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正药业借壳计划14天后流产修正药业借壳计划14天后流产-相关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78浏览

修正药业借壳计划14天后流产修正药业借壳计划14天后流产-相关动态

[摘要]7月24日晚间,吉药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吉药控股”)发布公告,宣布终止购买修正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修正药业”)100%股权。

  (原标题:修正药业借壳计划14天后流产,“吉林首富”上市梦碎)  中新经纬客户端7月25日电(高晓锳)7月24日晚间,吉药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吉药控股”)发布公告,宣布终止购买修正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修正药业”)100%股权。 这场被医药行业称作“蛇吞象”式的收购计划,自7月10日吉药控股宣布停牌重组以来,仅14天便折戟。   吉药控股公告来源:公司公告  吉药控股公告称,“经各方充分论证,目前重组方案尚不具备实施条件,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面临较大不确定因素。

经审慎研究,公司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股票于7月25日复牌”。

  “蛇吞象”式的收购计划修正药业官网显示,成立于1995年的修正药业是国内最大规模的药企之一,也是修正集团的核心资产之一,业务涉及中成药、化学制药、生物制药的科研生产营销、药品连锁经营、中药材标准栽培。 2017年公司以亿元的收入位列全国工商联2018年8月份发布的《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第89位。

  据修正药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该公司实现产值588亿元,销售收入575亿元,利税40亿元;2016年实现工业总产值646亿元,销售收入636亿元,利税亿元。

  反观吉药控股,2016-2018年年报显示,吉药控股营业收入分别为亿元、7亿元、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亿元、亿元、亿元。

截至停牌,吉药控股总市值仅为亿元。   此外,吉药控股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500万元到250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到%。

  对此,吉药控股解释为全资子公司吉林金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配合政府环保整治工作,停产开展锅炉的拆旧换新工作,致使2019年上半年药品的产量下降、营业收入下降。

  同时,吉药控股坦言2018年度末已完成新增四家子公司的并购工作,致使本期各项期间费用较上年同期有所增加。

此外,公司2019年上半年,由于新增补充流动资金和并购贷款较多,致使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有所增加。   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吉药控股在2018年内收购动作频繁,具体包括金宝药业、辽宁美罗、远大康华、亚利大胶丸、普华制药等。 而频繁收购也使得该企业负债增加。

根据2018年年报,吉药控股合计负债亿元,而在2017年,该数据仅为亿元。

  无论从营收还是净利润方面,吉药控股的体量都无法比肩修正药业,却要吞下这只“庞然大物”,市场普遍认为是修正药业想要曲线上市,拿下“创业板借壳第一股”的称号。   申万宏源研究所首席市场专家桂浩明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吉药控股这两年的业绩有大幅度回落,这是公司产品结构老化、市场竞争力弱化的表现,在此情况下,公司希望通过让其他公司借壳上市的方式退出是可以理解的。

  修正药业展台中新经纬高晓锳摄  “吉林首富”的上市梦碎修正药业创始人修涞贵被业内称为“吉林药王”,在2019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上,修涞贵、李艳华夫妇身家高达205亿元,蝉联“吉林首富”之位。   修涞贵的“良心药、放心药”让大家记住了修正,也让它成为如今体量巨大的制药企业,事实上,关于修正药业上市的消息从2004年起股份制改革后就没停过。   当时修正药业集团负责上市工作的副总张彦辉公开承认:“修正的确一直在做上市的准备。 ”而与此同时,修正药业的“黑”历史也相继被曝出。

  2009年,修正药业以修建药材基地为名,开山毁林修建了修涞贵家族的祖坟。

此事引起当地村民的强烈不满,引发媒体关注。 2012年,修正药业被曝出用工业明胶制作“毒胶囊”事件,胶囊中铬超标最高达90倍。 2017年,裁判文书网显示,修涞贵曾先后两次向政府官员共计行贿25万股权。 2018年,涉及修正系的多家P2P平台出现“爆雷”。 天眼查显示,目前修正药业涉及的诉讼近80起。

  转战十多年,修正药业“香港主板上市”、“借壳英特”、“在港IPO”等欲上市消息不断。 如今,修正药业的“上市梦”再次破灭。

  对于此次收购项目的终止,桂浩明认为,修正药业近两年广告做的非常大,但是经营方面确实出现了诸多问题,这也可能是管理层对他采取谨慎态度的一大原因。 如果今后修正药业能够将此前的问题切割清楚,那么后期上市问题不大,但从短期看来这一可能性还不大。

  从公司层面,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一般“蛇吞象”式并购失败的原因有市场高度质疑、整合困难很大等诸多原因,此次失败的原因可能出在两家公司悬殊的体量差距上,给未来整合带来困难。   桂浩明则认为,虽然此次收购是同行业兼并,但修正药业未来能否有效的提高吉药的利润还存疑,特别在目前药企竞争激烈的情况下,增加了这方面的不确定性。

桂浩明说,监管层对借壳收购的政策较为宽松,但是对借壳上市后企业利润是否能够达到预期有很高的要求和限制。 (中新经纬APP)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