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九四章 附骨枪杀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88浏览

第一七九四章 附骨枪杀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这样的行动虽是很秘密,但是,却是瞒不过第一护法本人,现在,第一护法顺利出关,枪魄已是大成,必然会找他们这一脉清算。

对此,刑堂十三护法很是恐惧,因为,当初执行那一谋算的,他也是牵涉其中。 轰!来者冷笑,宽大衣袍翻飞,全身绽放冰寒光辉,如同是一座冰山破地而出,化为一股浩大枪意,直刺出去。

虚空狂颤,两股莫测枪劲碰撞在一起,寒冰之光,金色枪辉汹涌,将这片地域笼罩其中,如同整个世间都被这两种枪意笼罩,有着改天换地的错觉。 “这是皇主境无敌强者的力量么?竟能让天地之力也为之共鸣。 ”秦墨喃喃轻语,感到深深的震撼。 一时间,这片空间呈现一道道枪罡,如一朵朵奇花绽放,将交战的两大枪道强者笼罩其中。 这是此地的禁制遭到触动,释放出无与伦比的枪意,独立开辟出战场,放任这样的强者一战。

由此可见,蔺前辈,大长老解元羽的枪道造诣,达到何等可怕的程度,哪怕是破霄主峰的枪道意志,也会这般优待。 咚咚咚……半空中,传来闷鼓之声,与之前的轰鸣相比,这样的碰撞声很低微。

并且,交战的双方动作都慢了下来,一杆寒冰长枪,一杆黄金巨枪相对刺来,其速之慢,在观战的众强者眼中,简直如蜗牛一般缓慢。

可是,秦墨一行却是毛骨悚然,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压迫,这是真正大成的枪魄释放的威压,由两大绝世皇主释放出来,宛如天崩地裂一样可怕。

“这是两大绝世皇主的生死之战!”石铃器灵开口,即使身为器灵,也是产生了波动。 在远古时代,皇主境强者并不少,比之现在的数量要多出很多,但是,绝世皇主却很少,这是皇主境得佼佼者,有着冲击更高境界的潜力。 这样的生死对决,在远古时代也不多见,更何况,石铃在那时灵智未开,并未亲身经历过这等层次的交锋。

秦墨头皮发麻,背脊渗出冷汗,他拥有种种超凡之力,对于这种交锋的感受最是深刻。

交战的双方看似平静,所刺出的枪技朴实无华,却是于无声处听惊雷,仅是战斗的余波,就足以秒杀武主境的强者。 砰!终于,寒冰长枪与黄金巨枪碰撞到了一起,仅是传出一声轻响,却是让观战的许多强者身躯剧震,纷纷吐血倒退。

“怎么回事!?明明没有感受到枪劲,为何会受伤。 ”“这是一种音波攻击吗?不对,难道是大成枪魄独有的攻击方式?”众强者惊惧不已,纷纷拉开距离,不敢距离战场太近。

唯有秦墨、银澄脸色变幻,知晓是怎么回事,这是针对神魂的攻击,无声无息之间,就将神魂重创。 若是身处战场中,在场众强者都是无一幸免,神魂都会被泯灭,成为一具具尸体。

“大成的枪魄拥有针对神魂的杀伤力吗?在这一方面,已是与开天剑魂接近了。 ”秦墨喃喃道。 开天剑魂刚一凝成,就拥有对神魂的杀伤力,这是极道剑魂之首的可怕之处。 此刻,秦墨则是在期待,若是开天剑魂真正的大成,又会有怎样可怕的威力。 不远处,银澄也是在期待,它的妖族圣火与枪魄相似,且以品阶而论,更是在第一等枪魄之上,若是能够大成,其威力之强,难以想象。 轰隆……突然,远处光辉闪烁,一股无边浩荡的枪劲涌动,呈滔天之势,直袭而至。

又有盖代强者来了?!这威力还在两大枪道强者联手之上!?秦墨一行大惊失色,头皮都是发麻,本以为蔺前辈,破霄门大长老这样的强者,乃是这一宗门的最巅峰层次,想不到还有更加强大的大高手。 一时间,整个空间都被浩荡枪劲笼罩,直接洞穿了这里的重重力场,将正在交锋的两大强者分开。

而后,数道身影疾掠而至,瞬息就至近前,一股股枪意横空,交织在一起,压迫得在场众强者喘不过气来。

这群身影中,为首的乃是一位黑袍老者,身形如枪,散发着莫测的力量波动。

不过,秦墨一行则是注意到,黑袍老者的力量虽强,在一群身影中乃是最强者,却并不具备释放刚才那股枪劲的修为。 “这是破霄门主,刚才的力量是那手套……”胡三爷传音,告知其余同伴。 黑袍老者的右手,佩戴着一只黑色手套,有些老旧,看起来就是普通的皮革制成。 但是,胡三爷则是告知,这只手套是破霄门的镇门之宝,唯有门主才能持有。

这手套的力量,与【荒龙钺】很相似,修炼破霄门武学的门人佩戴,能使枪技的威力暴增。

“如此说来,破霄门主与解元羽是对立一脉的。 ”秦墨看到黑袍老者身后,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严成影。 而后者也看到了他,微微点头致意,传达其善意。 “原来是门主到了。

”此时,大长老解元羽拱手,盯视着黑袍老者,目光扫过那只手套,脸上浮现忌惮之色。 另一边,蔺前辈也是拱手,朝着破霄门主行礼,态度相当客气。

“怎么回事?两位皆是我破霄门抗鼎的存在,为何要在此生死相搏。

”破霄门主目光扫视一圈,在秦墨一行身上掠过,却是毫不停留,仿佛没有看见一样。

大长老解元羽脸色阴沉,刚欲开口,不远处,十三护法已是吼道:“门主,是这群鼠辈溜入破霄主峰,偷走了……”尚未等十三护法说完,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闭嘴!?”冰冷彻骨的枪意涌动,立时封住了十三护法的嘴巴,蔺前辈目光直刺过来,冷然道:“你说谁是鼠辈?这是铭风的弟子,代替其师来破霄门见我,柴存绍一个小辈却将他们坑算进破霄主峰。 是不是你解元羽指使的?”轰!一时间,寒冰枪意弥漫,其中有着冰冷的杀机,针对解元羽一群强者所发,让这片地域立时冷寂。

秦墨、银澄都是暗中窃喜,一人一狐都是无比机敏之辈,趁着刚才的空隙,已是传音,将来意快速说了一遍,并将为何陷入破霄主峰的经过,也是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听到这样的经过,蔺前辈立刻就暴怒了,若是她晚出关一些时日,这两个小家伙说不定就陨落在这里。

若是发生这样的后果,奕铭风又岂会原谅她,当初两人之间,就是因为破霄门的一些内部争端,而产生误会。

现在,若是这两个小家伙真的陨落,只会让昔日的误会越来越深,再没有修复的可能。

想到这些,蔺前辈如何不怒,想到上一次闭关的缘由,刚平息的杀意,又一次升腾起来。

此时,解元羽这边的众强者都是色变,关于秦墨一行为何会陷入破霄主峰,他们都知道是柴存绍所为。 若是破霄门主这边,知晓器炼世家钟家派人过来,大长老解元羽的计划就难以施行了。

“嗯?”不远处,秦墨猛地有所觉,其变态的预知力察觉到不对,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力量袭来,虽是难以感知,却让他遍体生寒,如同溺水之人般窒息。

一瞬间,秦墨便是判断出来,这是解元羽暗中施放的枪劲,竟是这般的无声无息,与其大日般的枪魄截然不同,如此的阴毒可怕,要将他置于死地。 当即,秦墨身形一晃,运转【虚波流光】,一具黑影挡在身上,却是在下一刻便是被刺穿,一丝无形枪劲袭至,如黑暗中的毒蛇露出了獠牙。 当机立断,秦墨身上血气之力涌动,血气之铠覆在身上,身形已是横移出去。 叮!激越的枪啸响起,破霄门主已是察觉,横空点出一指,射出一道枪劲,迅疾而至,破解了这一丝无形枪劲。 此时,秦墨则是倒飞出去,嘴角溢出鲜血,体内真罡之力疯狂运转,化解侵入脏腑的可怕枪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