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的旧时光,独自忧伤一场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17浏览

崛起的旧时光,独自忧伤一场

曾经那些人,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起玩耍,一起长大。

如今这些年,有人结婚,有人出嫁,有娃,有人搬家。

不知不觉间,你们或已为人夫,或已为人父,或已成人妇。 有人退出,有人加入,路还是那些路,人却再不是那群人。

回的到曾经一起走过的地方,却回不去当初一起的旧时光。 驻足,不由得想起曾经读的一位网友大学生写的一篇,题目叫做《崛起旧时光,独自忧伤一场》,内容如下:近来的,似乎总是兵荒马乱的,有人说我是很安静的动物,其实他们错了,我是暴躁的怪兽,像看不见的东西,并不代表它就不存在,它只是需要借助别的物体才能证明自己,比如寒流,暖气管道中徐徐的流水声就是它的存在,冬天是彻底的来了。 总是假象睡的很好,来不及失眠,就偷偷的睡醒了。 这时,眼睛不再疼痛。 周围很静,我可以感受到开关的位置,正如它也在偷偷的感受我发呆的位置。

它在想,这小子,怎么不过来按下,让周围变的刺眼。

  表情,只是一种状态。

它与有关,这样的长期定格,是心情养活的状态,呈现面无表情的样子,黑夜的存在,就是适合面无表情,对吧?做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丢失了电话,这应该是我和你唯一的联系,所以很不愿意的醒来,怕丢了,找不到你了,我要在哪里找回来?突然想到旧时光,旧时光的迷人之处在于回不去的过去,比较诗意的说法:灵魂还在梦里,我却醒了。

算是患有小小的人格分裂症,让你们看着我是如何把自己撕裂的。 凌晨的颜色,多半带些遐想。

不想再把悲伤放大,独自进食着甜食,诠释我个人的行为。 音乐,是一句简单的语言,在黑色里。

喜欢睡听着慢悠的歌,音量最大就可以关闭世界的喧嚣了,将句句段段死刻在到耳膜里,慢悠的,慢悠的,徘徊。

凌晨里读懂死去的心,安静的,是种复活的迹象。

总会有太多美好的东西,因得不到而沮丧,其实,没有拥有的,才是最美的。

选择与争取,它们本是一体,太多的人想去选择完美,那便是争取,先后的矛盾,会积累心里的压力,明明是选择怎么是争取了,在心里纠结成为一种叫做不甘心的东西,然后找准生活的一个点,让不甘心,都拼命的挤向这个平淡的点。

生活充满着选择,可以是问题在于习惯了一种生活方式突然去争取另类,它会质疑我们,另一个方向一定会更好么?我向左,你向右,真的,会好么?路人说:早点休息,好好照顾自己。 是句简单的话,别质疑,这是句真心话,在接到过多的类似的言语中,这话会让人莫名的流泪。

过去就像电影一样,一幕幕的在我脑海里回放。

演绎一段回忆。

回忆是过去真实的样子,我却直切的留下迷茫,守护无法回去的过去。 年少轻狂,谁与我知? 老去的生活、,带来想要的,不想要的,我们无力更变,富于五彩斑驳的点缀。

活着,是睡了一觉之后,醒来的。

很想让自己痛痛快快的睡上一场,幸福一场,是我存留的继续向往。 还是我停留在了别人前进的路上,迷茫其实是一种灵感。 你们在前进时,我却倒退或停留,我们偏离甚远,明知,为何不逐加脚步?其实,我只是想望着你们幸福的靠近,关于,我已许久没有想起。

安放在后悔的世界,选择不后悔的人生与情感。

逼于无奈下的决择,看着你们去幸福。

一个人生活继续,情感继续,遗憾继续。 突然的累,承受的有点吃力,心都压下去了。 也许是因为看多了,听多了,想多了,感觉都在欺负我。

很多时候,我明白我的思想不是我一个人在控制,体内像存活着另一个自己,在写文字的时候外面的我被捆绑丢在地上,一个琐碎,一个智慧。 活到绝望,总是想着绝望,那是一种生存方式了。

有人说我没救了;有人说我很可怜;还有些人说是我想太多;我说:是你们不懂。 我想说,我有轻微的忧郁症。 这样的病,我满心欢喜,它可以给我带来不断的灵感。 有时候,累久了就成了一种习惯。

以往生活的累,是存在的体现。

而现在的习惯,是继续的表现。

关于生活,累,又何尝不是一种生命的继续呢?夜里,仍改不了早入睡的习惯。 黑夜里,城市的某角落在烨烨声歌,周围厚重的黑色很沉重的挤压过来,屏幕的光线配着右眼的半湿润,世界像是被羽化的感觉。

迷茫的,撕心裂肺的,还有那令人呕吐的感觉汹涌而来。 很想挖掘自己体内的旧时光,让它陪着自己很彻底的忧伤一场。

感受逆光是河流,我在此岸。 不经世事的变化,像一场哀嚎,死于慢慢无声中,体验夜的逆照,用意识来养活伤,让灵魂苟活。

天渐亮,来不及感受了,是睡觉的时间了。 总会不小心的就熟睡,梦其实是最吓人的,很短的时间里,就让人突然惊醒,那种惊醒,是怎么补眠也补不上的,疲惫的自己,迷茫在回不去的过去。

我想,这位一定是同道中人,可惜,我没有那么好的文笔;可惜,时间与空间让我无缘认识;可惜。

毕业了,不是自己想象的结果,不那么轻松了,虽不愿,可是事实;上班了,不是自己喜欢的工作,不那么自由了,虽不喜,却也无奈。

这个国庆,好容易挤了几天连休的假,在恐怖的人潮中挤回了家。 中秋,团圆的节日。 我看到却是落寞。

回到家,奶奶在拨棉花,一个人;去看外婆,看到的是一样的场景。 看到我,她们显的很开心。 聊聊家常,说说自己最近的生活。

现在我能做的,也就仅此而已。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是什么让她们在这团圆的节日变得如此孤独?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力,无力去改变任何事。 从小到大,自明事以来,最喜欢的,是婴儿小孩最开心的笑脸,因为纯真,因为无邪,最害怕的,是花白老人最落寞的神情,因为什么,说不上来,只是莫名心痛。 这个假期,过的不是很好,有时候,我们不得不面对选择,与、爱情与事业等。

而我,最不喜欢选择,因为那意味着失去,幸运的是,有些感情,还一直没变。

这些年,有朋友说,我变了,变得有点忧伤,变得对情感更敏感了,也许是吧,我不知道,其实,在时间的洗礼下,又有谁敢说自己一点没变呢?这些年,同学,朋友,亲人,甚至同事,和自己有关系的人越来越多了,可真正能交流的人却越来越少了,有时候,情绪,只有靠唱歌来发泄。 一个人的时候,会联想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比如说,钓鱼岛,原子能,地外生命,人的大脑,元素的本质……会有自己的结论,但很快,就会忘记。

一个人的时候,喜欢坐城市的公交车,前提是带了耳机。 没有方向,漫无目的,感受着这个城市把美好的一面在我面前呈现。 这些年,总是重复着同一个梦魇,出现着一幕幕08年最后那段时光可能出现的场景,意味着什么,表达些什么,预示些什么,我不知道,而它却像毒品,让人上瘾,也许,梦,是大脑思维的另一个终端。 睡觉,也就成了爱好。

醒了,现实的路,还是得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