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阶梯的吱吱声中成长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00浏览

在阶梯的吱吱声中成长

初三(16)班姚露指导老师:叶卓琼闲云潭影日悠悠,时光在不知不觉中溜走。 春风吹散了嫣红翠绿,却扯不断绵绵往昔;岁月斑驳了朱门高墙,却带不走依依深情;时光模糊了往日的记忆,却掩不住不舍。

我踏上了归家之路,去拾起往日犹在“吱吱”声中成长的印记,将它珍藏在心中那个最柔软的的地方……沿着公路行进,层层树林掩映往昔,这道路深深浅浅的刻痕诉说着一段段往事,停留在大山的深处,成了秘密。 踏进老屋,第一眼望见的便是那木制的阶梯,踩上一脚,那熟悉的“吱吱”声便跑进我的耳朵里,勾起无数的回忆。 还记得两三岁的时候,奶奶常抱着我坐在阶梯上,望着窗外的风撩拨不休,缠绕盘旋于旧宅的小巷。

稀疏的房屋,稀疏的灯光,迤逦开一串人世银河。 街坊邻居拖凳来到巷口静坐,人人手持一把蒲扇,捕风驱蚊。 闲拾一些家常或轶事,一茬接一茬,喧嚣过不远处池塘里声声蛙鸣……奶奶本也是她们中的一份子,但为了体弱的我,便呆在家中,陪我坐在这木梯上,给我讲述着窗外的故事。

所以,我的成长离不开老屋里的那阶梯,离不开阶梯上的那个人。 后来,我长大了一点儿,每日饭后还是和奶奶坐在阶梯上,垂着小脚丫,听奶奶讲着“有三个大眼睛的是红绿灯,我们要红灯停,绿灯行。

”听着她讲着嫦娥奔月、吴刚伐桂、盘古开天、女娲补天、精卫填海、夸父逐日……一个个字从她嘴里颇有节奏地吐出,和阶梯发出的“吱吱”声在空气中交融成一首美妙的歌谣,不绝于耳。

我总是捧着自己圆嘟嘟的脸,微微抬头,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那一个个“音符”是从怎样的一张“巧嘴儿”中蹦出来的。

奶奶的嘴巴一开一合、一开一合,我的眼睛也一开一合、一开一合……再到后来,我们还是坐在阶梯上,我给奶奶讲着她根本就听不懂的英文字母、科学现象、社会百态。 她就像儿时的我一样,瞪着大大的眼睛,享受着这“天籁之音”。 不经意间,我瞥见了她被风吹动飞舞的银丝,还有那深深浅浅的皱纹,才意识到她如这阶梯一般已经被贴上了时间的标签。 现在,我坐在阶梯上,但身边少了那么一个人——奶奶,少了她和我的欢声笑语,少了不绝于耳的“天籁之音”。 唯一没有变的,就是那木制阶梯发出的声音,“吱吱”“吱吱”……我知道,不论自己走多远,藏身于大山之中的老屋里的那阶梯永远都是靶心,无论多么遥远,亦或是多么渺小,我这个“神枪手”的子弹都不会有丝毫的偏差。 那段在“吱吱”声中成长的日子,永记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