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中国》为什么红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68浏览

《舌尖上的中国》为什么红

《舌尖上的中国》为什么红    一部纪录片红成这样,出乎很多人意料,包括总导演陈晓卿,他反复在公开或私下场合表示,《舌尖上的中国》于他而言,只是一部正常而普通的纪录片而已,他不赞成关于该片的溢美之词。

这在当下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创作态度,有事儿说事儿,不漫无边际,专注本职工作。 依我看,这也是“舌尖”的内在风格——实在。     《舌尖上的中国》,握住了时代命门,它把几千年中国人舌尖的滋味,做了一次泛泛的总结和考证。 又因它选取的角度既灵且巧,态度务实低调,就在隐秘的潜意识层面合上了时代节拍,击中了每个观众。 评价它的成功,不妨改孔子的“食不厌精”的一句话,叫“心不厌细”。

    曾经的中国人做足了“心不厌细”的功夫。

看看古人的精致生活,那真可以叹为观止的。

单说文房用具,笔格、笔床、笔屏、笔筒、笔船、笔洗、笔觇、水中丞、水注、糊斗、蜡斗、镇纸、压尺、裁刀……;(此处拓展延伸)现代人呢?以我此刻书桌为例,电脑、圆珠笔、即时贴,没了。     “舌尖”正是用其“心不厌细”的功夫,引领人在味觉上向更细处一步步地探掘,重拾我们曾有的静心、细心、耐心。 眼耳鼻舌身,色香声味触,每一项往细处探掘,都有太平洋一样广阔的境界,心不厌细,只看你能走多远。     只求温饱的吃,那叫囫囵吞咽,连咀嚼都顾不上,只能满足最基本的生存需要,这只是吃的意义之一,远非全部。

就如同喝茶,大茶缸牛饮仅为解渴,如果是品茶,选水选茶、凝神温杯这些都不说了,单是入口之后,舌尖、舌面、上腭、两颊……无穷细致的美妙等你体会。

    在眼耳鼻舌身的层面求细固然可喜,但如果不在此基础上继续前行,就是无谓之细。 正如“舌尖”一片,“舌尖”只是个起点,如果只停留在舌尖,那真是连美食的门还没入。 曾经听一个老茶人说苦,口腔感受到的苦不是真的苦,真苦入心。

借他这话来说“舌尖”,创作者们想说的,是入心的味道。     在匆忙而浮躁的当下,“舌尖”之细致,给我们展现了别样的内心。 这份“心不厌细”的精神,不唯美食如此,也不唯品茗如此,做事做人,均当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