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12%的城市正在收缩,这对未来经济意味着什么?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96浏览

中国有12%的城市正在收缩,这对未来经济意味着什么?

  尽管发改委近期才提出了“收缩型城市”的概念,但城市收缩却不是这几年才有的,而是一直跟城市进化相伴相生。 可以说,人类城市进化史,同样是一部城市扩张和收缩交替的历史!  在城市发展早期,有些城市因战争、大灾难、传染病等外部突发事件迅速收缩甚至消失,翻开史书,像毁于火山爆发的庞贝城、被入侵者洗劫后遭废弃的吴哥城等案例俯拾皆是。 图为1899年艺术家绘制的吴哥城12世纪全盛时期复原图  有一些城市则经历了较为漫长的衰落过程。

比如罗马帝国崛起时期,曾出现了一批为数众多、规模可观的城市,这些城市发展的主要推动力是工商业。

  但随着罗马帝国不再扩张,城市失去了以战争奴隶为主的劳动力,只得向拥有较多农奴和工匠的农村庄园转移,大庄园也就变得愈发自给自足,逐渐脱离了城市市场交换,再加上技术发展停滞造成的生产率低下,以及日耳曼蛮族的不断入侵,罗马帝国很多城市渐渐萎缩,有的甚至退化成教会的集会场所。

图为保存完好的罗马古斗兽场  与这些先例相比,人类开启工业革命以来的城市收缩就平和多了:人口流失相对缓慢,受到的外部干涉相对较小。

  英国是世界上最早实现工业化的国家,到19世纪60年代,英国以占世界仅2%的人口创造了世界工业产品总量的45%,是当时稳稳的“世界工厂”,这也使得其工业影响力在世界各个角落次第铺开。 图为1866年前后的英国伦敦街景  在这个过程中,农村劳动力不断向城市流动,转变为产业工人,助推了城市化加速发展。

这股潮流随后蔓延到其他欧洲国家、美国、日本,继而席卷全球。 数据显示,1800年城市人口占全球人口的比例仅有3%,百年后的1900年就达到14%,再一个百年后的2000年更是达到了47%!图为1801-1901年间英国各行业劳动力结构单位:%数据来源:钱乘旦《第一个工业社会》  然而,城市化的开展并不是一直处于“亢奋”状态,随着各资本主义工业强国的工业化渐趋成熟,他们的城市化进程也显露出黯淡的“另一面”——城市出现了收缩。

  率先感受到城市收缩带来的丝丝凉意的还是英国。   就像当年从荷兰手中夺取“世界霸权”一样,其他工业国家的迅速兴起也不断侵蚀着英国霸权得以为继的工业基础。

  从19世纪末开始,英国工业就显得很疲乏了,煤炭、纺织和铁器制造业等传统产业在世界总产量中所占的份额不断下降,同时,在化学、机床和电器等越来越重要的新兴工业领域,英国也很快失去领先地位,被美国、德国等后起工业强国不断挤压。

图为世界工业强国地位的变化资料来源: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1500年以后的世界》  英国意识到,由于疯狂进行工业扩张,自身生产能力已分散到世界各个角落,很难重组起来与新兴的美、德进行抗衡,不如彻底专注于世界商业和金融中介的角色来得容易。

于是开始了“去工业化”,利物浦、曼彻斯特等传统工业城市此后进入收缩阶段。   英国给“去工业化”开了个头,接下来“接棒”的就是两次世界大战后崛起的美国。 20世纪60年代,西欧和日本的经济渐渐恢复,作为当时世界第一大工业强国的美国,其制造业遭到了来自德国、日本等的强劲竞争。 1951—1965年美国的工业增长率为%,而德国为%,法国为%,日本和苏联更是分别达到了%和%!  美国工业衰退最明显的就是曾经最出类拔萃的钢铁和汽车工业。 除了产量占世界份额一路下滑,更重要的是,这两个产业在“二战”后所取得的重大技术进步几乎没有美国开发或率先采用的。

1913年,美国福特汽车公司开发出第一条汽车生产线  在这样的背景下,跟当初的英国类似,美国经济中的资源也不断从工业制造业领域向服务业转移,到现在这种转移还没有逆转之势,甚至制造业频频出现因缺乏资金而“失血”。

底特律、匹兹堡和芝加哥等传统工业中心城市陷入收缩。 以底特律为例,上世纪50年代,巅峰时期的底特律人口可是达到了185万!全世界的人们慕名来到这个汽车城,赞叹人类劳动力与技术的结合,但到今天,人口已不足70万,曾经的汽车城将制造业向郊区、小镇转移后,又逐渐向加拿大、墨西哥和海外更遥远的地方转移,“人气”也跟着带走了。

图为如今没落的“汽车之都”底特律  不久之后,美国收缩城市的势头就超过了欧洲诸工业国,1950-1960的十年间,其大型收缩城市增加到38个。   直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欧美等国都认为“去工业化”是产业发展中一种很高级的行为,毕竟能坐享服务业带来的巨大收益,不用起早贪黑地生产产品。

很多国家把美国作为样板来模仿,比如日本,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就开启了“去工业化”进程,使得其产业空心化不断加剧;甚至没实现现代化的巴西、哥伦比亚等发展中国家,也忙着丢掉工业化,导致其工业竞争力不断下降,经济发展也被拖累了。   除了“去工业化”,20世纪全球城市收缩的另一把杀手锏是“逆城市化”。   进入20世纪,很多城市之前的无序扩张造成的“城市病”(指在城市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人口拥挤、住房紧张、环境污染、秩序混乱等问题)让城居环境越来越差,“脏乱差”的程度超乎想象,以致于美国城市规划家刘易斯·芒福德曾愤愤地指出,“有史以来从未有如此众多的人类生活在如此残酷而恶化的环境中……毫无疑问,东方做苦工的奴役,雅典银矿中悲惨的囚徒,古罗马最下层民众都曾体验过这种环境。 ”图为19世纪,孩子们在泰晤士河Southwark岸上玩耍,这里因肮脏的生活条件而被外界熟知  于是,收缩城市在欧美发达国家被视为缓解“城市病”的良策,各国政府都在积极推动。 归结起来无非就是对城市空间进行合理规划的同时,把一部分人迁到城市郊区及周边卫星城,使大城市城区人口大幅缩减。

英国的“新城市运动”,美国“罗斯福新政”中促进郊区发展的政策,苏联“消灭城乡差别”的都市分散化政策等,都在短期内促进了城市的收缩。   这两股主要力量,混杂着老龄化、资源枯竭、社会体制变化、局部战争等一系列因素,使得城市收缩迅速在全球蔓延。

据《收缩的城市》一书统计,1990年,全球有大约1/6的城市在收缩,其中的70%位于欧美工业国。

  当然,有“收缩”就有“集聚”,一些城市流失的人口总会落到其他城市,不能平白无故“蒸发”了,那么人口都往哪里聚集了呢?  进入21世纪后,答案愈发清晰,随着工业和服务业的渐趋成熟,产业的不断集聚,以及交通、通信等技术的进步,同一片区域的大小城市能连接成片,形成城市群、都市圈、湾区等,这种“报团取暖”方式也逐渐成为了城市发展的趋势,比之前单个城市能承载更多人口,成为人口的主要聚集地。 图为世界四大湾区  有“人气”的地方当然也是经济发展最“旺”的地方,这种“旺”又进一步成为吸引人口的“拉力”,而凋敝的城市则把一批批想寻找更好发展机会的人“推”走,推拉之间,繁荣与收缩尽显。

在地域广阔,经济发展迅速的中国更是如此。

  2000-2012年的数据显示,全球有20%属于收缩城市。 收缩城市数量最多的是美国,第二是德国,然后是法国、英国,中国排第五。   2013-2016年这个阶段又是什么样子呢?  结果很吃惊,这个阶段,中国的收缩城市数量就排第一了,之后是美国、德国、英国、巴西、日本、南非。

  不过,虽然中国城市收缩的规模比较大,但收缩的程度比较小,一个城市最多只是在十年里星星点点少了8%的人口,不像底特律那样,一下子少了60%多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