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婚穷十年”?别让彩礼致贫遮蔽年轻人的诗和远方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26浏览

“一婚穷十年”?别让彩礼致贫遮蔽年轻人的诗和远方

图片来源:网络年过半百的老张“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他给17岁的儿子找到了媳妇,几个月后就将迎娶进门。 让他开心的不单是家里又要添一口人,更现实的考虑是,“娶的儿媳妇人很体面,花的彩礼并不多。 ”老张是国扶贫困县甘肃省康乐县草滩乡农民。 当地很多农民仍在贫困线下挣扎,面对高额彩礼,要么举债结婚,要么迟迟结不了婚。 “一婚穷十年”,康乐农村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在宁夏西吉县等地,也存在高额彩礼导致的新的贫困现象出现。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这是当下很多年轻人熟知的歌谣。

但眼下,高额彩礼正成为新的“拦路虎”,拦住了一些农村青年奔向“诗和远方”的路,也拖了精准扶贫的后腿。

贷款送彩礼“这里的彩礼高得很,现在娶个媳妇要十七八万元。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见到老张时,一提起彩礼,他就不住摇头。 老张一家三口在草滩乡中心位置开了家小饭馆,家庭情况在乡里也说得过去,但即便这样,他仍然觉得彩礼有些吃不消。

眼看着儿子长大了,村里女娃少,他盘算着得尽快给儿子找媳妇。

年前,老张算了算全家的积蓄才意识到,尽管儿子还小,也必须尽快了——彩礼年年在涨。

“我的儿媳不是在本乡找的,是从临洮找的,临洮的彩礼便宜,我们就花了11万元。

”老张得意地说。

临洮县和老张所在的康乐县毗邻,近年来康乐彩礼行情上涨,普通人最高到20多万元,女方有正式工作的甚至过了30万元。 和老张一样,康乐部分人家想方设法从临洮找儿媳。 在康乐县,农民大都世代务农,农闲外出打工。 2015年该县农民人均纯收入为5524元。 这意味着,一个三口之家9到11年的纯收入总和,才能支付得起一份彩礼。 彩礼高企且年年增长,甚至迫使年轻人早早就“结婚”。 老张的儿子刚过17岁,在自家饭馆里帮工。 当城里同龄的孩子还在为高考拼搏的时候,即使没到法定婚龄,他已经要履行做“丈夫”的责任了——婚礼定在今年10月。

老张告诉记者,之所以这么早结婚,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彩礼增速实在过快。

“一年能涨一两万,可能今年十五六万,明年就十七八万了。

”在草滩乡很多村民看来,当地彩礼远高于外地,已是不争的事实。 24岁的杨军大学毕业后在乡上工作,去年10月结婚,只给了女方家6万元彩礼,大伙儿都说他“捡了个大便宜”。 “我们在学校谈的,她家是会宁县的,要得不高,我们商量着结的婚,双方都满意。 ”杨军解释。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杨军邻家的女儿去年刚在乡上工作,谈婚论嫁时,给男方家里开出了40万元的“天价”。

杨军觉得邻居有些“狮子大开口,把后半辈子的本钱都要下了”。

可邻居却反问他:“我姑娘有正式工作,一个月拿3000多元,一年也能给我两三万元,40万元要的多吗?”其实,草滩乡的彩礼也是近几年才“水涨船高”的。

开榨油坊的杨彦文说,他的儿子8年前结婚时,出了万元彩礼。 现在行情已经“涨得不像样子”,结婚前要小汽车,结婚时再要上十七八万元的彩礼。 据老张分析,草滩乡彩礼暴涨的主要原因是,近几年一部分人去外地打工,在青海、西藏等地承包了工程,收入颇丰。

赚了钱的人还是会回家乡找对象。 “他们每年回家也待不了几天,回来就要相亲,要是看上的姑娘,别人家给10万彩礼,他们就给15万元、20万元,只要尽快把事定下来。 ”除了“富人”提价的因素,农村男多女少的局面也造成了彩礼的攀升。

老张告诉记者,草滩乡的大姑娘比较少。 “高三有考不上大学的,才能去说媒,考上的都走了。 ”近年来,草滩乡的光棍现象越来越严重。 “一过30岁就相不上对象了。

”村民马大姐无奈地说,她的弟弟40多岁还没结婚,彩礼又这么高。 “有钱人能结婚,没钱人实在是结不起了。 ”因为收入有限,贷款送彩礼也成了当地村民的无奈之举。

杨彦文告诉记者,老百姓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有的只能贷款娶媳妇。

当记者询问多久能还清贷款时,他比划了一个夸张的手势:“娃娃都长得这么高了,结婚时的贷款还没还上呢!”“一婚穷十年,即使有点积蓄的都吃不消,家庭困难的是更雪上加霜,现在上上下下都在努力精准脱贫,其实就这一下就把人搞穷了。

”杨军感慨地说。 过高的彩礼成为新的贫困现象出现的重要诱因。 记者也了解到,在草滩乡,一些社会贤达人士注意到这一情况,在各种场合大力提倡理性看待彩礼,鼓励男女双方都讲求合情合理,否则不利于发家致富过日子,可效果并不明显。

彩礼负担之重,甚至成为当地楼盘的营销噱头。 康乐县城里,一幅印有“2万元盖不了房,2万元娶不起媳妇,2万元轻松得金铺”的露天广告煞是抢眼。 不远处,一则“精准扶贫是为了精准脱贫”的标语却清晰表明,脱贫仍然是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主要任务。

而因婚致贫现象的出现,正悄然蚕食着这个贫困县精准扶贫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