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神尊》阿骨打,薛刚小说完结版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66浏览

在环境、物质条件方面为读者提供方便。比如,为读者配备热水瓶、茶杯、老花镜、放大镜等物品。主动地用爱心提示牌把光线充足、位置好的座位给老年读者预留下来,方便他们的阅读。还可以根据他们的爱好,为读者设立专架;挑选服务态度好,善解人意的工作人员专门负责读者的工作。

  结果《哈利·波特》刚出版便狂销全球罗琳做梦都没有想到她竟在一夕之间从贫穷的单身妈妈跻身为国际畅销书作家。不过罗琳说她不会为了读者或市场的要求修改早在十年前就已架构妥当的七本哈利·波特的内容。因为当初她写下哈利·波特时纯粹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想像力而写的。写这本书是她快乐的源泉()她也不会更改哈利·波特的生命历程。、在文中的括号里填上关联词。

《蛮荒神尊》阿骨打,薛刚小说完结版阅读

蛮荒神尊男女主角是阿骨打,薛刚的小说,是最新完结的一本优质作品,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不行,看来还得去找阿爸才行,或许他知晓些什么不为人知的幸密,也不一定。

”...一场风波揭过,让人觉得不太真实。 炎族部落历经无数动荡,传承至今,已是千疮百孔,疲惫不堪。 早失去了往日的峥嵘锐角。

一直都是苟延残喘,夹着尾巴,小心翼翼的活着。

希望能在这片无垦的蛮荒大地上,平静存活下去。 所以平日里受到的任何折辱之事,炎族部落都能忍让下来。

但事态的变迁,岂会受到一个小小部落的影响而改变?炎豹这次的抉择,很是成功。

不仅正面击退了多年的宿敌。

同时还激发了整个部落沉寂多时的血性。 这一幕,对内对外,显然是一个新的开始,好的开端。

可炎豹本人,却没感到丝毫的兴奋。 反倒觉得有股愁云笼罩心头,挥之不去。 压力源自于狼牙部落,那个向来不顾一切,疯狂行事的巨无霸。 三天之限,好似一道魔咒般,将一干部众死死束缚着。

族人们虽表现的战意昂扬,但是多年来持有的心态,绝不可能在顷刻间转变的过来。

那得需要时间的洗涤,可是狼牙部落会给他们相当的时间吗?答案显而易见……石桌前,炎豹思绪良久,仍不得头绪。

最后只能报以苦笑,“炎龙说的或许对,难道是我太过冲动了?”整个部落,算上老一辈,族人不过堪堪达到二百之数。 其中,多有一些弱冠之年的孩童。

从这就能看出,一个低级部落与之中级部落间的落差,是何等的大?仿若就是一道不可跨越的天堑横在眼前,遥不可及。

如此实力悬殊的一战,要如何去打?炎豹陷入到深思中。

“能否依靠祭灵之器破敌?”看着手中闪烁着微弱光晕之物,炎豹眼前一亮。

那是一块有着拳头大小,闪烁着微弱光晕的圆形炎石,说是圆形之态,但在炎石的表层上却布满众多坑坑洼洼,仿若火星的表层,面目全非。

深握之时,好似一股炙热趟过,无形中,就像是隐形的焰火在波动。

此物正是之前力破狼牙部众的祭灵之器,整个炎族部落中唯一供奉香火的灵器。 相传的年代久远,已无从考究。

就连炎豹都是大概知晓,此物自从炎族一脉相传,期间就没断承过,可以说是一件非常古老的灵器。

不过传承的时限太过久远,当中蕴含的那股灵性力量,已被消耗的七七八八。 眼下,要不细看,完全看不出这是一块祭灵之器。

其普通的外形,更像是一块顽石。 “这就是先前那道大显神通之物?”阿骨打不知何时出现身旁,正出神的看着炎豹手上的祭灵之器。 “没错,正是它,我部唯一仅有的通灵之器。 它是我部落当之无愧的守护者,守护一代又一代的血脉传承。

”炎豹似在感叹,又似缅怀,感情之深,难以言表。 “既然如此,何不用它灭了狼牙部落?”阿骨打眨巴一下双眼,很是期待的说道。

“哪有那么容易。

”炎豹轻笑,摇头道,“它传承的年限太过久远,当中具备的那股灵性力量,已支撑不了太过频繁的挥霍了。

或许用不了多久的时间,它就会完全变成一块普通物件吧。 ”“怎么会这样?它既已通灵,为何会再次变得平凡?”阿骨打很是不解。

“孩子,物尽其用,极尽所能,在逆天之物,都有繁华落尽,回归平凡的一天。 天道法则,终有定律,任何事物,都难以摆脱。

”“倒是你,身体如何?可有什么不妥之处?”炎豹转问道,显然阿骨打先前表现出的异样之举。

让他很是担心。

“没有,就像是一场梦境,醒来了无痕迹。

”阿骨打回应。

父子俩沉默下来,好半晌,阿骨打才是打破僵局,说道,“阿爸,我想修炼。

想成为一名强大的修者,再也无惧任何人。

”少年人眼中如盛两团火炬,强烈无比。 面上一片紧张,显示出内心的波澜。

“修炼吗?”炎豹轻叹,目光有些迷离。 “阿骨打,还记得之前对你说过的话吗?”“记得。 ”阿骨打点头,沉声道,“伴随我部一直以来的诅咒之力,已然成为了我部绝缘修者的最大阻力所在。 ”“是的,的确是这样,那无形的诅咒之力,已然成为我部崛起的禁忌,时刻在压制着我们。

纵观我部这些年来,修炼有成之人,可谓屈指可数。 ”“那就是说我部以往也有人修炼成功?”阿骨打似听出弦外之音,急急问道。 “是,有过,可是太过艰难。 ”炎豹直言不讳。 面上浮现一抹心悸的表情。 “阿爸,我不怕,既然别人能成功的事情,我为什么做不成?说什么也要试上一试,说不定那无形的诅咒之力,已经消逝了呢?”“好,你已长大,做出的决定,阿爸支持。 别的话暂且不说,现在你可闭目打坐,用自身意念去沟通周天元力,看看能否成功。

”“好。 ”阿骨打点头,很是兴奋的闭上了双眼。 一呼一吸,均有节奏,带有无比协调性的运动着。

不多时,一股赤色游光汇聚而来。 多如牛毛,眨眼间,已是充斥在整间屋舍内。 呼,好似一团冲天焰火在跳动,隔着好远,都有惊人的热量传出。 炎豹注视着赤色游光中的人影,面色凝重,心底升起一股无力感。 “依旧是那样的情况,凡是我部众之人修炼,每到意念沟通,引气入体的一刻,都会吸附来无尽的阳毒,如若不强行中断的话,怕是会被那股实质化的阳毒之力折磨致死。 ”“阿骨打,我的孩子,现在你可感受到了?修炼难,难于上青天。

”炎豹自语,就要上前将之唤醒之际。

不料,一副更加难忘的一幕,出现眼前。

只见阿骨打瘦弱的躯体之上,仿若荡漾着一层波涛涟漪。 在周身那股赤色游光的炙烤下,整个人突然变得近乎透明。

“那是……”炎豹怔怔出神,看着那股出现在其体内的赤色异能量,震惊无比。 就像是一股炙热岩浆在流动,又似一副巨大的炎火骨架,与之重叠在了一起,形成一道巨大的枷锁,彻底将他封锁,使之沉沦,坚硬的似一块神铁,始终感悟不到周天元力的波动。 “难道这就是我等修炼最大的阻力?此等异像,为何会出现在阿骨打的身上?”眼前怪异之景,彻底颠覆了炎豹以往的见解。

“阿骨打,可以了。

”炎豹沉思片刻,还是上前将他唤醒。 生怕一个不慎,酿成大祸。

呼呼,赤炎随着阿骨打的苏醒,缓缓隐没而去。 体内浮现的异像,更像是一尊远古的巨兽,逐渐螫伏下来,恢复平静。 “阿爸,我方才感觉到身处一片火海中,受尽烈火的煎熬。 ”阿骨打茫茫然说道。

“是否感觉到了天地元力的波动?”炎豹有意岔开话题,对之前发生的诡事,只字不提。 “没有。

”阿骨打如实说道,眸中炙盛的精光,也是变得黯然一些。 “意料之中的事情………”看着天边无际的赤浪翻滚,炎豹叹息着,“阿骨打,其实做一世凡人,也没什么不好。

最起码不用活的那么累……”说到这,顿了一下,似乎有些言不由衷的味道。

“好了,你且先行休息,此事再议……”草草丢下一句,炎豹离去。 “我不会放弃的,既然先贤有人成功,那么我也可以做到……”身后,是阿骨打不服输的叫声。 “哼哼,我就不信了!”嘟囔一声,阿骨打再次进入到感悟中。 骨子里潜在的那股倔强因子,这回彻底得到激发。

潮起潮落,日月如梭,转眼,已是翌日晌午。

呼,石塌之上,阿骨打缓缓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眉头微皱而起,面上一片纠结。 无疑,他数次在感悟天地元力的过程中,都失败了。

“怎么会这样?”一夜的消耗,使少年的面色有些苍白。

口干舌燥的他,已是闪电射出,快速来到水缸旁,痛饮起来。

“不行,看来还得去找阿爸才行,或许他知晓些什么不为人知的幸密,也不一定。 ”一念至此,阿骨打不在拖延,急急朝外奔去。

PS:这段时间都在外奔波,很难空闲下来,更新不是很稳定,明日回家,尽力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