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6章 西城铁壁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31浏览

第1066章 西城铁壁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砰砰砰……铁骑的蹄声如雷,震得整座西翎主城颤动不已,地面仿佛要被掀翻过来。

西翎主城的各大城门,不断有铁骑军团涌入,黑压压的一片,犹如一股股黑色洪流,齐齐奔向主城的军营。 这是西翎军团的重骑兵,这些坐骑都是混血异种,乃是与妖***配诞生的凶猛妖驹,竟由专门的驯兽师驯服,每一匹都价值不菲,却也是有价无市,在一般的拍卖会上根本难以买到。

这种重骑兵组成的骑兵团,若是在战场上,两军对垒,仅是一轮冲杀,就如钢铁洪流,能够生生冲垮精铁铸造的城门,无比凶猛。 这样的重骑兵,在整个西翎战城中,也只有十万的数量,并且,在此之前,皇室有严格规定,这样的重骑兵绝不能进入主城,否则,就视为忤逆。 现在,整个西翎战城一半的重骑兵,却是尽数集结在主城,这样的情景若在以往,必定会掀起无边的风波。 可是,此刻整个西翎主城的人们都很平静,对于重骑兵的到来虽有不少人围观,却也是透着好奇、兴奋,并没有太多的意外。 “五天,短短五天,羿帅就平定了主城的那些宗门,将整个西翎战城彻底掌控。

不愧是羿帅啊!”“哼!皇室使者团那样的举动,根本是想覆灭咱们整个西城,事到如今,谁还在乎皇都坐着的是谁?这些年来,皇室何曾关心我们西城的子民?”“打就打,战就战。 咱们西翎战城抗击边境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皇都方面倒好,一句收编,就彻底解决了?咱们西城有多少人?全部都进皇都么?”……人群议论纷纷,皆是一个意愿,若是真的开战,西翎战城的人们一定血战到底。 正如人群议论的那样,短短五天,整个西翎战城所有的不平声音,就已经彻底消失。

在这五天里,羿武狂积攒多年的威望,得到了彻底的体现,令之所至,莫敢不从。

整个西翎军团的主力,一半赶往主城,一半分布在边境,将整个西翎战城守护得固若金汤。

砰砰砰……从远处望去,可以看到一股股铁血战气冲天而起,那是西翎军团的士兵激出来的战气。 这情景,落在武至先天的强者眼中,皆是心惊不已。 一个军团的士兵,想要激这种战气,需要众志成城,且是铁血之师,上下一心,才能激这样的冲天气势。 咯吱!羽馆内院,秦墨从房间里走出,揉了揉肩膀,全身都在酸痛。

这几天来,他过得日子,与西翎战城的局势一样,非常的繁忙。 宗门、冰焱峰等等事宜,皆有很多需要秦墨亲自处理,还要来“羽馆”炼制神针,还要医治青曦宗的那个太上长老。

同时,还要时刻注意皇都栾皇一脉的动向,这一连串的事情,不仅将秦墨忙得晕头转向,在炼制神针的时候,也是累得他精疲力尽。

“短短数天,炼制十年份额的神针,我当初就不该答应龚掌柜啊!”秦墨喃喃自语,嘴角浮现一丝苦笑。

龚掌柜对于秦墨,虽然一向很尊重,也很敬畏,但是,涉及到买卖的事情,龚掌柜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这几天来,几乎是每天都要唠叨好几百遍,催得秦墨脑袋都快炸了,只能不断赶工,将十年份额的神针炼制出来。

现在,终于完成了秦墨伸了一个懒腰,斗战圣体第七层开启以来,他还从没感觉到什么是疲累。 这一次,却是真正感受到,身心疲惫的感觉。 “小子,‘羽馆’的事情处理完,就该返回冰焱峰,看看后山的构筑,还有青曦宗那老头是否苏醒过来了。

”银澄的声音忽然响起,蕴含着幸灾乐祸。

这狐狸,就见不得别人好!秦墨心中暗骂,他这段时间忙都团团转,这狐狸倒是无比清闲,成天都在睡觉。 并且,这些天来,主城之中,那些被封宗门的藏宝库,都不时传来失窃的消息,使得主城各大宗门人人自危。

各大宗门的许多强者,都想到了两年多前,许多宗门失窃的旧案。 很多强者都在嘀咕,不会是两年前的大盗,又一次卷土重来,要盗遍主城百宗的宝库吧。

对此,羿帅府派出了大批的探子,也是毫无所获,根本不见这个大盗的踪影。 现在,主城各处的公告栏上,都有这个神秘大盗的悬赏,其赏金节节攀升,已是到了近千万的上阶真元石。

在西翎战城,这样的悬赏可是天价,却是无人去接,因为根本无人知晓,这个神秘大盗的底细。

确切的说,别说是底细,连这神秘大盗的影子都没见过,又如何去追捕?秦墨听到这个消息,也只能是默不作声,这样的行事,除了狐狸还有谁?“你说你,现在的家底之丰厚,四品宗门都比不上你。 银澄阁下,你为何要去洗劫那些宗门的宝库呢?”秦墨以心念传音质问。 “有吗?本狐大人何曾洗劫过宗门宝库?小子,你不要胡乱冤枉本狐大人!”银澄极是无辜的回应。

秦墨摇了摇头,他也很清楚,想要让这狐狸将赃物吐出来,比登天还难,只能暂且作罢。

正在一人一狐以心念传音,互相编排时,龚掌柜、冬东咚快步赶来,两人的神情都很凝重。 “嗯?出什么事了?”秦墨眉头微皱,这几天来,整个西翎战城已是众志成城,若是皇室敢兵,就血战到底。

这样的必战决心,使得西翎战城空前团结,若是皇室真的兵远征,很可能会惨败回去。

对于镇天国的情形,有何前世的经历,秦墨是最清楚不过了。 如今的局势,十大战城中,十之有九都是兵强马壮,战将如云,各大战城的强者更是数不胜数。 按理来说,若是十大战城齐心,栾皇一脉根本奈何不了。

然而,从胖少年的神情中,秦墨隐隐预感有些不对。 “墨哥儿,麻烦大了!快跟我回宗门一趟!”冬东咚焦急说着,扯着秦墨就往外走。

片刻,两人在主城中飞掠,秦墨问起缘由,冬东咚一边飞奔,一边道出麻烦的所在。 “什么?!栾皇一脉一处密窟,那些王者修炼的武学,就是来自那里?”秦墨眉头连皱。

之前,皇室使者团的那些强者,施展的武学同出一源,且都充斥着森厉鬼气。 这让秦墨等都怀疑,栾皇一脉得到了别的宝藏,修炼了一种神秘的绝学,使得自身力量大增。

现在,从俘虏的洛大人那里,则是得出确切的消息,事情远比秦墨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栾皇一脉拥有这处密窟,已是有数百年之久,那岂不是说……”秦墨的脸色,变得如好友一样凝重,若是栾皇一脉拥有这样的密窟,能够培养出这么多王者境的绝世强者。 那么,就要重新估计栾皇一脉的实力了,若是西城与皇室开战,结果或许会和预料的,截然相反!………………………………(第三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