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流沙,落幕天荒地老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35浏览

一纸流沙,落幕天荒地老

飘过的流沙,像清风明月般的细雨。 深深落在那一纸情深似水的相遇里,雨落的冰冷,像忧伤的痕迹。

一字一幕一离一别。

散落在红尘中的深深浅浅,带着咋日的过往,滑落微语飘落指尖。 情深的彼岸,一路扮演者天荒。

以为时光不老我们不散,不知何时,你我竟是人海中相遇又擦肩而过的天涯过客,注定与你两两相望。 你说人生不必执着,过去的就应该像清风一样。 洒脱的散在曾经的美好里,我却始终认为。

一颗心停留在原地,是彼此最好的相守。   时光过去多年,很多事都在流年里,来来回回周而复始,年年如此。

人生的旅途,总是相逢相遇,相聚相散。 岁月的流沙总是一路风吹雨打,今此别年。 那些在时光中失去的。

那些在离别中聚散的,仿佛都在红尘的渡口。 早已风轻云淡纸落成伤。

  雨落的深夜,是一个人最容易想起往事的时刻,这个时候没有喧嚣。

没有人群的吵闹,只有自己一个人。

一颗心,一个世界。

静静的思绪者。 关于曾经所有的一切,刹那之间窗外的大雨。

如烟如雾,无声地飘洒在那,空地上的瓦砾堆里。 秋雨的到来,淋湿了地。

淋湿了房。

此时此刻,也淋湿了我的内心。

  深深的明白,这样的深夜。

一定还有千千万万的人。

像我一样未能入眠,或许都在想着自己的故事。

或许都在思索着自己的人生,年华落地,染指流年。 曾几何时。

那一场广阔的雪景,是你未曾路过的天空。 时隔多年,那一片时光的永夜,依然记忆犹新。

却一转眼己经是天涯一岸,那年那月。 一场刺骨的冬寒与那场飘在岁月中的雪花,在凄凉的夜空中落下。 散去的花开终究还是在渐行渐远中别了一地,花开花落。 来去无痕。

再见的是时光,再也不见的是路人,慢慢岁月,相逢是首歌绝唱到天涯。 相逢是首曲弹奏到缘浅。 曲终人散情深缘浅,花开花落曾几何时,仿如隔世一般,那年今日执着一往,记忆犹新却转眼已成永恒,这一路经历了,爱与恨错与对,岁月的流逝。

我不害怕这一路上有多冷,也不害怕这一路上有多凄凉,只要生命中。 还有一点余温。 我也会努力狂奔,直至旅途的下一个终点。   人生如梦。 梦如隔世。

当所有的幻梦醒来,一切都是匆匆流水。

如果人生是一场戏,我愿意随着这场青春,扮演到最后。

如果人海的彼岸,没有与你错过。 我愿痴心守候一场,与你的地老天荒,一直觉得,时光象一场雨。 飘落在每一个季节里,正如那份走在时间里的思念。

仿如细雨纷飞一般,落在了每一份岁月里。 时光,那棵离别树下,模糊的身影,言尽的沧桑,如流年一花开。

见证了我放在时光中的等待,有些情,总以为可以守到最后,特不知一场,突如其来的再见。 渐远了曾经所有的感动,有些人,甚至还来不及说再见。 就已经云淡风轻,天涯静好,有些人,虽然赶上了离别的脚步。 可面对彼此,曾经的朝朝暮暮,也是无言胜有言的场景,人生每天都在经历着,这样的事情。 正所谓人生的聚散,有人进来。

就会有人离开。 有人到中点,就会有人走到终点。

  流年如落在尘世中的古道,一渐落叶寒冬秋。

那一世,冰冻的雪月悄然离去。 那一别,死心的黄昏。 落下了帷幕。 雪过花开,言过微语。

那一年,你是我流年路上,风景中的独好,那一夜,你是我岁月中一路的歌摇。

绝唱千古,天荒地老。 情若是花开花谢,爱终究沧海桑田。 一纸流沙,一段过往。

风轻云淡,地老天荒,雨夜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