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最深处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诗歌 47浏览

第1019章 最深处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呼呼呼……狂风呼啸,吹过一片广袤而朦胧的地域,这是一片无边的空间,充斥着无尽浩荡的地气。 这里的地气厚度,足足有一丈深,能够没过许多人的腰身,沁人香气弥漫,有种奇异的气机流窜。 “这里就是深处?”秦墨身形出现,环顾四周,有些疑惑,从外面看去,谁能想到这里竟是这番光景。

或者,那座庞大的内,是一个独立开辟的广袤空间。

刷刷刷……一个个身影出现,有炼雪竹、左熙天、天蛇公主等的身影,还有赤疯贤瘦削而桀骜的身躯……尚未等秦墨招呼,这些身影就如镜花水月,一个个消失不见。

“这是……”秦墨瞪大眼睛,这些同伴是被传送走了吗?这时,银澄则是催促,快一点深入这片空间,探寻最深处的秘密。 “这是难得的机会啊!虽最深处的秘密,难以与那个地方比拟,但是,也是有极大的借鉴价值,子,不要错过!”狐狸这般道。 那个地方?秦墨心中一动,刚想追问,却是周围的场景变幻,一片光雨出现,犹如飞火流星,而后碎裂开来,滋生漫天瑞彩,朝着这边席卷而来。 “的瑞气!?”见此情景,秦墨吃了一惊,旋即平静下来,这个空间是祖脉地气所化,而的力量来源,就是调动祖脉地气,会模拟这种祖阵之技的威能,丝毫不奇怪。 这是机缘吗?想要指点上的变化?为何不是剑道呢?剑道才是最需要提升的方面。 秦墨思绪电转,却是再没时间考虑其他,漫天瑞彩纷至,将他整个身躯湮没。 下一刻,秦墨才了解到,这绝不是“指点”那么简单,而是一场祖阵之技的对决。 以对!砰砰砰……漫天瑞彩暴开,秦墨的身形在其中穿梭,每一步踏出,皆会暴起千丈瑞气,如一道道巨大浪花绽放。 如此肆无忌惮的施展,秦墨尚是第一次,祖脉地气调动起来相当困难,即使开启斗战圣体第七层,与地气的亲和力极强,他也无法长久施展。

所以,秦墨在战斗时,都是将融入剑步之中,增加身法的极和变,来提升自身的战力,这是最节省的战术。 想要毫无顾忌的施展,别是天境的层次,就算是跻身武道王者,也是无法尽情施展的。 否者,祖阵之技也不会那么难修炼,就是因为修炼的条件太苛刻。

奕铭风身为绝代阵道大师,对于祖脉地气的亲和极强,在武圣境界时,也只能修炼一种祖阵之技。

直到后来,在万年古墓中,将自己给活埋了数百年,修为一举突破,才能兼修两种祖阵之技。 所谓的难以修炼,实则就是对于祖脉地气的调用,在武圣境界以下,修炼祖阵之技时,是难以尽情调用祖脉地气的。 可是,在这样奇异的空间中,祖脉地气源源不断,秦墨就没有这样的顾虑,尽情施展。

瑞彩四射中,秦墨身躯不断窜动,移动的轨迹越来越玄奥,充斥着一种神秘的气机。 渐渐的,他对于这门祖阵之技的领悟,则是越来越深,每一步踏出,仿佛是踏着祖脉地气汇聚的河流而行,随波逐流,步履之间,似要与天地相合。 砰!又一步踏出,四周的空间模糊起来,寸寸龟裂,秦墨回过神来,现自己站在一座巨山脚下,再也回不到刚才的修炼环境中。 “这是……,就这样结束了?”秦墨心中遗憾,他感到若是这样修炼下去,必定能更进一步。

这时,耳边传来狐狸的催促:“子,别多想了,快点继续前进。 在的时间,实则只有一个时辰,已经过去了一刻时间,别耽搁了。 ”才过去一刻?秦墨一怔,他刚才的修炼,似是过去了一年之久,想不到才一刻。 嗖!身形一动,秦墨施展身法,朝着前方的巨山深处而去,一路飞掠,他见到了种种神奇的景象。

有大地崩裂,火焰滔天的景象……有怒海狂涛,巨浪冲天的景象……有雾霭迷蒙,隐闻琴声的景象……这种种的景象,代表着一种种武道奥义,若能参悟一种,就等于获得一种武道奥义,这是武者梦寐以求的机缘。 不过,秦墨对于这些不在意,他记得源刀尊的叮嘱,务必要深入深处,那里有着连源刀尊这样的人物,都为之心动的东西。

银澄也是这般催促,时间紧迫,务要在意周边的种种景象,深入最深处,才是正确的选择。 滴答……突然,一道轻微的水滴声传来,很细微,如山谷中滴落的晨露,但是,落在秦墨耳边,却是令他身躯一震,随即加快身法,飞掠去。

“怎么回事?为何我有种悸动的感觉。 ”循着水滴声传来的方向,秦墨度极快,很快到达了目的地,一处深潭出现在面前。

滴答、滴答、滴答……天空中滴落一滴滴水珠,也不知来源何方,一滴滴落下,似是经过了千万年,才形成这样一处深潭。

伫立远处,秦墨迟迟没有上前,那种心悸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却并不是危险,而是一种莫名的悸动,来自内心深处。 “那深潭中有什么?难道是开启斗战圣体第八层的关键?也不对……”思绪起伏,秦墨沉吟驻足,担心上前有变故生。 “这个深潭,就是源刀尊所,最深处的机缘吗?”秦墨心中猜测。 “不管是不是,上去看看就知道,所谓最深处的秘密,实则就是关乎武者体内,最关键的一种力量来源。 并没有具体哪一种一,源刀尊那样提醒你,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银澄这般道。

秦墨眉头微皱,总觉得这狐狸的语气有点不对,似是隐瞒了什么,却又不明。 略一沉吟,秦墨没有犹豫,运转剑气,与真焰融合,布成剑芒护壁,一掠而至。 滴答……,一滴水珠落下,在深潭泛起涟漪,澎湃地气如雾涌起,这处深潭竟是由纯粹的地气凝成。

这样的所在,若是在外界出现,必定会引起各方势力的疯狂,纯由地气汇聚的深潭,是多么的宝贵,举世都难寻。

可惜,这是的深处,谁也不知这样的所在。 然而,秦墨却无暇顾及这些,他站在潭边,看着点点涟漪泛起,倒映着他的面容,是一脸震撼的神情,以及在他双眸之间,若隐若现的剑芒。

点点剑芒似繁星,不断的浮现,不断的隐没,逐渐汇聚成一个“卐”字。 “这是什么……”秦墨瞪大眼眸,抚着眼眶,很是震惊,他并未感到任何异样,为何在眼眸中会有这样的字体。 轰隆!水面的倒影中,那眸子中的“卐”字一闪,竟是旋转起来,而后从中射出一道道剑气,飞掠而至。 这些剑气竟是从倒影中的眼眸射出,使得秦墨大惊失色,刚想要躲避,却觉有异,他的双眸也射出同样的剑气。 咝咝咝……两片剑芒互相碰撞,在半途中爆璀璨的剑光,如飞火般四溅开来。

叮叮叮叮……秦墨急后退,但是,眼眸中迸射的剑芒却未停止,不断的射出。

而同时,深潭中的倒影的眸中,也是不断射出剑芒,彼此飞碰撞,一片片剑气余波扩散,震得这片空间不断抖动。 这情景着实是诡异,秦墨揣测不透,只能飞后退,再考虑其他。 一直退到千丈之外,深潭才恢复原样,只是在湖面中,一个倒影若隐若现,竟是秦墨的身形,凝而不散,这情景诡异到了极点。 “这是怎么回事?是幻境吗?与自身一样的幻傀?”秦墨眼皮狂跳,旋即否定了这个猜测。 那具身影却是虚影,并非是幻傀,他感应不到任何力量波动。 若是幻傀,或者类似的存在,以秦墨的洞察力,不可能现不了,这确是一具倒影,难道是地气深潭之故?。