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爱,亲情文章,修行,千年,情感故事,无情,沐云紫叶著,轮回,女流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79浏览

佛爱,亲情文章,修行,千年,情感故事,无情,沐云紫叶著,轮回,女流文学网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古柳,柔枝垂过了千年,也见证了千载的悲欢离合。 我是树妖,我本无情,却流过了许多我本不该流的泪。

千年之后,为了修成正果,我匆匆回斩断了世间的因果。 但,佛说,我还未断尽俗心。

那时虽已千岁,作为树妖,我却依旧懵懂。 彼时,根本就了无牵挂,又何来俗心?但佛说,我无挂念于世间,世间却挂念于我。 他说,要想修成正果,我还要再历一段红尘,了结前世的因果。

当时,我只当佛是在为难我,我虽为这人间的悲欢离合所泣,流的,却是无情泪。 我本无情,又如何了结尘缘?可是,再修行五百年的缘,我发现自己背离了正果,我修出了七情六欲。

树妖,本是无情,但是初次见到流落到树前的那个婴儿时,我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也许,是母性吧,我轻轻把他死去的尸骸放在我的树洞中安葬。 而当我意识到,他在我的洞中苏醒了还未完全卷入轮回的残魂时,我有的,不是对天道破坏的愧悔,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喜悦。 我变了,变得不再那样渴望修成正果,我开始为了自己,公然挑衅天道的威严。

因为修行太孤独,我不想送洞中的残魂去轮回。 于是我养了他千年,这千年,我逐渐荒废了修炼,因为我要腾出精力来照顾怀中的魂。

看他在我的抚养下,慢慢长大,我对他的感情也从一开始的好奇变成了深沉的母爱。 然而天道的网依旧无缝,他发现了这片地域天道不容的残魂。 天道念我修行不易,只要我交出残魂,再自愿封印自己万年,我便可以活下去。 然而我不愿,哺育了这残魂千年,我早把他看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于是天雷滚滚,只是为了做出最后的审判。 这时,轮回的佛子来到我面前,为了自己上一次轮回丢失的魂。 这是佛子的魂,天道也只得退走。 佛子轻笑,他融合了残魂,然后便轻轻抚摸着我的枝干,就像,残魂经常做的那样。 佛子带走了我的树心,从此以后,我便跟着佛子修炼,一路参禅。 只是,我心已无佛。 我待在佛子身旁,只是为了无怨无悔的继续散发深沉的爱。

本来,我是把佛子当做自己的孩子去爱的,可是在经历了那么多危险之后,他挡在我身前的背影让母爱悄然变成了对父亲的依恋。

就像是本就该如此一般,我并没有对这种角色的置换有什么怨言。 本以为,这样惬意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可天终不遂人愿。 万年的陪伴,为了最后的终点。

万年的积淀,是修成正果的条件。

那天,佛子笑着对我说,我们,要一起修成正果了。

他笑得有些奇怪,当时,我并不知道,那就是苦笑。 我只知道,我依旧与佛无缘。

我问佛子,佛注定无欢无爱吗?佛子说,佛本无情,但是,非注定。

有情便无佛,但,无情便无我。 我不懂,但我没有再问下去。 成佛,是一句谎言,但我不忍心戳穿。 万年啊,佛心早已碎得彻底,我已无心成佛。 佛心怀天下,而我……已尽染俗心。 可是,当天劫降下天谴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尽失佛心的,不止我一人。 佛子一人拦下了所有的天谴,我看见它伟岸的背影在雷光中化为一颗比我更伟岸的古柳。 天罚,让佛子直接化回本源。 古柳叶,叶叶心心,心心为印。 每一片柳叶,都是我的气息。

忍不住泪光闪闪,原来,我,是佛子佛心中的魔。

叶上的印记,恍然解开了我前世的记忆。 依稀记得,佛的爱,被天道诅咒,十世为柳。

而陷爱的佛,为了自己的女儿,也甘愿堕入轮回。

爹……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字眼,让我心尽碎。 我渡过了雷劫,天道说,只要我摒弃前尘,忘却情缘,正果,便可修成。

我沧然一笑,只是抚摸着老柳的枝干,给天道一个寂寞的背影。

我,是修行万年的古柳,可我依旧很懵懂。 既然,爱过,又为何必须放下?既然,佛本无情,又为什么,必须要了却前尘?既然,我是来渡情劫,又为何让我度过?情,是我最后的劫,可我放不下。 这情缘,为何就那般短暂?在天道略带惋惜的叹息中,我自愿散去一身修为,化回柳树,只为,还能像曾经那般,依偎在父亲伟岸的身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