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缘》第十五回 陈年旧事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1浏览

《团缘》第十五回 陈年旧事

  美琪在与婉婷约定的地方等婉婷,可是等了许久都没见婉婷到来,于是独自一人来到戏班找郑秋生,但郑秋生也正巧外出不在戏班,所以便无趣回到赵公馆。 她刚刚回到自己的房间时便听见吴妈在客厅叫美琪,说是有人找她,美琪高兴以为是司剑来找自己了,便匆匆跑了出来,但看见来者,先前的喜悦也烟消云散了,原来找她的不是别人,是表哥鹏城。   “表哥。

”美琪极不情愿喊了一声。

  鹏城也听出表妹话里的不悦,便打趣道,“怎么不欢迎我?”美琪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神情,“哪里有?”随后便问表哥找自己有什么事?  “听说舅妈同意你去戏班学唱戏?”鹏城明知故问。 美琪从楼上走了下来,随后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鹏城继续说道,“如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美琪的目光始终不敢正视表哥,忙说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两人本来就话不投机,闲聊了几句便不知该说些什么,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你是不是在等司剑?”鹏城突然抛出了这句话,这也是他虽然心中知道却更想从美琪口中得到的答案。 美琪也没想到表哥会突然提出这个问题,她的目光一下就聚在了鹏城的身上,心中倍感疑惑:表哥是什么知道我等司剑的事?但她也没有质问鹏城,随后目光又散开了。 鹏城已从美琪的表情中找到了答案,他笑了笑说道,“你不用等了,他来不了了,不去我送你去戏班吧!”  “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他来不了了?是不是你对他做了什么?”美琪一连问了三个问题,足见她心里是多关心司剑。

  “表妹!”鹏城心里有些醋味,她没想到他在表妹心里竟是如此不堪,“你知不知道你每一个问题都是一把刀,无情伤害我!难道说表哥在你心中就是如此不堪!”  “我……”美琪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嫌弃我!”鹏城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真希望我们能回到从前!那样就没有你现在的嫌弃,你就一直喜欢我,跟我在一起!”  “表哥,请原谅我一直以来对你的误解!”美琪平静说道,“我并不是有意伤害你。

但是你知道吗?时间能够改变一切,但我对你的感情从小时候的依赖而产生的不是爱而是一种仰慕;而现在我对你仰慕却是一种相互间的信任!”  “信任!?”鹏城仿佛是在自言自语,“我们从小至今生活了十几年,难道就只是建立了一点点信任而已吗?可是,你与司剑只相识短短数月而已,却口口声声说你喜欢他!”  “如果这就是我们的感觉,不如放手,何必伤害,也许我们只能做兄妹!”美琪平静说道,仿佛走在自言自语。   且说郑秋生见婉婷迟迟没来便亲自赶往周公馆。

郑秋生来到周公馆时也没有找到婉婷,他在仆人的招呼下在客厅坐了片刻。

正欲起身离开,这时只见刘晓玲满脸愁容淋着细雨走进客厅,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刘晓玲见客厅有一位陌生的男子,便问是什么人?郑秋生一眼便认出眼前的人便是婉婷的母亲,便把来意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刘晓玲听说是戏班的名角郑秋生,先前的愁容烟消云散,高兴说道,“原来是郑先生呀!这两天婉婷一直在我面前提起你!有时间一定去戏园捧场。 ”临别前郑秋生告诉周太太,他明日会在戏班等婉婷。

送走了郑秋生,刘晓玲心事重重上了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为什么会淋着雨回来?更为什么心事重重?  直到吃饭时周其昌还淋着小雨归来,刘晓玲见他回来,也没有心情吃饭,放下碗筷上了楼,随后便传来一声重重的关门声。

周其昌也看出妻子的心里装着事,也随后上了楼。   周其昌轻轻来到卧室,忙问刘晓玲发生了什么事?刘晓玲只是瞪了他一眼,也不言语。 周其昌见妻子如此举止,心里更加着急,一直追问发生了什么事?  沉默了一会儿,刘晓玲终于开口了,“你见着金凤了?!”  “是呀!”周其昌脱口而出,话音刚落便觉得不妥,立即纠正道,“金凤?金凤是谁?我不认识!”  “其昌,你还打算骗我到什么时候?”晓玲问道。   “我没有骗你!我不知道你说什?”周其昌还想把这个秘密掩饰过去。   “你不用再瞒我了!”刘晓玲说道,“今天的事我都看见了!”此时周其昌还顿时明白,“你跟踪我!?”  “这还用得着跟踪吗?”刘晓玲伤心说道,“自从上次你碰见那个叫瑞芳的女人后,每天都往赵公馆附近逗留!我刘晓玲不是傻子!”  “晓玲……”周其昌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晓玲打断了,“周其昌,你都瞒了我二十年,你居然搂着我睡觉,心里却想着另一位女人!”  “那已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周其昌辩解道。   “二十年前的事?”刘晓玲伤心说道,“你却面对着我思念着她整整二十年!没想到我只是她的替代品而已!”说着说着潸然泪下。

  事到如今,周其昌见什么也瞒不住了,于是便把他与金凤之间的事一五一十道了出来,可他始终还是没有说出他与金凤之间有私生子的事。

听了周其昌的话。

刘晓玲还渐渐收住了眼泪,“可你应该早点把这件事告诉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骗着我,我心里有多难受吗!”  “我担心说出来你会更难受!”周其昌担心说道。   “以后你可不能再与她往来了!”刘晓玲说道,在爱情面前人人都是自私的。

  “好的!我以后不会再与她往来。

”周其昌安慰道。   周其昌哄住了刘晓玲就一起下楼吃饭,正在这时周司剑与周婉婷赶回来。

刘晓玲便把今日郑秋生的事给婉婷说了一下,婉婷这时还想起今日之约,又立即给美琪打了电话,约好明日两人一起去戏班。   [周其昌与金凤的陈年旧事渐渐被揭开,刘晓玲作为周其昌的妻子,真的会如此轻易原谅自己的丈夫?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