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富翁一口吸成穷光蛋多次戒毒后第三次创业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24浏览

百万富翁一口吸成穷光蛋多次戒毒后第三次创业

  今天早晨5点,梁锐送走最后一拨夜宵客人,招呼小工打点停当后,疲惫地爬上餐厅内搭建的阁楼睡觉,入夏以来,夜宵的生意好,他已经一个多月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

去年年底他从戒毒劳教所出来后,借钱开了这家小饭店,半年来苦心,已成为同街餐饮中生意最红火者。

  招牌菜是偷来的  梁锐的小饭店开在杨浦区大桥街道的一条工厂区街边,车辆飞驰而过,四散起不少烟尘。 昨天中午,记者在社工陪同下,来到梁锐的小饭店,店面不大,只能坐5桌客人。 半空中搭了一个阁楼,梁锐还在上面睡觉,店堂里食客的喧嚣声对他丝毫不影响。   习惯了,也太累了。

个子高高的梁锐沿着梯子下来时,仍是一脸困倦。

这一阵晚上夜宵生意特好,到凌晨五六点都有人,他一个人要照管各种事宜,招呼客人,监督小工,清点账务。   记者看到菜单上多是一些价位适中的家常菜,也有一些特色大菜。 记者点了一档招牌鱼菜,梁锐说这是他在别的饭店里体验过后,琢磨创作出来的,取其川黔麻辣,又去掉其过辣成分。 几个菜上来,味道还不错。 现在回头客非常多,他雇了5个小工,加上一个老帮忙来照管一下,生意越来越火。

  堕落轨迹源于毒品  开这家店不容易,做了一大圈生意后,还在做这么苦的事,是自找的。 45岁的梁锐并不避讳谈自己的经历。

他是家中老幺,从小深受宠爱,任性调皮,高中毕业后进了工厂。 1988年他从单位辞职,做起了熟食生意,生意最好时曾开了三家店。   那时挣钱容易,眼看着自己就发了,那时普桑要卖17万,我就买了一辆。

梁锐说起当年的辉煌时,眼中流露出一丝留恋,那时自己房、车都有了,在同龄人还拿着几十元工资的时候,他已经步入了百万富翁的行列。   但是1992年在的引诱下,碰了第一口,染上毒瘾。

生意也不想做了,花光了全部的积蓄,破裂,亲友断绝往来。

他也曾多次自愿戒毒,但不久又复吸。 1999年被强制戒毒三个月后,在姐妹的资助下,将家中老房子用来小饭店,由于有方,从一开始的一间门面扩大至两间门面,正当生意步入正轨,重新恢复生机的时候,又因复吸被处劳教两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