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猎艳 第34章 你在干啥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2浏览


乡村猎艳 第34章 你在干啥

桃子擦完了上身,拧干了毛巾擦干身上的水珠,然后就开始洗着下边,想着那里面大狗流了不少东西,虽然最后都出来了,但心里还是觉得没出来完,仔细清洗着里面,在洗的时候,手指伸到了那里面,觉得还没有摸着那个肉芽舒服。 桃子洗完了,站起身来,光着身子从包里取出孙红梅给她买的那两件裙子,先穿上了那条白颜色的,套在身上觉得轻飘飘的,像没穿衣服一样,看着自己下身,小肚子那一小片绒毛都能看到,笑了一下,又换上了另一条裙子。

这条裙子领口开得很低,就像那种一字肩样式的,等她穿上以后,就感到这裙子不适合她穿,领口的下沿到了肉球那儿,肉球的少一半都露出来了,桃子看了一下,心想到,在这农村她要是把这裙子穿出来,那还不让人看美了,这衣服只怕要压柜底了。 桃子把这件裙子脱了下来,和那件白色一起叠好了放进柜子里,光着身子在地上走了几步,然后就上了炕钻进了被窝,把被子拉到肚脐眼那,把两个肉球露出来。 桃子靠在墙上,乱七八糟想着事,那边的二狗还在小洞口那儿看着桃子,刚才的眼睛主要看着她的下身,这次眼光就一直停留在她的肉球上,桃子的肉球动一下,他的心随之跟着动一下。 正当二狗全神贯注看着桃子的时候,贾彩兰把二狗的门推开了,屋里很暗,她隐约看见二狗站在木板墙边,叫着:“二狗,你把灯拉开,这么黑的啊?你在那干啥?”二狗吓得差点魂都没了,用手捂着那个小孔,说道:“妈,我没干啥,你有啥事?”贾彩兰说道:“你把灯拉开,我在你房内找件东西。

”二狗急忙说道:“哦,那你先出去等一下,我没穿衣服。 ”贾彩兰笑着说道:“你跟妈还这么害羞的?那好,我在门外等一下,你快点。 ”贾彩兰迈进房间内的腿又收回去了,把门闭上,二狗急忙把那个小木塞塞进那个小洞上,上炕钻进了被窝,抬手拉亮了电灯。 二狗说道:“妈,这下你可以进了。

”贾彩兰进来,在房间的拐角翻了一下,最后拿着一件衣服出去了,给二狗拉上房门,二狗急忙关上灯,这时候他才长出了一口气。

二狗刚才高挺的东西,在他妈推门进来的时候,吃了惊吓,早已经软塌下去了,他笑了一下,心说道:“你也是个胆小鬼啊?被我还胆小。

”二狗还想看看桃子,就下了炕,先把门关紧,然后就到了那个小洞口,取下那个小木塞,把眼睛贴上去,这时候桃子已经把整个身体盖在被子下了,只能看到桃子的头,他失望地把小木塞放进去,上了炕睡觉。 到了第二天,二狗还在炕上睡着,贾彩兰就在外屋叫着:“二狗,快起来,去地里锄草。 ”二狗翻了个身爬在炕上,都囊了一句:“人睡得正香,让你给叫醒了。

”贾彩兰过来推他门,没有推开,在外边说道:“快起来,一会地里就热了,趁太阳还没出来,多干点活。 ”二狗没办法,只好坐起来穿衣服,不高兴地说道:“知道了,催命鬼。 ”二狗出了屋,揉了一下眼睛,桃子已经准备好了吃的,二狗洗过脸,给馍里夹了一点菜,就拿了门口的锄头出了屋。

桃子在屋里找了一下,还想找到一把锄头,可是没找到,问道:“妈,咱家还有锄头吗?”桃子在家里没找到锄头,就问贾彩兰家里还有没有锄头,也想到地里去锄草。 贾彩兰说道:“还有一把,不过锄把掉了,有二狗去地里,你就别去了吧?”桃子说道:“我在家里闲着,还不如去地里干点活,早点把地里的草除干净了,二狗就能干其他事了。 ”贾彩兰说道:“说的也对,你去你生过嫂子家借一把锄头,她家地里的草锄完了。 ”桃子嗯了一声,就出门去了。

二狗手里提着锄头,懒洋洋地出了村子,黑子跟在他身后,山里的地都是坡地,而且都是小片片,不像山外的地一马平川,收成也没有山外的地好。 山里的地少,就把土地看的很金贵,能种上庄稼都种上了。 二狗和黑子走了一阵,就快要到了自己家麦地的时候,二狗看见了花子在不远处,身下吊着两排**,像个荡妇一样看着黑子,黑子看见它就走不动了。 二狗奇怪,花子咋会在这呢?他正在疑惑,看见几步远二癞子撅着屁股爬在草丛里,想着这家伙在这弄啥呢?就过去在他屁股上踩了一脚。

二癞子急忙爬起来,捂着自己的下身,正要发火,见是他就又陪着笑,小声说道:“二狗,你干啥来了?”二狗没好气地:“我还问你爬在这弄啥呢?装鳖啊?”二癞子讨好地说道:“二狗,你声小点,我让你看一件好东西,保证你没见过。

你朝那边看!”二狗顺着二癞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远处一个女人蹲在那儿大便,白花花的大屁股正对着他们这儿,隐隐约约能看清是娟利,她的小孩用绳子栓在一棵树上。

二狗不看这个还好,一看这个气不打一处来,照着二癞子屁股就踢了一脚,大声骂着:“你这个下三滥,一天就爱弄这没名堂的事。

”娟利听到了大狗呵斥二癞子的声音,知道了咋回事,急忙擦了勾子提上裤子,拿起锄头锄地,慌乱的把几棵麦苗都锄掉了。

二癞子哭丧着脸说道:“二狗,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你几天就换一个女人,可我他妈的一年到头到闻不到女人味,你就知道欺负我。

”二狗举起拳头生气地说道:“你还说,看我不捶扁你。

”二癞子急忙离开二狗,看见黑子围着花子,给它骚情,就过去踢了黑子一脚,说道:“你个下三滥,一天就知道缠着花子,以后要是让我看见你在给花子骚情,看我不剥了你的皮!”二狗大喊了一声:“二癞子,你皮松了?还不快走。 ”二癞子这才带着花子气呼呼地走了,黑子看着花子摆动的屁股,还想跟过去,二狗呵斥了一声,黑子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二狗到了自己地里,准备锄草,一看这么一大片地,头都要大了,但也没办法,只好弯下腰来锄地。

二狗正百无聊赖的时候,听见了桃子的声音,站起来顺着她说话的方向看过去,桃子肩上扛着一把锄头,正在跟远处的娟利打着招呼。

桃子笑着说道:“娟利,你来的这么早的,到底是勤快人啊。

”娟利提高声音说道:“桃子,你咋来了?你都是福人,也能下这苦?”桃子说道:“啥福人不福人的,咱是个农民,还能不下地劳动,那还不让人家把咱吃了啊?”二狗看见了桃子,就高兴起来了,有她陪着他一起来锄地,他全身就有使不完的劲。 桃子和娟利说完话,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