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彼方花可香父亲节美文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46浏览

经典美文-彼方花可香父亲节美文

  父亲节到了,可是您没能等到这个属于您的节日。 阴阳相隔,x月x日21:39。

  爸,节日快乐,今天,我送去我的祝福和祈祷,不知此时此刻,那一边的黄玫瑰,是否能够芬芳这个温暖的时节。   今天,恕我还不能够透悟您的一生,只得回忆和感悟一下那最后的路。

  去年底您就得知这样不可医治的疾病袭来,那时还瞒过我,在我20周岁的时候赶到保定来祝福我的生日。

那时咱们全家照的照片,成为最后的窗户纸覆盖着的幸福。 所以妈妈那时眼泪在转身时悄悄落下。 之后还是妈妈告诉我的,可那时您仍想对我瞒下去,怕我担心。

  爸,您不知道吧?虽然不愿意有这样的事情可担心,但能够有人为您担心,也算得上是一种安慰吧。   我不敢去想,一个人静静而无可奈何地等待生命结束那一刻到来的感觉是怎样的。

就如同您自己,口头说是大不了没有了,可您心中不也是到任何时候都不放弃地坚持着要活下去吗?过年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日本的绘本动画,叫做《象背》,也译为“象之背”的,讲述的就是象父亲被可能是天使的告知了死亡时间之后,他在剩余时间的事情。

听着音乐,我罕见地落泪了。

相似的感觉,或许还有相似的道路。   您毕竟是在我面前伪装坚强,声音也听起来很有力量,让我们感到,您没问题的。

是吧。 打电话的时候,不管自己多么痛苦,都会在电话那一边,告诉我,好多了,不用为我担心,很多时候都甚至是您在安慰我。 其实我都知道的。   寒假开始我就没有回家,而是去医院陪您了。

我没有对同学们说,他们发现我没回家也最多奇怪一点而已,只有一个小时候的同学模糊地意识到了问题可能比较严重,感谢这位同学的细心。

不过这里有一点,我从得知事情之后,就时不时的请假、离校,或者做事情也不像以前那样全然如约,这并不是所有同学都能理解的,尤其是这学期,最近病重的时候,我两边顾得手忙脚乱,有些同学也倾向于从不好的角度理解,还有些误会存在。

不过,爸,这些您不必担心,我会处理好的。

既然选择了隐瞒,就有被误解的觉悟。 到了真相大明的时刻,误会会去除的,毕竟,同学们也都是好心。

所以,没有什么。

  为什么隐瞒?其实反过来说,为什么公开呢?没有公开的必要,说了徒增混乱,还不如让我们独自承担。

妈妈也没有对同事说什么,和我一样的。

  元宵节的时候您非要拉着我去楼下,去家属区的各处看看,尽管身体已经很无力,走到家属区后边都已然不能。 那天您说,这是能看到的最后的元宵节灯会了,我所不愿意听到的话语啊。

可是,这不是想不想听到的问题,生命的安排,很简单就能让人无法反抗。

  我这一年也因此怀疑,人能够对生命对外在有多少的作用力。 刚上大学的时候,我还天真的以为,只要想做,没有做不到的。 可是,事实一遍一遍地告诉我这个想法的幼稚,而且在此刻,通过这种方法,更加深切地告诉了我,在命运面前,人是多么无力。 您的一生,也没有轻松了,没有偷懒了,却仍旧有太多的遗憾,一生的积蓄也不足以在半年的时间里停驻自己的生命。

到了最后,因为这个而绝望痛苦的妈妈和您,是怎样的想法呢?  但是,我不会放弃的。

有个从小的好同学告诉过我,“总要有一个人改变一个家族的命运”。

很难了我知道,但我会努力。

为了您的愿望,为了妈妈的幸福。 加油!  在保定住院之后,回到家里,您还想着,虽然没有体力去上班工作,但是或许还能够在家里做饭等等,帮妈妈减轻压力。

这些您对我说过,或许妈妈也不知道。 后来我在家翻捡的时候,我看到您那时等到妈妈出门上班之后,自己在家的记录,叫做“这就是生活”,写了每天身体越来越差的状态。

您心中的痛苦,太深了,这些都埋藏在您在我们面前露出的微笑之下。

  您说,不能再去医院,要坚强,要努力。 再去医院,怕是回不来了。

可是,事情仍是这样发生了。   那天,正在上数理方程课,我接到妈妈的电话,说是您吐血了,情况紧急。

那时候您和妈妈都很害怕,您抱着妈妈一直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当时直接出校门打车赶回家的,真是有史以来最勇敢的决定。

等到我赶回去之后,您的情绪有些恢复,情况也稳定下来。

这一次就算过去了。   可不久之后又一次,也就是x月x日,在深夜大量吐血,就再没这么幸运。

这一次也是最后的见面。

  周一清晨我出早操之前接到电话,就直接赶回去的。

什么早操,什么合唱,什么电机,都可以交换,只要能赶回去。

到达的时候,我看到您是那么消瘦,说话也没有力气,意识是不是清醒也不好说了。 很难过,真的。

妈妈也在医院陪您很久了,那样辛苦。 所以那天晚上,我熬夜照顾您,也是为了让妈妈好好休息一下。 那天晚上,您因为一阵阵发作的痛苦而辗转,挣扎翻身的时候,手臂碰到我扶您的手了,这点小事,天亮之后您还记得,对此念念不忘,说是不是半夜打到我了。 唉,您那般的痛苦,又为何还一如既往这样想着我呢。   但又如何?治疗也早已不能回天,很快,各个脏器一个个衰竭,您于当晚离开了我们。

这段经历我不愿多想了。   您到最后时间,也没有能够等到姑姑看您,可之前,您一直为她的推脱而自己加以解释,但毕竟那是应该来看您自己的啊,在给我们解释的时候,您心里会不会有异样的感觉?其他的,家事罢了,不再于此多说。

  还有,您留给我们的残局,让妈妈深感痛楚无助,妈妈说,很多时候,遇到难题了,还是第一直觉想要回家问问您,但转念一想,徒留伤感,或许这是命运的不公,抑或是您自己不能够放下,不能够改变以前的道路?这留下来的太复杂,等待今后定论吧。   今天需要说的就是,您很努力,也很积极了这一生,为的或许是能够对得起妈妈,能够让妈妈看到,您是能够为她带来幸福的模范丈夫吧?可,这么简单的愿望,耗尽了您的一生。

  很多的为什么,不是现在说得清的。 时间太短,离去太匆匆,还有太多要我去思索。

  您安心去吧,请在那边为家里祈祷安康。 不知此刻父亲节,彼方的黄玫瑰,是不是也像这边一样,有沁人的芳香,让这个时刻定格,让这个情感永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