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心不在有缺巫医觉醒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4浏览

第473章 心不在有缺巫医觉醒最新章节

最后江寒在路边站住不动了,苏雨歆叫了他好几声都没有什么回应。

期初她以为江寒只是一般的愣住了,直到后来他身上升起了元神之力的感觉,苏雨歆才知道,江寒这是在突破元神境界。 为了不让人打扰到他,苏雨歆直接平抱着江寒离开了学校。 来到酒店开房的时候,那前台有点诧异,这种情况……要是两人互换一下位置的话,她估计不会考虑什么了,直接报警就是了。

但这一个女生这么抱着一个没有神志的男生来到酒店,她还真不方便报这个警,验明了身份之后,她就把江寒和苏雨歆放进去了。 在之后江寒一直在入定状态,苏雨歆也没有去哪,就一直呆到出来。

现在终于有时间询问一下江寒之前的事情了。

听完苏雨歆所述的事情之后,江寒也是有点发懵,他在犹豫要不要把自己看到的东西告诉苏雨歆。

不说,他又不想编别的理由来糊弄她,说吧,又怕她觉得自己是疯了,她当日也在场,但什么都没有看到。

“唉,我怕说了你也不相信,不过也无所谓了,实际上我自己也不知道那看见的到底是真是假。

”犹豫了片刻,江寒还是决定说出来。 于是他把那天在车站看到的事情完全给苏雨歆讲了一遍,即便是身为修士,但是对于这种神奇的事情,苏雨歆听到之后也觉得还是有点很意外。 难以想象,这是为什么,如果说是幻象的话,那有点不可能,平时往来那里的人应该不少,怎么就光是江寒中招了。

如果说不是幻象的话,为什么当时她当时也在场,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大概就是一种暂时他们还不能理解的事情吧,就像普通人的世界里是没有修士的,那修士的世界里有些未解之谜,也算是正常的。

“那你想起以前的事情了吗?”苏雨歆没有纠结江寒所说的到底是什么可能存在的。 “嗯,我都想起来了。 ”江寒点点头,以前忘了的事情,他全部都想起来了,一起找回来的,还有跟苏雨歆在一起的感觉。

就比如现在,那是种一种很神奇的心理感受,现在跟苏雨歆走在一起,他感觉跟之前完全就是不一样的,至于为什么他会有这种感觉,他是不清楚的。 因为他当初不知道这种感觉被带走了,现在也不知道那种感觉被还回来了。

“我感觉你跟几天前有点不一样了。 ”苏雨歆是元神修为的强者,那种冥冥中的感觉,她同样有些敏感。 “你也有这种感觉?”江寒也是有点吃惊,他自己心中的那种感觉,连他自己都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而苏雨歆竟然能够感觉得到。

“嗯,能感觉到,但我实在是说不出来是什么不同,很奇怪。

”苏雨歆微微点点头。 “是啊,我自己也说不出来那是什么。

”江寒叹息道,“到了。

”两人说这话,车子也一直在走,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来到了苏南寒山国际机场,苏雨歆直接就要乘飞机前往大诏洲。

到了那边她自然会联系宫宁,苏雨歆虽然跟她没什么交情,但是江寒跟他们关系算是不错,他已经跟宫宁说过苏雨歆的事情。

能够凭空多一个有大秘密的元神修士加入,还是有保障的,这种事情他们门派自然不会拒绝。 现在这个世道已经开始变化了,因为世界就要完蛋的这个事实已经慢慢流传在了修行界,现在门派和门派之间,个人和个人之间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微秒了。 如果世界到了最后真的没有办法能够拯救,那所有人都会一同逝去,但在那之前,如何保住自己,保住门派的基业,现在成了各大势力都关心的事情。 乱世之中,总有英雄。

因为天地规则已经不一样了,在在天地骤变之后,也有困在天机多年的修士成就了大道之修。 尽管那只是不完美的大道之境,但那也是确确实实的大道之境,成就了大道果位,自然就有大道之光护体,道光的存在,让大道修士超然于世。

龘龗让苏雨歆去封门山,不会是无的放矢,还说对她来说非常重要,在龘龗看来都能很重要的事情,那可能就真的是非常重要了。

至于那是什么,只要龘龗不说的话,江寒打死也不可能猜得到,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苏雨歆去了。

返回的时候江寒是一个人,这次并没有坐车,现在他真的是越来越适应修士这个角色了,找个背景的地方,直接拔地而起。 高空飞行,一会就回到了学校之中,现在江寒凝聚而来的元神之力还留在自己身体之中,现在他已经能够使用神识之力,只是有限制,一天只能使用三次。

因为江寒只是因为凝聚了元神之力才获得了这种能力的使用特权,但他并不是真正的元神修士,所以使用次数有限制。 跟苏雨歆选择不同,江寒付出了四年多的青春在这学业之上,不说以后能不能用上,起码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待。 于是江寒再次来到了系主任的办公室,这次他甚至没有进门,确认了他在里面之后,直接在远处使用了神识之力,修改了他脑中的一些记忆。 一个学生毕业这种事情,真的算不上什么,一句话而已。

做完之后江寒才满意的离开了行政楼,现在是真的没什么可以留恋了的,回到宿舍,灯没亮,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江寒因为性格关系,加上他那几个奇葩舍友他实在不能认同,所以关系一直也就很一般。 现在临了,他也没有什么感触,自己收拾好了东西之后,把大学的所有回忆,全部塞进了腰包之中。 关上宿舍门的时候,江寒的大学生涯就到了最后的几步,走出学校大门回头看了一眼,这就是最后一个动作了。 我想过无数种离开结束大学生活的样子,偏偏怎么也没有想到过,会用这样的方式。 江寒心中稍微有些感触,只是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他没有停下脚步,在还没有确定方向的时候,随便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