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8,跳舞2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137浏览

848,跳舞2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

“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

“……”高/潮突然来临,被廖小清略带嘶哑的声音唱了出来。

就在这时,原本跟王勃只隔了一拳距离的韩琳突然朝王勃的胸口靠去,将自己发育良好的胸脯紧紧的贴在王勃的胸前。

原本一只搭在王勃肩头,一只放在王勃掌心的手也一齐收了回来,两手一圈,紧紧的圈住王勃的腰杆。

王勃当即一愣,移动的舞步也停了下来。 夏天的衣服都穿得少,韩琳上身穿的是一件女士白衬衣,他则是一件黑体恤,单薄得很。 韩琳这么一靠,王勃立刻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胸大肌上所传来的那种“柔软”和“压迫”。 “玲子……”又干又涩的声音艰难的从王勃的喉咙爬出,还想再说点什么,嘴唇便被两片温热给堵住了,旋即有个柔滑的小东西猛地朝他的嘴里送,显得鲁莽而又急促,但明显没什么经验。

王勃的心脏再震,如同多了台爆燃的发动机,剧烈的跳动起来。 脑袋一瞬间也有些空白,两只胳膊也有些僵,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他觉得自己目前最应该做的就是用自己的舌头把嘴里的那团柔滑,湿润,但却呆头呆脑,一动不动的小东西顶出去,然后用手推开紧紧抱住自己的韩琳,结束掉这越来越变形,走样的舞蹈。

然而,仅存的一点点理智告诉他,他若真那么做的话,他和韩琳之间的友谊,怕是会到头了。

没有一个女生能够忍受那样的羞辱,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小玲子啊,为啥要把你自己,以及把我逼到这种极端的境地呢?王勃叹了口气,下一刻,原本僵直的两条胳膊已是如绕指柔,绕到了韩琳的后背,像箍桶一样使劲把女孩箍了起来。 “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高/潮再次华丽的绽放,犹如那一波又一波的浪涛,但与之配套的歌声却七零八落,断断续续,仿佛唱歌的人受到了某种巨大的惊吓一般。

而坐在一旁一半听歌,一半看两人跳舞的曾思琪,更像是被法师施了定身的魔法,美目大睁,捂着小嘴,一动也不敢动。 在曾思琪漆黑如墨的一对眸子中,电视前的两人,相互紧紧的搂抱,头挨头的接吻,唇齿交接间,她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王勃用力的把韩琳的舌头吸入自己的嘴里,不久之后,又把自己的舌头吐出,顶入韩琳的牙关。

一丝透明的银线从两人的嘴角流了下来,但两人毫无所觉,只是热烈,急切的品尝着彼此的唇舌,仿佛那是人间最美的美味一般。 曾思琪摇了摇头,很想把眼前从未见过的,让她心慌意乱,心跳加速的景象从自己脑海甩出去,她甚至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但很快又忍不住睁开,两人的亲吻却是不敢再看了。

曾思琪目光下滑,落到了两人的身体上,发现韩琳的一双小手,像两条扫帚,凌乱而又无助的在王勃的后背扫来扫去。

而王勃的两只大手,十指全张,像一对铁耙,也是一下一下的在韩琳后背耙来耙去,甚至一度耙到了韩琳后面那两半又圆又挺的半圆上,而后,铁耙开始变形,伸缩,紧紧的抓住,按压……“啊……”曾思琪一阵颤抖,一股痉挛像电一样从她的后背和臀部爆开,全身上下一阵酥麻,仿佛王勃的那两只铁耙一样的手不是在韩琳的身上耙,而是在她的身上。 “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激越人心的音乐终于到了尾声。

王勃突然感到一股大力朝自己推来,睁开眼睛的时候,韩琳已经跑开了。 韩琳跑到点歌台,拉起拿着话筒,但却有些失神,像木偶一样的廖小清,将其推到王勃的跟前,没理王勃,只是对着廖小清说:“该你和这家伙跳了。 现在孙丽不在,有什么话想对这家伙说,有什么想干的事在这家伙身上干,抓紧时间,别不好意思。

过了这村,就没那店了。 ”说完,韩琳回到点歌台,换了首,依然是王勃给方悠写的《勇气》,干脆直接设置了循环播放。 弄好之后,韩琳走到同样被“吓得”不轻,犹如木头一样的曾思琪跟前,将话筒塞给曾思琪,说:“思琪,你来给老大和小清伴唱。 我去隔壁拿几瓶啤酒过来。 渴死老娘了。

”出门前,韩琳又将王勃放在大理石茶几上的半瓶冰红茶拧开瓶盖,送到王勃的嘴边:“漱漱口,满嘴的火锅味。

”待王勃喝了两口后,韩琳把剩下的全喝了,瓶子扔进垃圾桶。

见眼前的两人毫无动作,王勃愣神,似乎还在回味当中,廖小清则如相亲的小媳妇,脸红筋涨,不知所措得连手都不知道朝哪里放,韩琳立刻不满的瞪了王勃一眼,道:“王勃,你咋回事?美女都站在你面前了,还不请她跳舞?”“韩琳,我……”廖小清终于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本能的想溜,却被韩琳拦住,一把将其推到王勃的怀里。

“小清,看来你今天的酒还没喝到位,人也还没放开。 等着,我马上去隔壁拿酒过来,今天咋们几姐妹不醉不归。

”韩琳道,见王勃还是傻傻愣愣的站在那里毫无表示,气得当即跺脚,啐道,“王勃,你是死人吗?快和小清跳舞啊!”韩琳脸上那种又急又气的表情终于惊醒了梦游一样的王勃,他有点明白对方到底想干什么——今天如果不把在场的廖小清和曾思琪拉下水,出了房间后,万一两人把刚才看到的告诉了其他人,不论对他还是对韩琳来说,都是一个“丑闻”。

如此一想,王勃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暧昧的心思当即消失了七七八八。

他倒是不觉得廖小清和曾思琪会把这种事对其他无关的人摆,但是,人心隔肚皮,一年两年,三年五年,以后的事,谁又说得清楚?所以,最稳妥的还是如韩琳积极怂恿的那样,和廖小清,曾思琪都跳一场舞。 思维一通,王勃便不再犹豫,抓着廖小清的手,搂着对方的腰,踩着音乐的节拍,和廖小清跳起了交谊舞。

——————————————————————感谢“书友161001213716680”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一并感谢风中狼舞,魔法门wog,第九魔帝,镜中观花水中望月,大千世界1379,蓝云无边6位兄弟姐妹们的慨慷解囊!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