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一十六 西南夷列传第五十六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45浏览

卷一百一十六 西南夷列传第五十六

,此制越一奇也。

诚以汉之彊,巴蜀之饶,通夜郎道,为置吏,易甚。 ”上许之。

乃拜蒙为郎中将,将千人,食重万馀人,从巴蜀筰关入,遂见夜郎侯多同。 蒙厚赐,喻以威德,约为置吏,使其子为令。

夜郎旁小邑皆贪汉缯帛,以为汉道险,终不能有也,乃且听蒙约。 还报,乃以为犍为郡。 发巴蜀卒治道,自僰道指牂柯江。 蜀人司马相如亦言西夷邛、筰可置郡。 使相如以郎中将往喻,皆如南夷,为置一都尉,十馀县,属蜀。

当是时,巴蜀四郡通西南夷道,戍转相饟。

数岁,道不通,士罢饿离湿,死者甚众;西南夷又数反,发兵兴击,秏费无功。 上患之,使公孙弘往视问焉。

还对,言其不便。

及弘为御史大夫,是时方筑朔方以据河逐胡,弘因数言西南夷害,可且罢,专力事匈奴。

上罢西夷,独置南夷夜郎两县一都尉,稍令犍为自葆就。

及元狩元年,博望侯张骞使大夏来,言居大夏时见蜀布、邛竹、杖,使问所从来,曰“从东南身毒国,可数千里,得蜀贾人市”。 或闻邛西可二千里有身毒国。

骞因盛言大夏在汉西南,慕中国,患匈奴隔其道,诚通蜀,身毒国道便近,有利无害。

於是天子乃令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使间出西夷西,指求身毒国。

至滇,滇王尝羌乃留,为求道西十馀辈。 岁馀,皆闭昆明,莫能通身毒国。

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及夜郎侯亦然。

以道不通故,各自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 使者还,因盛言滇大国,足事亲附。

天子注意焉。 及至南越反,上使驰义侯因犍为发南夷兵。

且兰君恐远行,旁国虏其老弱,乃与其众反,杀使者及犍为太守。 汉乃发巴蜀罪人尝击南越者八校尉击破之。 会越已破,汉八校尉不下,即引兵还,行诛头兰。

头兰,常隔滇道者也。 已平头兰,遂平南夷为牂柯郡。 夜郎侯始倚南越,南越已灭,会还诛反者,夜郎遂入朝。 上以为夜郎王。 南越破後,及汉诛且兰、邛君,并杀筰侯,冉駹皆振恐,请臣置吏。 乃以邛都为越巂郡,筰都为沈犁郡,冉駹为汶山郡,广汉西白马为武都郡。

上使王然于以越破及诛南夷兵威风喻滇王入朝。 滇王者,其众数万人,其旁东北有劳浸、靡莫,皆同姓相扶,未肯听。

劳浸、靡莫数侵犯使者吏卒。

元封二年,天子发巴蜀兵击灭劳浸、靡莫,以兵临滇。 滇王始首善,以故弗诛。

滇王离难西南夷,举国降,请置吏入朝。

於是以为益州郡,赐滇王王印,复长其民。

西南夷君长以百数,独夜郎、滇受王樱滇小邑,最宠焉。

太史公曰:楚之先岂有天禄哉?在周为文王师,封楚。 及周之衰,地称五千里。 秦灭诸侯,唯楚苗裔尚有滇王。 汉诛西南夷,国多灭矣,唯滇复为宠王。

然南夷之端,见枸酱番禺,大夏杖邛竹。

西夷後揃,剽分二方,卒为七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