱她!只用凶器在她腿根磨蹭,根本就没有进行最后一步。 苏瑾不明白,陆淮璟怎么了,怎么突然用这种变态的方式对待她?尤其是他的那句:“苏瑾,你不配当我陆淮璟的女人。

”想想都觉得好笑,苏瑾无声地扬起唇角,不配那就离婚呀!总那样对她算怎么回事!正想着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拿起来看到是陆思甜的号码,立刻滑了接听。 “瑾儿,我四叔没对你怎么样吧?”梳妆台前,苏瑾看到镜子中自己颈间的吻痕和咬痕,为了不让陆思甜担心,选择了说谎。 “没,四叔他脾气那么好,只是训斥我下次不能再拍他艳照。

”“奥,那就好,对了,你猜我刚才看到谁了?”“谁?”陆思甜语气轻蔑的笑道:“还能是谁!渣男顾以墨呗!他竟然还有脸问我要你的手机号码。

”“我哪能给他呀!不过我有他的号码,你要是心里不痛快想骂他一顿,我把号码发给你,你留着回头骂吧。 ”顾以墨这个男人的名字响在耳边,苏瑾微微一愣,她已经半年多没有听到,原本以为从此再无交集,没想到,再次闯入她的生活中。

只是,现在才出现,已经晚了。

苏瑾拿出手机,打开短信,毫不犹豫的将陆思甜发来的号码删掉,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就像是没有听过一样。 *陆氏总裁办公室里,陆淮璟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监控画面中苏瑾拿着手机正发呆。 猜测着是不是跟那个男人有关?但是那个男人又能怎样?苏瑾,迟早都是他的,他要的,不只是她的身,还有……径自走到冰箱前,拿出高脚杯,倒了半杯红酒,来到落地窗前,俯瞰着北城繁华的街景。

脑海中浮现的全是昨晚苏瑾在身下哑声啜泣的迷离表情,小腹一紧,他微微眯了下眸,勾起唇角,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而后,拿出手机拨通了苏瑾的号码。

苏瑾那边听到手机震动声,看到来电显示是陆淮璟的号码,马上滑下了接听,“四叔。 ”听得出来,她的嗓音还有些沙哑,一想起昨晚她在身下的求饶……特么!还真是中邪了!陆淮璟把高脚杯放在茶几上,单手扯开领带,勾着唇角笑意莫测。 “今晚打扮的漂亮点,陪我回趟老宅,五点在门口等着,我派文航去接你。

”“四叔,能过几天去吗?”现在她脖子上的痕迹太明显,去了以后肯定会被其他人发现。

然而,男人在结束通话前,却只说:“你没资格拒绝。 ”......苏瑾懊恼,她并不是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而是陆淮璟气场太强!知道不能抗拒,苏瑾只好从衣柜里翻出了件长袖高领的毛衣,然后又挑了件过膝裙。 虽然穿上不漂亮,可最起码遮住了脖子上还有手腕上的痕迹。

当苏瑾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准备换上毛衣时,另一边的陆淮璟则盯着屏幕上她那白皙光滑的背部。

视线继续向下时,想起那光滑的触感……喉结上下滚动着,拿起手中的钢笔轻敲着檀木的桌面。 忍不住喝了口酒,依旧是口干舌燥……当苏瑾转过身准备穿衣服时,总觉得在暗处像是有人看着自己,双臂环在胸前,环视了下四周。

真是神经质!这房间只有自己,怎么可能会有人?再说了,都知道这里是陆淮璟的地盘,也没人敢偷窥。

马上拿起床上的衣服,穿好后,走到梳妆台前,开始化妆。 苏瑾画好精致的妆容,出现在屏幕上时,陆淮璟深邃的眸底开始涌动着异样的情愫,“乖女孩儿,你终于……长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