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拒绝增援,邱清泉突破阻击,粟裕只好放黄百韬一条生路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35浏览

	许世友拒绝增援,邱清泉突破阻击,粟裕只好放黄百韬一条生路

红军长征结束的时候,许世友就已经是军级干部了,所以虽然他在抗大学习期间发生了企图逃走的事情,却仍然被从轻处理,只监禁一年,就又分配回到四方面军改编的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当副旅长去了,而三八六旅旅长就是著名的陈赓。 之后,屡经辗转,许世友被派到了山东。

解放战争之初,山东解放区的八路军部队大量被抽调到了东北,许世友在山东就成了老资格。 但许世友本人的军事指挥能力实际上并不算太强,尤其是大局观,总是要差一些。 华野分兵之后,许世友留守内线,本来粟裕也在内线,但是后来因为中原战场始终无法打开局面,形势吃紧,而负责在外线策应作战的华野外线兵团也无法起到有效策应中原战场和山东内线兵团的作用,于是中央命令粟裕也到外线去,粟裕在回复中央时请求与陈毅一起去外线兵团,中央同意后,就一起去了外线,许世友和谭震林、王建安等人则留在内线继续坚持。

内线兵团一开始一度以谭震林负责军事指挥,许世友和王建安协助,但后来发现有些问题,于是又改为以许世友为内线兵团司令员,谭震林为政委,王建安为副司令员。 因此,这段时间内线兵团的名称前后变化比较大,一开始称为粟谭兵团,之后改为谭许王兵团,最后又改为许谭兵团。

而许世友在担任内线兵团司令员之后,在一些问题上就开始与华野指挥部闹矛盾。 最后,中央电告粟裕,山东内线兵团的调动,需要先请示中央。

这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糟糕的局面,华野不能直接指挥山东兵团了。 首先是在豫东战役的时候,粟裕原计划围攻开封,吸引邱清泉兵团来援,设伏围歼邱清泉兵团,但因为邱清泉兵团退缩很快,没能抓住,于是临时改为围歼区寿年兵团。

华野外线兵团围住区寿年兵团之后,一边向区寿年兵团困守的阵地突击,分割歼灭,一边还要分兵阻击负责救援的敌人。 当时能够救援的主要是邱清泉兵团和黄百韬兵团,虽然当时还都只是小兵团,只有六七万人,但是因为有火力优势,所以解放军阻击是非常吃力的。

本来粟裕安排当时配属华野指挥的中野十一纵负责阻击黄百韬兵团,但是中野十一纵实力有限,虽然打得也非常顽强,但经过苦战之后,仍然未能阻挡住黄百韬兵团前进,让黄百韬兵团进入了包围圈,阵地与区寿年兵团衔接上了。

常规情况下,既然已经是这个局面,那么粟裕就应当放弃围歼区寿年兵团的计划,但粟裕认为,黄百韬兵团虽然突破了阻击,但伤亡也很大,所以有机会一起围歼,于是下令调整部署,将黄百韬兵团也放在一起围歼。 这时粟裕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前面经过歼灭区寿年兵团的作战,部队已经非常疲劳,伤亡也比较大,这时候要再围歼黄百韬兵团,兵力就感到有些不足了,非常吃力。 尤其是此时国军还在继续调集兵力赶来救援,邱清泉兵团正在从开封向东救援,华野的阻击部队也打得非常艰苦,只有一个纵队的兵力,要顶住全副美式装备的邱清泉兵团的攻击,自然是比较困难的。

加上邱清泉兵团不仅火力有优势,而且在兵力上相对阻击部队也有优势,所以邱清泉在正面攻击受阻之后,突然分兵一部绕过阻击部队的侧翼,迂回到了阻击部队的侧后方,局势非常危险了。

但是,眼看着到嘴边的肉就要溜掉了,粟裕也有些不甘心,就电报中样,希望内线兵团能够分兵一部分,增援外线兵团,完成围歼区寿年兵团和黄百韬兵团的任务,这样就可以完全改变中原战场的不利局面。

但中央在电报征求许世友的意见的时候,许世友认为当时山东内线兵团只剩下三个纵队的主力,又要坚守山东根据地,兵力已经不足了,无力分兵支援外线兵团,从而拒绝了粟裕的要求。 而此时中野虽然局面困难,但中野也在极力拉住华中的敌人,不让敌人增援,而许世友作为华野作战序列的将领,却拒绝支援外线兵团。 最后,在邱清泉兵团迂回侧翼成功之后,华野又已没有后援部队可以增调,兵力已经用到了极限,连原本已经伤亡惨重正在休整充当预备队的中野十一纵都已重新投入了战斗,却仍然无法阻住邱清泉兵团,而区寿年兵团大部已经被歼灭,黄百韬兵团也已经被歼灭了一半,粟裕无奈,只能忍痛下令华野部队全线后撤,退过黄河,区寿年兵团残部一个旅和黄百韬兵团残余的一半也就因此而逃出生天了。 而导致这个结果的关键就在于,在最关键的时刻,唯一有能力增援山东内线兵团拒绝分兵增援。 许世友大名鼎鼎,也算是我军历史上的名将,但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却毫无大局观念,认识不到歼灭黄百韬兵团可能对改变中原战场胶着局面的重要作用,只顾自己眼前利益,说明他此时的能力距离一个军事家还有比较大的距离。 而粟裕作为华野军事负责人,在豫东战役中表现出来的临机应变能力则充分表明他作为华东战场的军事统帅,捕捉战机和指挥大兵团作战的能力已经完全炉火纯青,是当之无愧、毫无疑义的军事家了。

之后,在济南战役筹备期,许世友并不在前线,而是在后方修养,粟裕已经完成战前部署,并且亲自到济南前线对攻城部队进行了部署,但许世友还在返回前线的路上,尚未完全了解具体情况,就开始对粟裕的部署提出反对意见,在粟裕复电说明情况之后,许世友仍然不服气,直接致电中央表达了自己的反对意见。

作为党员,向中央表达自己的反对意见自然并无不可,但大战在即,作为前线指挥员,却如此意气用事,当然是很不合适的。 所以,中央复电明确指出,济南战役的作战计划和部署是中央和华野指挥部商定的,不可更改,许世友才没话说了。 而在济南战役之后,山东兵团部队南下参加淮海战役时,许世友就留在了山东,担任山东军区司令员,没有参加余下的解放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