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天价学费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02浏览

第九十五章 天价学费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心中没了杂念,林宇也将曹柏当场是普通的匠人,之前的那股才华之气,也被他直接忽略。 主要是那望气手段时隐时现,他还真拿捏不准。 曹柏的心神全部放在了棋盘的雕刻上,令林宇惊讶的是,曹柏竟是不借助任何工具,笔直的线条在他手中,竟是直的有些可怕……“呼~”曹柏收功,满意地看着在他手中诞生的棋盘,眼中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他将那三十二枚棋子,也一并放在了棋盘上。 “林公子,可还算满意?”曹柏轻笑道。

林宇看向棋盘跟那三十二个玉质棋子,无论从哪方面看,都近乎是无可挑剔的存在。 质感自是不比说,这玉石也是上等的料子,三十二个棋子大小如出一辙,唯一的缺憾,大概就是自己写的字,有些不大完美。

“看来晚生以后要好好练字了……”林宇苦笑道。 “哈哈!”曹柏笑看着林宇,他自是听出了林宇话中的深意,无非是说,他的字配不上自己的技艺。

这拍马屁还带拐弯抹角的?不错!曹柏对林宇也是愈发欣赏了起来,但他随后想起了一件事,道:‘这象棋的棋谱,容某一观。 ’“好!”林宇十分干脆地从怀中掏出那本《教孩子下象棋》的教程资料,交给了曹柏的手上。 后者如获珍宝。

倘若这象棋真如林宇描述的那般,媲美围棋这门技艺,那他就是这世间第一个打造出响起的匠人。

“象棋真解……”曹柏眼睛顿时发直,光凭这名字,就让他察觉到了棋谱的不简单。 “基础知识,棋盘与棋子……”妙!曹柏越看越觉得经典,这本棋谱当真妙极了,极为通俗易懂,里面有棋子的介绍,以及专业的术语,什么马五进七,马四退五……结合棋谱中的图纸,一目了然。

“三十二子中,充满了无数的变数,围棋尚有无数种解法,有迹可循,然这象棋却是变数极多,开局的一个棋子走向,便可演化出无数种变化,这如同是行军打仗,智慧无限啊……”曹柏眼睛愈发明亮了起来,他发现这象棋似乎比围棋还充满了可玩性。 两军交回与河界,棋手便是运筹帷幄的将帅,发号施令,在小小地棋盘上一决雌雄。

“呼~”曹柏平复了内心的激动与震撼,看向林宇的目光都是微微变了变,实在难以想象,一个少年郎竟是会鼓捣出这种东西来,堪称逆天之才。 林宇笑看着曹柏,他早已经料到这一幕,圣文大陆没有象棋,但只要象棋的出现,就必定会让爱棋之人深陷其中。 围棋与象棋都起源于中国,流传千古,这便是汉族文化的魅力。

“需要晚生陪曹工对弈一局吗?”林宇看着这完美的玉质象棋,一时间也勾勒起了兴致,大夏娱乐活动太少了,无非就是文人士子逛青楼,花前月下。

林宇除了下棋外,还喜欢打麻将,斗地主。

嗯?日后或许可以推广下,这似乎是致富的一个捷径,反正规矩他来定,专坑有钱人。 “我不会……”曹柏蠢蠢欲动,但他只懂得大概的下法,以及大概看出这其中的无限变化。 可真要动手下棋,他却有些稳不住。 “晚生教曹工不就好了?来,来……”林宇来了兴致,不管曹柏有没有同意,便是自己摆好了棋局。 曹柏看到自己亲手打造出的棋子与棋盘,那阵列好的棋子,如同是两军对垒,他眼中迸射出神光,点头道:“来就来……”“输一局五十两银子。

”“就当是学费了,没问题~”于是……两人对弈,曹柏屡败屡战,而林宇则是笑眯眯地拿着纸笔纪录,短短不到半个时辰,看着那一纸的‘正’字,他快笑的合不拢嘴了。 林宇本来有些不忍心了,但曹柏却是叫嚷着再来,完全就像是赌徒的心性,说什么也要跟林宇大战三百回合。 越下越有意思,曹柏整个人都沉迷其中,但他天赋也极为不错,半个时辰后,曹柏竟然下的有模有样了。

战术不断变化,显然已经摸索出了门道,林宇不由高看了一眼曹柏。

……“我们不来了吧?”两个时辰后,林宇几乎不敢去看他私下做的输赢纪录,想提前终止两人的对弈。 他怕曹工输的连底裤都没……“才食髓知味,不过瘾,再来。

”曹柏压根不肯放过林宇,兴致勃勃。 “曹工这宅子多少银子购置的?”“包括地头,花了七八千两,怎么?”林宇身子一震,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咽了口口水,道:“要不以后再来?晚生还要早些回去,明日去给郡守祝寿……”“陈廷均六十了?”曹柏呆了一下,接着内心一沉:“好家伙,摆酒设宴连曹某都不知会一声……”这……林宇听到曹柏的话,后背冷汗直流,这匠人的来头似乎不小哇,难道真是文道修士?“那好,明日郡守府,你我再来……”曹柏同意结束对弈了,一脸的意犹未尽。 林宇松了口气,但想到曹柏可能是文道修士的身份,他竟是不敢开口要账了,悄悄地将账本给揉成了一坨。 “我输了多少把?”曹柏突然开口道。

啊!林宇怔了一下,笑道:“开玩笑的,曹工怎么能当真,银子就算了吧!”林宇将手心的那团纸揉的更紧了。

谁知曹柏陡然怒发冲冠,不悦道:“你当曹某是什么人了?愿赌服输,都说了算学费,赶紧将账本拿出来,某是看到你局局记了账的。 ”右手一点林宇手臂,林宇便感觉到手臂猛地一麻,如同遭了电击,手心的那团记账纸也滑了出去。 “哼,某不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区区几百两银子还是给得起的。

”曹柏拿过那团纸,慢慢地摊开。

这一幕,让得林宇更加慌了,刚才曹柏的那一手,竟是让他无法抵抗,体内的才气都没反应过来。 可想而知,曹柏……是什么身份了!林宇看到曹柏的眉头皱了一下,他的心也是骤然一紧,随后曹柏皱的越深了,冷冷地看了眼林宇。

“呵呵~”林宇干笑,又一次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某跟你下了两百五十局?”曹柏放下账本,额头满是黑线。 林宇很识趣地连忙摇了摇头:“应该没这么多……哈哈,可能晚生记错了。 ”“某记得只有五十局。

”曹柏用毋庸置疑的口吻说道,但随后却是老脸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