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位卑未敢忘忧国(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62浏览

第三百零九章 位卑未敢忘忧国(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卢俊义只在水泊梁山待了三日,便下山了。 卢俊义没再向李衍提出挑战。

因为没这个必要了。

杨再兴现在就可以跟他打成平手,未来必然要强过于他。 再说李衍。

虽说没真跟李衍交手,但仅那一棍,卢俊义就已经判断出来了李衍的力气要远远大于他和杨再兴。

而有这么大的力气,只要李衍的武艺不差,就不是他和杨再兴可以匹敌的。

一力降十会。 力大到了李衍这种地步,招式反而不重要了。

他们跟李衍交手,必将处处受制,十成的武艺可能连五成都使不出来。 此消彼长之下,他们是不可能战胜李衍的。 卢俊义感叹:“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兴许十几年后那个杨再兴也许能与大都督一战,我此生怕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在山上待的这几日,卢俊义又与孙安、王寅、李天锡等人分别比试了次,发现水泊梁山果然是卧虎藏龙,林冲的确连三甲之列都排不进去。 同时,卢俊义又受水泊梁山那种积极向上的氛围所染,差点直接投了李衍。

不过最后卢俊义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卢俊义隐隐感觉到,李衍可能有不臣之心。

如今大宋内忧外患,河北田虎、淮西王庆鱼肉百姓,西边的西夏、北方的金国和辽国虎视眈眈。 而朝廷又重视文治不重武功。 加之朝廷腐败,贪官遍地,国家积贫积弱。 以至于猛士奇缺。 在此背景下,卢俊义虽身不入官籍,仅是一个在野的员外,却位卑未敢忘忧国,以天下为己任,练就一身武艺,为的就是殚赤心报国建立功勋。

这也是为什么卢俊义中了吴用的计谋后被赚上二龙山而誓死不愿落草,还说:“生为大宋人,死为大宋鬼!”,可见卢俊义的正统思想之重虽然“大宋”并没有把他看到眼里,但他却对“大宋”一往情深。 可惜!卢俊义是不幸的,尽管他名震京师,当局者却偏偏不用他。 抚今追昔,不知有多少英雄豪杰、仁人志士,因小人当道,或埋没乡梓赍志以终,或走投无路浪迹天涯,或万般无奈奔投敌营,或遭到诬陷蒙冤受屈,或身陷囹圄惨遭杀戮,悲乎哀哉!然而,虽说“大宋”虐卢俊义千百遍,可卢俊义仍待“大宋”如初恋。

这样的卢俊义自然不能投效有二心的李衍。 李衍也并没有勉强,当然真实原因是李衍知道卢俊义跑不了。

总之,听闻卢俊义要下山,李衍没说什么就派朱贵代替自己送卢俊义下山,至于卢俊义依依不舍的将那匹玉麒麟(卢俊义骑的那匹白马)还给李衍,李衍也没说什么就收了回来,然后交给皇甫端好生看管。 不说送卢俊义下山之后,朱贵又返回水泊梁山主持寨中大小事宜,只说卢俊义离开水泊梁山之后甩开脚步星夜赶路,行了旬日,便回到了北京大名府。 此时,夕阳已经西下,城门也关了。

在城外客栈休息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卢俊义早早的便起了,然后直奔府城而去。 行不多时,一个头巾破碎衣裳蓝褛的年轻人突然闪出,然后紧走两步来到卢俊义身前,纳头便拜,道:“小乙在此已等主人多时了!”卢俊义仔细一看,此年轻人正是他的伴当浪子燕青,随即差异道:“小乙,你怎地这般模样?”燕青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然后就将卢俊义拉到一旁。 左右看看,燕青道:“那日我得了大都督提醒……”卢俊义打断燕青道:“你见过李衍?”听卢俊义问起李衍,燕青便将他去许贯忠家玩耍,碰到李衍,李衍点破吴用的把戏等事全都跟卢俊义说了。

卢俊义恍然大悟,心道:“我说李衍怎么知道我会打梁山泊过。

”不过,卢俊义随后又怒火中烧,道:“我不让你去三瓦两舍打哄,你却跑去双林镇玩耍,恁地贪玩,不顾家中,我养你何用!”卢俊义此行憋屈万分,不仅被吴用骗去千里之外被宋江等人捉上二龙山强行扣在山上三十多日,还在水泊梁山丢了第一高手之名,真是晦气到家了,好巧不巧的,燕青正好撞到了枪口之上,成了卢俊义的发泄对象!燕青忙道:“小乙知错,愿意受主人责罚,不过现在并不是说这话的时候,小乙从双林镇回到家中,正赶上李固那厮回来,那厮对娘子说:‘主人归顺了二龙山,屈居晁盖、宋江之下,坐了二龙山第三把交椅。 ’当时便去官府把主人告了。 如今他已和娘子做了一路,怪小乙不识趣,将小乙赶出了家门,更兼分付一应亲戚相识:但有人敢收留小乙,他便舍了半个家私,和其打官司。 因此无人敢收留小乙,小乙在城中安不得身,只得来城外求乞度日,且等主人回来,将这些事告诉主人,免得主人中他们圈套。 ”卢俊义大怒,道:“我的娘子根本不是这般人,你这厮休来放屁!”燕青道:“主人脑后又无有生眼,怎知谁是人来谁是鬼,且主人平昔只顾打熬气力,不亲女色,娘子旧日怕是和李固已有私情,今日碰到这千载难逢良机,自然顺势做了夫妻,行那苟且之事,主人若是回去,必遭他们毒手!”卢俊义暴怒,道:“我家五代在北京居住,谁不识得?那李固有几颗脑袋,敢做这般勾当?指定是你做出歹事来,被我的娘子和李固发觉,然后撵出了家,今日却恶人先告状反倒是先诬陷他二人清白,我现在就去家中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若真是恁地,必要你狗命!”燕青痛哭,跪拜道:“小乙冤枉,小乙没做过对不起主人之事!”卢俊义不听,大踏步的往城中走去!燕青一把抱住卢俊义的腿,哭道:“主人万不能回去啊,回去必受那对奸夫银妇所害!”卢俊义一脚将燕青踢翻,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城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