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学,人生中的第一次离别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23浏览

转学,人生中的第一次离别

毕业季,中班毕业的果哥,猝不及防的迎来了自己学业生涯中的第一次离别。

因为要搬家,果哥要离开陪伴他两年的老师和同学了,果哥还不曾懂得离别的忧伤,果哥在憧憬着新的学校,新的朋友,跟现在不一样的生活或许会很刺激。 入园仿佛还在昨天仿佛果哥刚上幼儿园就在昨天,一眨眼,果哥就要跟着爸妈一起适应新的环境,熟悉新的学校,认识新的朋友。 又要把新入学的路再重走一次了。 不过这次跟两年前刚上幼儿园的时候不同,果哥不再是三岁的小孩了,他是五岁的孩子了。 还记得果哥刚上幼儿园的时候,虽然幼儿园就在家边上,但是隔着一堵围墙,我们在墙外面担心,会不会听老师的话,会不会好好喝,会不会好好上厕所,会不会好好午睡,会不会和别人抢玩具,会不会嚎啕大哭,老师一下子要看管30个孩子能不能搞的定。 第一天独立上课的时候,家长们都放下手里的工作,盯着手机,期待着屏幕亮起,会有老师发过来孩子的照片或者视频。

想问孩子怎么样了,又不好意思第一个在群里问,怕在同学的家长面前丢面子。 忐忑的心情七上八下,终于有人忍不住在群里问,老师多发点孩子们上课的照片啊,结果也石沉大海。 原来,老师们上课的时候要专心看管孩子,不被允许上课玩手机。

怎样让老师多关注自己的孩子开学后不久,就是教师节了。

这个时候家长们跟老师还不熟,但是孩子要在老师的手下度过三年。 怎样才能让老师多多照顾自家的孩子呢?送点什么礼物呢?化妆品?卡?红包?最后还是老师的一封倡议书解决了家长的顾虑,学校让家长们不要给老师压力,收了你的礼,她们有可能会丢掉自己的工作。

后来由家委会统一为老师准备了一人一份鲜花,老师们把鲜花放在教室周边装饰环境。 所以,一直觉得公办幼儿园的老师真的像孩子心目中的天使,是她们帮助孩子们走好了人生中的第一步,照顾这些熊孩子们吃喝拉撒睡,教孩子们做人的基本礼貌,打开孩子们认识世界的第一扇窗。

多年以后,孩子们长大了,考上大学了、事业有成了,他会说我高中是哪个老师教的,初中是哪个老师教的,但是应该很少有人还记得,当年幼儿园是哪个老师教的了。

两年下来,幼儿园的老师尽心尽力,让孩子们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也学到了很多的东西。

爱哭的孩子慢慢的坚强勇敢了,挑食的孩子慢慢自主独立的吃饭了,胆小怯懦的孩子也慢慢融入小集体了,老师们会及时发现小孩的优缺点,跟家长沟通,优点进行鼓励,缺点大家一起帮助小孩子改正。 孩子们都健康快乐的一天天长大。

当然,如果你的孩子比较爱哭,那老师有可能会花更多的时间照顾他,这个经验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公立幼儿园的优势新闻里经常爆出某某幼儿园怎么样怎么样,但是公立的一般很少有这样的坏新闻传出来。

从领导到教职员工,有着应该恪守的师德,有着完善的监督管理体系。

果哥的生活老师就有一次让家长把被子拿回去洗了,但是忘记了及时让家长签字而被幼儿园批评过。 换句话说,不是真正的喜欢幼教这个职业,很少有人会选择到幼儿园任教;不是真正的喜欢孩子,真的坚持不了每天面对孩子们叽叽喳喳。

果哥小班的时候,有幸碰到了一个经验丰富的班主任,和她搭班的是一位刚毕业的小鹿老师,当初家长们还担心这位年轻的老师能不能镇得住孩子,能不能真的照顾好孩子,会不会干几天受不了罢工了。 毕竟现在社会上新入职的员工们都是动不动就心情不好辞职了,上个厕所上着上着就不回来了。 结果很庆幸,小鹿老师的青春洋溢带给了孩子们更多的活力,也更理解孩子的小心思、小脾气,孩子闹得厉害的时候就由班主任过来控场。

就这样,小鹿老师带着孩子们一起成长,中班的时候,小鹿老师变成了班主任,原来的班主任转为协助,再去教更多的小鹿老师。 这个爱的职业,是那么的无私,没有那么多的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顾虑。 公立幼儿园的供不应求所以,虽然一直抱怨杭州房价高,但是毕竟政府也确实投入的多,所谓的学区房也从小学变到了幼儿园。 要入离家近的公办,那要考虑当年的生源数、落户年限、园区容纳量。

果哥读小班的时候,原来的幼儿园容纳不了大量的新增入学人数,我们附近两个楼盘都从那个幼儿园的招生范围内划出去了,政府加班加点的新造了一所幼儿园,据说该园区还是借款建造的。

终于赶在开学季到来前造好了。

刚造好的园区有甲醛问题啊、师资问题啊等等,家长们又是一通闹腾,毕竟孩子们的健康是头等大事。 不过这一点,新建一所学校有教育局的规划,教学用具等都是放在统一地点通风的,学校使用的材料也是通过检测的,所以各位家长也可以放心。 毕竟现在二胎放开后,新增的学龄儿童爆表,还是要配合教育局的安排。

等到过几年,又会发现,边上的学习好多教室空置了,因为后来的人们生育的意愿在降低,新生人口数量在降低。 插班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从决定要转学的时候开始,果爸果麻就一直在忐忑,到底能不能插班成功,因为插班是需要原来在幼儿园就读的孩子要转学,空出来名额后,别的人才能插进去,同时插班也要看落户时间,落户早的优先录取。 所以,我们2018年11月就把一家人户口都迁过去排队了。 报名那天我一早过去,前面已经交了5份插班材料了,插班人数好像很多的样子。

我看到最上面的那一位孩子落户时间是2019年5月,跟他相比我还是有一点点优势的。 在焦急的等待了一段时间,终于接到了幼儿园的电话,新的幼儿园同意接收。 同时,果哥现在在读的幼儿园,总的教室是18个,因为前两年把周边无法顺利入学的孩子都招过来了,目前中班9个班,小班6个班,那么新的一届小班就只能招3个班。

按照人住户一致、落户优先原则,一家三口户口都在的优先录取,孩子和其中一个家长的户口在的,落户截止到17年年底,18年以后落户的就调剂到一个比较远的幼儿园了。 小区的群里顿时哀嚎一片,很多人奔着这个小区离幼儿园近才来的,之前有看到说只招三个班,但是想想有房有户总能上的,没想到也被调剂了。

其实,这几年一表生爆表的情况时有发生。 为了孩子上学的事情,做家长还是不能太佛性,要更多更全面的了解一些信息。 不然耽误了孩子的入学就麻烦了。

当然,也有选择一路私立到顶的家长们,私立双语贵族什么的,不在我说的这个范围内。

每一次的别离都是以后的宝贵回忆新的幼儿园同意接收之后,就要着手办理转学的材料。 跟果哥的老师联系,老师突然听到果哥要转学的消息,也是有点伤感。 或许相处了两年的老师们也会有一种亲手带大的孩子要送到别人家去的不舍吧。 老师们送给果哥几本书,希望果哥在以后的日子里勇敢坚强,快乐闪光。

小鹿老师给果哥的留言回忆了他成长的点滴,果哥以后大一点看到这段话,应该也会记得小时候耐心教导他的几位老师。

果哥的小伙伴也说果哥抛弃了他们,很伤心。 有些送来了小礼物,有些在果哥的留言本上画画作纪念。 人生的每个阶段都能交下几个好朋友,才是最值得珍贵的财富。 有相聚就有别离,每一次的别离都是以后的宝贵回忆。

人生的路还很长,接下来果爸和果麻要陪着果哥一起熟悉新的环境、认识新的朋友,一起往前走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果哥的转学,勾起了果爸年幼时频繁转学的回忆,想起以前有很多的朋友转学之后就断了联系,果爸最近也变得有点淡淡的忧伤,脑海里最近一直响起一首歌:漫长古道悠悠说不尽喜怒哀愁只有那骆驼奔忙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