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万剑朝宗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84浏览

第1014章 万剑朝宗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焱魔绝狱杀!?”天空一片炽烈,在那青红火球之中,传出赤疯贤嘶吼的咆哮,充满了一种肆虐的狂暴。 对面,秦墨眯着眼睛,全力展开,探查那可怕火球中的情景,却是被一片青红焰气阻拦,无法渗透进去。

真是一件圣器,且是与火妖灵体相互契合的可怕圣器!一瞬间,秦墨有了这样清晰的判断,他却是紧了紧手中的剑,缓缓调动体内的真焰。

“喂,子,你真的要战吗?”银澄问道。 “都到了这一步,为何不战?身为武者到了这一刻退却,会形成心魔,对以后的武道有极大的阻碍。

”秦墨平静道,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狐狸愣了愣,没有话,它知道这少年心智深邃,平素极懂得变通。 但是,有些时候却有一个底线,一旦触及绝不会妥协。

而身为一个剑客,面对一个同辈对手,若是就这样后退认输,依照银澄的了解,秦墨是绝不会允许自己这样做的,或者,身为斗战圣体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这种体魄中流淌的血液,一旦激战意,就一定会战斗到底。

“那就战吧。 本狐大人到时以护你周全。

”银澄这般道。 秦墨笑了笑,笑容泛着一丝柔和,他实则有一个重要的理由没有,前世的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能站在一方大域的舞台上,与同辈的绝世奇才对决。

在前世,这只是一个虚无的幻想,如同气泡一样,刚刚滋生,就被风儿吹破。

这一世,他站在了的顶点,已是战到了这一步,又怎会退却?那一个男儿不轻狂,即使两世为人,智慧通达,但站在了这里,心中燃起曾经的奢望时,又怎会退却?“战吧!?”一声轻吼,秦墨挥动,抖出一串剑花,铿锵一声,佩剑已是归剑。

他一步迈出,做出拔剑之势,这样的姿势令人错愕。 外城的连绵山峰看台上,众多强者错愕不已,他们自是知晓拔剑术,但是,却罕有听闻,哪一种拔剑术能够跻身天级,能与如此状态的赤疯贤抗衡。 难道,秦墨已是技穷?许多强者已是了解到秦墨的来历,想到这少年的出身,只是来自一方战城,底蕴终是浅了些,能够走到这一步,已是惊世骇俗。

想要修炼一门惊世剑技,来抗衡此时的赤疯贤,恐怕是难以办到。

这种拔剑术,攻守兼备,一旦不敌,能够立时退避,这少年已是做好了败北的觉悟吗?这一刻,众多强者皆已认定,这一战已是即将失去悬念,秦墨展现的战力,确实撼动了赤疯贤的不败金身。

可是,到了这一刻,局势已是无法扭转。

砰!就在下一刻,一道沛然莫御的剑势冲起,秦墨身上的剑势不断暴涨,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天空中,一股剑意磅礴如海,席卷了整个巨城,而后响起无数叮叮叮叮……的脆响。

外城,内城,凡是圣级以下的剑手,其佩剑竟都是震动起来,欲脱鞘而出。 众多剑手皆是色变,这是怎么回事?他们的佩剑竟是不受控制,似要横空掠起,直飞天际。 即使是圣者级的绝世剑客,其佩剑也在微微颤抖,被其主人以绝强的剑意禁锢,才停止躁动。

万剑朝宗?!有人惊呼,也有许多剑手勃然色变,意识到怎么回事,这是剑意太过磅礴,引动了这片区域的剑灵共鸣,乃是剑器之灵对最纯净剑意的向往。 只是,想要引动这样的异象,单凭剑道造诣的精深是无法做到的,需要自身剑意的“纯”!剑道上有一句话舍剑之外,再无他物!这是剑道的至理,但是,却是一个相对的至理,因为,世间万物皆无绝对,想要真正做到舍剑之外,再无他物,实是太难。 只能在一个相对的境界中,做到了这一点。

而此后,有剑道先贤提出,所谓的“舍剑之外,再无他物”,应是指剑客剑意的“纯粹”。

唯有剑意至纯,才能吸引剑器之灵,引万剑朝宗之势。

秦墨,这个少年难道达到了这一程度……轰隆!天空中,轰然巨响爆,那团青红火球爆开,冲出一具庞大的身躯,全身布满焱红的角,犹如从极焱地狱中冲出的焱魔。 一瞬间,青红色气流肆虐纵横,覆盖了大半的天宇,将秦墨的身影湮没。 此时,秦墨的心境在一瞬间,跻身一种玄妙的层次,明明是在战斗的最危急时刻,他却想起了当日,在千元宗的宗主峰,与黎枫雪行一战,他身体控,由那个剑道意志,施展的情景。

“似乎,就是这种感觉了……”刹那间,体内磅礴无边的剑意竟是平静下来,明明爆出如怒潮的剑势,身体内的剑意却是越来越平静。 这种情况,就如一片磅礴大海,即便飓风掀起狂潮,在大海深处,依然是平静的。 “原来如此,剑意如海,方能滔天!”霍然间,秦墨眼眸圆睁,瞳·孔中的“卐”字流转,从未像这一刻般清晰,他没有凭借,就清晰看到那具巨大焱魔袭来的轨迹,无比清晰。

嗡!剑锋出鞘,剑光滔天而起,化为一道剑鸿斩过天际。

这一剑的锋芒,令人难以形容,仿佛在这一刻,天地间一切都失去了颜色,只有那一剑的光彩。

这一剑,才是真正的!这一刻,秦墨也才真正明了,那神秘的剑道意志要告诉自己的,到底是什么剑道至理。

体内的真焰也在此刻,流转如漩涡,朝着体内一个方向涌去,而后“轰隆”一声,轰鸣声在秦墨脑海中响起,身体中一扇神秘的门洞开。

体内的“天地之桥”,在涌动的真焰、剑意冲击下,形成了一个周而复始的循环,秦墨颠顶处一道光轮乍现,形成一个光轮漩涡,疯狂吸收着四周的祖脉地气。 此时,随着这一剑的斩出,秦墨身上的气机不断攀上,在这一瞬间,踢开了禁锢已久的境界,迈上了更高的层次。 天境!?这股气息刚一出现,整个外城的无数强者皆是变色,在这样的战斗中突破了?这个少年简直不让别人有活路啊!诚然,战斗中突破的先例比比皆是,但是,在战斗中突破天境,那又是另一回事。 这是传层次的一个分水岭,一入天境,就如同踏足云端,俯视众生。 尤其,如秦墨、赤疯贤这样的魁级怪物,一旦跨越一个大境界,其战力会直接飙升。 难道,这一战还有变数……无数强者心中,产生这样的疑问,目睹那道剑鸿划破天际……下一刻,剑鸿斩过,那具焱魔表面的熔甲寸寸龟裂,在无边的光辉中,熔甲崩散开来,重新化为一个赤红王座,托住赤疯贤坠落的身躯。

王座上,显露出赤疯贤的本体,是一个人形模样,身躯瘦削,半躺在赤红王座上,一双红目瞪视秦墨,充满了不敢,以及不屈的战意。

对面,秦墨一剑挥出,身上气势急剧减弱,和“血气沸腾”的双重施展,对于身体的负担实在太大,这种消耗绝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若非斗战圣体开启到第七层,秦墨刚才战到一半,恐怕就已是油尽灯枯了。

不过,随着突破至天境,源源不断的祖脉之气从颠顶灌入,迅补充秦墨的损耗。

虽然身体无比疲倦,秦墨估摸了一下,还有再战之力。

“赤疯贤,还要继续吗?我还能奉陪一轮……”秦墨开口,声音有些沙哑,却并不是那么虚弱。 外城无数观战者哀嚎,还……,还要打吗?这子还没到极限吗?“能够战胜火妖灵体,你很强,子,这一战,你赢了……”赤红王座中,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这是这件圣器的器灵,代替赤疯贤承认这一战的败北。

吼……,赤疯贤一声低吼,无比不甘,想要挣扎着做起来再站,却是跌坐下去,没有余力坐起。 这一幕,已是等于宣告,之战的冠,到底是谁。 来自西翎战城·秦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