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书协专家:这大草只是毫无节制的连线,此病不除难以进步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54浏览

	中书协专家:这大草只是毫无节制的连线,此病不除难以进步

特约评改人:钱玉清林君义作品评语:▼古人留给我们的大草、狂草资源是极为有限的,较之篆、隶、楷、行、小草来说,真可谓判若天渊,这不能不说是书法史的一大缺憾。 现当代,喜欢大草、狂草的人数急增,同时,资料的匮乏又给我们的学习造成了很大困难。

有些初学者缺乏客观的认识和正确的方法,往往会深陷泥潭,加之缺乏必要的自救措施和及时的良师点化,导致数年甚或数十年举步维艰,趑趄不前,此类人群不在少数,该作者也许就是其中之一。

君义行草中堂规格180cm×96cm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

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

北极朝廷终不改,西山寇盗莫相侵。 可怜后主还祠庙,日暮聊为《梁甫吟》。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

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余杯。

从该作情况来看,作者用心大草匪直(不只)数年,径取张旭《古诗四帖》,挥运流利,点画清朗,已有较娴熟的表现。

然当前作者的瓶颈有二:一是对张旭《古诗四帖》理解不深。 很多人初涉《古诗四帖》,往往会被它连绵的表象所吸引,殊不知它尤为可贵的是开张的气势,流动的气韵,古雅的气息;丰富的字构,奇崛的章构;劲涩的线,劲健的点;以及矛盾、对比关系的处理。

作者疏忽了对《古诗四帖》多角度、全方位的关注、通释,作品尚欠缺大草应有的审美意象,毫无节制的习惯性、机械式的连线是该作一大弊。 二是取法过于单一。

我们学习书法,一定要研究、遵循大规律。 从该作传递出的信息判断,作者主要取法《古诗四帖》,基本没有其他帖系参糅,此类学习方法对初学者当然不失为一种良策。 但问题在于,历观古今,环顾周遭,很少或基本没有哪位书家仅靠穷通《古诗四帖》而名标书史。 故此,建议作者在学习《古诗四帖》的同时,应穿插学习张旭《肚痛帖》《疾痛帖》《千字文》《李青莲序》等帖,以及怀素《自叙帖》、王羲之《大观帖》等,融参互鉴,通化熔铸,方为达道。 钱玉清示范作品行草中堂规格180cm×90cm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 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余杯。

经典解读张旭《古诗四帖》中的“难”字解读■钱玉清《古诗四帖》是不可多得的大草、狂草学习模板,是张旭众多传世作品中最具代表性和最为历代所推崇的法帖,没有之一。 该帖跌宕恣肆,峻伟天放,气势闳阔,不可方物,是张旭草书的巅峰之作。 因无书者款识,错谬多,且与张旭其他法帖风貌上的差异等原因,真伪之辩,争论不休,但摈弃斯议,它的历史地位、艺术价值和对后世的影响都是无可取代和极为重要的。

(传)张旭《古诗四帖》中的“难”字《古诗四帖》应为长锋且弹性较强的笔毫所书,拟领略“草书是线条演绎的艺术”,宜乎从《古诗四帖》开始。

“难”字(如图)是该帖最为精彩的单字之一,通体行云流水,映带自如;起承转合,无懈可击。 有人说“草书最难的是连”,此话说对了一半,其实最难的是连中有断,断中有连,似连非连,似断非断,忽连忽断,若断还连。 “难”字第一感觉是钩环盘纡,笔笔相连,细观不然,其间有三处明显断点:一是上部二点牵带处的提笔飞断;二是二点与长横之间的换锋巧断;三是左下部直竖后的顺势急断。

周星莲《临池管见》有论:“古人作书,于联络处见章法,于洒落处见意境。 ……所谓‘状若断而复连,势如斜而反正’者,妙于离合故也。 ”由此,我们发现,该字线向的多姿组合也是其精彩关捩,特别最后一竖的大幅度倾斜,起到了打破旧规、启动局态、调节平衡的作用,使人叹服于作者超乎寻常的造势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