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93浏览

第726章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那个……”待立花键太郎和荒垣渚所驾驶的车子彻底消失后,泉理子转过身,看向此时并未隐去身形,或者说还没有隐去身形的钟图,脸上的表情欲言又止。 “你想我跟过去看看?”钟图闻弦而知雅意,何况以他现在的水准,一些类似读心术般的浅层脑波感应手段也是拥有的,所以没等泉理子说完,钟图就点破了她的心思。 “恩,可以吗?”泉理子面容忐忑中带着期待的询问道。

“如果你肯答应我以后好好训练,并将我教给你的技术毫不收敛的在公共比赛中使用出来,我就答应。

”钟图没有废话,直接毫不客气,或者说毫不近人情的要求道。

“这……”泉理子愕然,接着又迟疑起来。 迟疑什么?自然是钟图口中所提到的技术。 那种可以打出火流星,打碎地面直接制造出冲击凹陷,打到人身上必然会带来伤亡的可怕技术。

之前钟图一直没提过这方面的事情,她也就没有多想,现在看来,自己终究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泉理子满面纠结,半天说不出话来。

至于其他人,更是不敢插入泉理子和钟图的对话中。 毕竟钟图不是一般人,虽然最近一段时间接触下来感觉貌似并不可怕,挺平易近人的,但到底和他们这群普通人,乃至未成年人有着根本上的不同,鬼知道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冒失给人家惹烦了,然后把自己给喀嚓了?反正人家实力强大,事后不怕警察追,自己可就倒了血霉,死了也成白死,还找不到地方说理去。

而也知道泉理子担心什么的钟图也没有强逼,又紧接着补充了一句“放心,我的目的只是想改变这个世界的羽毛球的竞技状态,让它往更高次元和更高维度进化,并没有要伤害什么人的打算,所以我之后交托给你的球技最多会有一些华丽的效果而已,杀伤力方面肯定是要有所限制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同意。 ”泉理子想了想,点头答应了下来。

还是那句话,被钟图选中的她没有太多的反抗权利。 既然后者现在已经给出了台阶下,她要是再不接着就真心有些不识抬举了。

何况,这对原本没有任何承诺的她来说已然是个不错的答案了。

如此再加上还能保护好友荒垣和立花教练的安全,帮忙找到绫乃,她实在没有任何理由再去拒绝。

“那好,你们先回去吧,我们回头见。 ”说完,钟图走出队伍,渐渐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呼……虽然已经尽量再习惯了,但压力还是好大啊……”待钟图离开之后,天性洒脱乐观的海老名悠长出口气,有些心有余悸的叹声道。 其他人无言,默默对视一眼,跟上羽毛球部的顾问老师太郎丸美也子,一同离开了神奈川体育馆,朝着各自的家移动而去。 ……半晌之后,立花键太郎所驾驶的车子来到了市中心一家外边摆放着不少花篮,一副盛大开业景象的建筑楼前。

在附近找了个可供停车的空位将车子停下,便带着荒垣一同朝建筑楼内跑去。

速度很快,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还有什么其他人的存在。 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办法注意到。

所以等到他们抵达会馆内部时,却依旧没有发现钟图的存在,不知道他的到来。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立花键太郎找到场中唯一的相熟人士——每部运动漫画中都会出现的体育类杂志社的记者,松川明美询问道。 “正如你看到的,在进行比赛。 ”梳着一个侧髻弯法的松川明美随口回答道。 就如她说的一样,场中正在进行着一场看起来颇为正规的羽毛球比赛。 双方正在打第一局,比分还在10分之内进行僵持,但选手却大有来头。

就比如其中一人,就是来自大陆的天才羽毛球选手,罗小丽。

周围是岛国国家队的一些羽毛球手,还有岛国境内各大正式媒体和体育杂志的记者,以观众的形式观看着罗小丽和羽咲绫乃进行的比赛。

是的,场中罗小丽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立花键太郎他们所要找的目标,羽咲绫乃。 只是也不知道是因为今天比赛过多,体力消耗过大的关系,还是罗小丽的羽毛球实力过强,场中的羽咲绫乃的表现并不如她在县大会预选赛上的表现那般犀利,被对方压制的很辛苦,进而被对方率先将比赛带入了中场节点。 “中场休息!”立花键太郎找到机会,连忙冲进场找抓住绫乃的肩膀,劝说道“回去吧,跟主办者说,结束这场比赛。

”“没关系,别阻止我。 ”然而绫乃却是不领情,睁着可怜兮兮的大眼睛,虚弱而坚定的说道“要是不获胜的话,我就没办法见到妈妈了。

”那种样子,有种非常病态的感觉,与她平日里的表现很是不符。 立花键太郎见状大怒,冲着看台方面大声喝喊道“是谁!竟然让小孩子这么乱来?!”然后下一刻,一道声音响起,传进了场中“本人都已经说不在乎了,你又何必阻止她呢?”一个高大的身影随之出现,站在看台的一角,居高临下的看着场中可以说是正在扰乱比赛的立花键太郎。 其不是别人,正是他们此时所在的这栋体育场馆的所有人,来自欧洲的原奥运会冠军,四此全英羽毛球公开赛冠军,同时也是国际羽毛球联合会(bf)的现任特别顾问,有着丹麦之魂之称的维戈·斯皮利特·克尔邓郭尔。 “好了,请你们接着打球吧。 ”见立花键太郎被他的身份震住,老头,也就维戈再次说道。 语气平静而舒缓,充满了高高在上以及藐视群伦的态度。 “不好意思,我手下的某个孩子对那个孩子的情况很是担心呢,所以可不可以请你结束掉这场比赛呢?”然后就在这时,又一道陌生的声音紧接在维戈老头的话语之后,自场中响了起来。

“或者,由我来陪你的人打?”“什么时候!?”维戈一惊,身体僵硬在了那里。

“钟图先生!”荒垣和立花键太郎不可思议道。 “钟图?”松川明美眨了眨眼睛,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